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梅居 返文集 请你品味

空城

 

《石头城》(唐.刘禹锡)

  山围故国周遭在,

  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

  深夜还过女墙来。

“你以为野兽出没的山最险吗?不,你记得,空山最险!”

空山之险,在于照见生命的孤独:你欢愉,无人能懂你脸上欢愉的泪光;你冥坐而笑,无人看得到你正神游于十里芰荷中;你痛心垂泪,亦无人能解你的悲歌。

人与人接壤,能述说的仅是片面辰光,一两桩人情世故而已。能说的,都不是最深的孤独。

如果,空山行旅,照见自己的独吟,那么,空城,又该怎么去看它呢?

昔时繁荣,此时荒废无人烟,是空城。

昔时人与我皆是怀梦少年,今日人犹有梦,我离梦而去,不能与之合梦了,再面对昔人旧景,难道不是更荒凉的空城?

第一种空城,只是在时间中沉寂,往昔的风流人物,绮艳野史因改朝更代而变成一段典故,在今人口耳之间传诵。如果,时间够友善,这城墙仍有机会复苏,搬演另一出将帅相逢、英雄美人的戏。城会被修起来,用琉璃瓦铺出它的华丽,也不乏鬼斧神工的巧匠,造出一座座舞榭歌楼,把丝竹管弦引进来,使华城再度发声。人们拥戴繁华登基的魄力,与时间崩塌它的速度,是同等惊人的。则此城虽空,不长空。

第二种空城,是永远空无了。虽然,旧人仍在,昔时城楼仍然完好,却因为梦的遗失而无法成全。等待的人漫无止境地等着那人归来,找回遗失的那桩梦的承诺,与之合符。而寻梦的人离开城门后,再也不敢回来;他自知那桩梦约已随少年心境的消失而消失,虽然仍用旧名姓、旧身世行走,却已不是有梦的少年。他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对等待的人解释空城?若对方盘问他:”当年,你能给我一个梦,就算那梦已经找不回了;难道,你现在不能给我另一个梦?你仍然是你呀!”

他要如何说明白:人,不可能给两个人同一种梦;也不可能给同一个人两种梦!

当时,春光少年,他与对方缔梦时说过:”再不可能对别人说这话了!”虽然初梦已渺,无法在现世上开花结实;他流徙于江海中,曾有过机会,他人捧着梦要来与他交换,他终于不能再次允诺,基于对年少初梦的尊敬,与对那一位等待者的保护–既然,不能与你合梦,自不会与他人成全了。桃花总是流成水,他在失梦的华光中风尘满面。

等待的人,会继续等下去,基于对年少初梦的敬重。

流落的人,会继续流落下去,基于对年少初梦的敬重。空城,永远空城。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