返梅居 返文集 请你品味

地之卷  前世地

前世地之一
在碗沿

谁来教我喝水的道理?縯纷水色饮下,怎以清泪流出?
谁教我碗的身世?我今日所捧的,是谁吮过的杯?
谁来说说陶土?碗碎了还是碗,肉身的我怎会化呢?

前世地之二
在水中天

谁说天一定在天?
千江浮月,万顷埋云该怎麼说才清楚?
如果有一疋忽隐忽现的玄黄横鉤於八荒九垓,大漠上的策马人得提防了,谁知道门槛在那里?

前世地之叁
在鸭跖草的蹼隙

或者在乡间石子路岸,或躲在河湄野蕨菜的腋下;车轮辗过,小孩儿的水漂儿石掷过,鸭跖草疼也不说,只仰颈喝水。
採一纠草花揣口袋,春衫薄扎得肉痒,才惊觉一袋鸭子。释放於田边河沟,紫鸭子们又拍水了。慢慢猜,上辈子不是鸭子也是养鸭人?

前世地之四
在乌沉香的虚线裡

穿堂风走过,乌沉香瘦得快,一点火星子也被夺了,只留下半截冷香身,一行曲折的线灰,不知什麼意思。
直到更衣时,牵袖闻得乌沉香的味,似懂非懂。
恐怕要把自已比拟一炷沉香,才容易懂。

前世地之五
在茭杯的笑裡

庙前偷覷一女人掷茭,总掷不出阴阳,浮烟里,神彷彿眨了眼。终於求得一讖,解诗的老人眼也不提:「问什麼?」
「婚姻...。」
「是妳的?」
「不是...别人的...。」女人怯怯地。
老人掷回诗条:「干妳什麼事?」
卖花的老妇拎一串玉兰到我跟前:「买串花供佛吧,小姐!」
「不,供过了。」我说。

前世地之六
在函装的握手裡

重重一握,想把骨肉都拧碎,彷彿心里头那串星月菩提断了线。
这人不曾来过倒也不曾走过。回去翻翻册子,昨日夹的薑花蝴蝶,不知什麼时候飞了。

前世地之七
在减字紫薇花裡

两岸行道都种紫薇树。下过一阵雨算是定场诗,花苞们準备说书。
几日几夜过去了,没一朵开成六瓣,春天只来六分五。
如果从这儿参人生这公案,那六分之一哪里去了?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