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简媜散文,如看一路山水,如闻满街市声,如参一路禅意,还可兼想一路心事;
本人三十岁前只买了一本散文集就是她的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本人初中时在台港文学选刊上第一次看到她的 <水 问>就喜欢上她的文字;
有几篇是我一字一句键盘敲出来的,多数来自他人的努力,<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注名录入者的也请一并转>

按题目首字拼音排序(除了水问)

简媜 作品小注

<第一页 a-n>

<第二页 o-w>

<第三页 x-z>

<第四页 梦里看简>

请你补充她的文章

回首页

有些可以文字有错漏的,如果你知道看不顺眼请留言指正

   
栖在窗台的白鹭 风雨无私,漂洗众家屋瓦,可又让人担忧,一寸寸洗卞去,总有瓦薄的时候。届时,我若回到这里,这些人会在哪里继续他们的故事....
秋夜叙述 若有轮回急湍,我情愿效微风自由,不愿再与今生所识之人谋面
青色的光  
情 绳 像一条柔韧的绳子,情这个字,不知勒痛多少人的心肉
情绪来了  
却忘所来径  
『七个季节』序 命中出轨的情事,都当作是远游。
七个季节人之卷-情人  
七个季节人之卷二乡人  
七个季节人之卷三旅人  
七个季节人之卷四浪人  
球之传奇 谁说“其争也君子”的时代湮没了?
弱水三千 依稀彷佛,在她挥别的手势里,一世姻缘已过
如水合水《水问》序 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人在行云里  
肉欲厨房 本文录自简媜的散文集《胭脂盆地》。
事之卷之婚事 娘子,俺买不起霞披,俺不短妳柴米
事之卷之心事 心里供着一座小庙,庙口栽着樟树
事之卷之花事 冬霜是我唯一的嫁裳
事之卷之灯事 星子都掉落於海,明明灭灭人生
时之卷之生时 想你蜷卧十月,既然落世,何不直来直去
时之卷之喜时 痴心女子,妳要的是什麼样的缠绵
时之卷之别时 黄昏来了我们把身上的花针收起来红的归红白的归白
时之卷之梦时 耐着性子把此世过完吧!反正巳是梦国的居民
食泪的蝴蝶 破晓时分,最后一滴泪也饮了
四月裂帛 三月的天书都印错,竟无人知晓......
树之黄叶天上来 所有的故事从秋天开始,最美
谁来谁做主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为你掌灯伴读
神秘的雕刻家
我尊敬那分悲剧。
生与逝乃同一棵桃树
原以为是谁的深宅大院,那么诗意地叫桃花为他撑伞
山水之欸乃  
霜了两鬓  
水 经  
生与逝乃同一棵桃树  
尚未发生 你的村子还存在吗?──我不知道。
这些是你的孩子吗?──是的。
四季走失 浮在记忆与遗忘边缘的,总是琐事
石径爪痕 在空寂的山林深处,爷,我看见自己的影子长满青苔
拾箸观想  
天阶月色凉如水 那夜的天阶月色,其凉如何
圣境出巡:菜市场田野调查 逛菜市场是一种神圣的行为
天光草舍  
天 泉  
贴身暗影 好像独坐在将熄的营火边,于繁星熠熠的天空下诵读: 请往下再走,直下到     那永远孤寂的世界里去。
同居纲领 连续讨论十天了,第一条还没拟出来
踏一回月 其实,我爱吃的是碗里的那一个“情”字
听舟子说流水 渡岸摇摆的舟子,指了东西南北
问 候 天 空 天下没有永远阴霾的天空,只要让生命的太阳自内心升起
文学的鱼群 刚走入文学国度的人,总喜欢用散文作短衫,拿小说裁百褶裙,诗是纽扣
晚 茶 但我不忍心告诉你,我们的杯里永远只有一淌白水...

 

 
   
   
   
   

简桢 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