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梅居 返文集 请你品味

卵.蚕.茧 一转身 一田地

蓝子 2006年6月发于梅居

几根竹帚,一段细绳,扎一个简陋的山,这山是蚕的山。

一条丝线,几个时辰,团一圈细致的茧,这茧是蚕的茧。

四十多天的日夜,时时牵挂,晨昏惦记,得到一山的茧,一山的白,一山的心情。

心事虚浮,厌倦但无力为此做一些改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圆片蚕卵。几天以后,我拥有了五十七条小黑虫。我为他们整理出一个废弃的鞋盒,为他们做了一方外之居。养蚕是一段已久远的记忆,所幸小蚕儿没有什么发言权。只是桑叶难找。

寻桑,洗桑,喂蚕。

看蚕,说蚕,养神。

四十几个日夜,是四十几份喜悦。每每友人敲门相问,总不望摆弄一番。临行,瞧着被带走的小东东,叮嘱来叮嘱去,把细节里里外外说了一个遍。笙笑说我来了个衣物铺子,端的一个梅雨天气。我知道笙是笑我罗嗦。一个个盒子装的是我的叮咛,走的是我的惦记,留下的是我满心满身的愉悦。更有小女,宝贝似的在小伙伴前炫耀。以前旋转的是公主裙,如今竟也迷上这一意绿,一归真,一平凡中的怡然自得。

曾经也想用一种特定的方式记下这欢娱。方式也定了下来,是拍摄。拍了几次,不知不觉沉静其中。一沉就到了蚕儿上山的日子。也许有些东西本不适合记录,也系记录下来也不过几张影子罢了,没有了最初的设定。现在看见那几张蚕影,更多的只作回忆吧。

看完了蚕的一生,看够了毫不做作讨取桑叶的娇媚,看够了直截了当触及同伴的柔情,看够了迫不及待寻觅上山路途的迂回,也许丝方尽不若我们想象的刚烈,只是蚕一种无意的处世之道吧!丝尽,圈成,只是另一天地。细竟蚕的念念平生,总有丝线随口溢出。也许蚕自得,但也着意。寻忽自得与着意之间,隐着一种思量。这思量使得蚕在一方寸之间,清水雕琢那一团生命重新展翅的力量。如若说丝方尽的绝路,不如赞叹生命的睿智,上山是小隐;金玉藏身,大方示人,自身终成善果,不能不说是一种蝉成。

春蚕已过,夏蚕又开始营营一生了。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