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梅居 返文集 请你品味

 

大师客满


    通常,观察一个人的格局与气度,除了验其事功,访其德操,最好再听一听他怎么看待自己以及如何面对别人对他的批评。
    在台湾,愈来愈热闹的是,“大师”与“天王”不逊于雨后春笋。类似黄袍加身般的尊荣,似乎在各领域林立的山头上不时登基。于是,我们的确拥有很多“大师”了,建筑界大师、宗教界大师、电影界大师、文学界大师、科学界大师……当然,还有气功、命理、塑身大师。
    媒体与行销企划人员必须负点责任,为了达到耸动效果,不惜挑出字典中最具权威意涵的那一批文字,诸如:“五百年来第一人”、“气势磅礴、震古烁今”、“旷世手笔,鬼斧神工”、“大师风范,扭转乾坤”、“×学权威、众所瞩目”……接着是“天王巨星”、“新世纪接班人”、“不世出之天才”,最后在键盘上敲下两个字:“大师”。这真是另一种“营造业”。
    本来,都是文字游戏,但玩多了却有副作用,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当事人也觉得自己愈来愈像领一代风骚的“大师”了。
    台湾太小了,扬名的速度如烈火狂风。然而,“名”如鸩酒,一旦染了毒瘾,极易忘记自己最初踏上这个领域时的澡雪精神——那是一种等同于宗教的信仰,遂逐渐被“名”所役,等着信众们前来朝拜。所以,一旦自认为大师,其症状多是:既忙且狂,并且视自己的言论为足以振聋启睛的唯一真理。最后,当然要走上造神运动,确保千秋万世之名。
    如果一个社会“大师”林立,这个社会大概神志不清了。如果一个人陷于“大师”魔网,等于按下自毁之键吧!
    人,若常常想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说不定能在无边无际的时间瀚海中看到数不清的人世残骸而谦逊、悲怀起来。一个人的黄金光阴不过数十载,若有几斤几两才华禀赋,也是社会积谷存粮把他养出来的,从这个角度看,储存在每个人身上的智识才赋皆是公共财产,怀藏者需在生命结束之前回馈出来,才算有情有义。功名利禄,只是意外的犒赏,本不是志士的终极关怀。
    也许,能人志士辈出比镁光灯下的一排大师,更能显示社会的气象吧!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