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梅居 返文集 请你品味

船是背叛岸的

《如梦令》(宋.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婴儿出离母宫之时,已意识到”我”了吗?

被父亲搂在臂弯里哄时,他知道有人在抱”我”了吗?

当母亲哺乳他,他是否也知道”我”饿了?

当时间以河流的姿势通过他,带来柔软的水草与肥美的鱼鲜,孩子逐渐地明白,的确有一个”我”在了。

孩子不会对”我”起疑。母亲倚着门扉向四野叫唤名字,孩子会匆匆对友伴说:”我娘在叫我了!”

学堂里的老师或许因功课的缘故准备打孩子的手心,孩子会乖乖地接受。”谁叫我太贪玩了!”

那应是甜美的一段年岁,生命背后有一个庞大的靠山,”我”无庸置疑,理直气壮地用自己的名姓,认自个儿的爹娘,保管妥当那些小童玩。打明儿个去揍隔壁村那个阿牛,谁叫他欺侮我的妹子!

如果,终此一生安身于这个现世,也算拥有平实的幸福吧!但,如果不安于现世的网络,苦苦扣问无法探询的天机,又想追溯众世间一切的源头,那么,这孩子终将陷溺于网络之中不能自纾。对旁人而言适足以造就幸福的现实丝缕,将不断勒紧他的额头。他或许比他人更聪颖,但人生的路途上,他势必要跛行。

生的源起是个谜,何以拣选我、安置我于此世间,能观看、能听闻却不能道破?

但愿所有的孩子只熟记现在的名字,不疑问面目之外的面目。

但愿孩子只数算手指头,不要数算星子。

但愿孩子只摘取荷花,不要有片刻的沉静,去临水自照。

如果,不可预料地在云影天光中浮见自己的容颜,不要去找船,船使人迷失,船是背叛岸的。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