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梅居 返文集 请你品味

异地

异地之一
在单点

说要息交绝游,怎又与鸚鵡饶舌;支耳听山谷回音?
说要掩身荒烟,怎又勤扫花径;编修蓬门?
春雷方殷,簷前的鸚鵡乱嚷嚷:有人。有人。

异地之二
在平面

一群人聚在一起,话题呈辐射线。
一个人推椅而出。两个人推椅而出。等到第叁个人推椅而出,门外形成另一方平面。
话题呈辐射线。

异地之叁
在线段

被截断的一条线,恐怕是最难以臣服的律则了。
於是,这条线段开始流浪了,披荆载棘、蓽路襤褸,终於找到另一条线段。福德正神或月下老人巧手一繫。
线段还是线段。

异地之四
在叁角

不知怎地就变成垂直叁角形,再怎麼努力,也成不了等边。
好事的人拿秤锤来称,据说双方痛苦的两倍和,才等於第叁者痛苦的两倍。
这生意亏本甚大,有人劝第叁者早早抽身的好。现在,只剩下九十度角,及两条无话可说的线。

异地之五
在圆周

师父对徒弟说:「我呢半朽了,有一样宝物,师父无法子给,你自去找;找着呢回来说一声,找不着呢回来说一声。」
徒弟想,日头呢算不得宝物,天天有;池糖的荷朵朵呢,也算不得,年年有。
许多年后,一皓首老人回来找师父,却在青塚墓头。看见师父的名讳。
老人树了个木牌子,不多时也埋了,有一天,一名童子路过此地,见木牌子写道「此处有宝」,急猴猴地搜了山,除两堆墓馒头,啥也没。童子火了,拆了木牌烤了个蕃薯,扯了个嗝,扇一扇嘴走了。

异地之六
在射线

有这麼个閒人,逞一口气要打一支独一无二不落地的箭,令天下英雄眼红。
箭打造了,围观的人问了:「你这箭落不落地鬼晓得?」铸箭的人想想也对:「这麼着,我伏在箭上,你们当中有大气力的替我拉弓!看我回不回。」
英雄们的日子过得挺顺的,喝酒啖肉,打点山鸡野猪,大家都相信那是不落地的箭。

异地之七
在拋物线

混沌初开,人都挤在天上,主宰的神想了个诡计:「你们閒着也是閒着,不妨往下头溜溜,住不惯再回来。」
人到了地面,发觉锄地耕种、娶妻生子挺累的,跟神打商量。神怒了:「谁教你吃得肥嘟嘟的?我两条膀子能使几斤气力?嚥了气儿自个跳上来!」
好不容易嚥了气儿,眼看天庭就到了,只差一根眉毛长,人扑嵫扑嵫往下坠,眼前一黑,不记事了。
直到听得產婆喊话:荷!荷!是个带傢伙的犊!
才哭出来。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