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请埋葬我

我在春天等待来人埋葬/裸露枯柴般的身躯/钉棺木的锤声,叮铛钉铛响/随一丝丝抱怨飘出冷砚斋/ 幽谷,思春风吹拂/春却如此早早地来到坟前/我吸上第一缕泥土色的春光/ 闭上双目,死亡,如同安祥睡去

我在春天等待来人栽树/别忘了在我干瘦的坟头/植上心爱的小树/我虽死,可我是为理想而超生/荒芜凄凉的杂草别在丛生/生命在湖波的烟雨中/ 驶上禾城的方向

我在春天等待来人祭拜/碧青黑绿似的长臂大树,是我的魂魄长城/曳落的树叶,是我生命的纸钱/ 烧出的青烟/流满琥珀色的光芒/袅袅伴着孤独的枯骸/让尊严挺立夏、秋、冬/ 朋友,你从此会少去一个春季

沉寂的光亮似浓浓的水墨生涯/明明灭灭,飞落的时光/ 枯涸清冽的冷脸,/画一样的飞驰我的梦想/谁都不再招我,我由人变成了鬼/人生快速把旅程缩减成零/我游荡在湍急的江滩/漂浮在袭人熏香的山坡上/清清冷冷地徘徊,月悬高空/ 别了,青青的梦想

只有母亲老泪纵横/ 我想说话,固然……/从此不再人语,啾啁墓碑上小憩的鸟儿/分明是我的化身,人生太多沉重/履行,淡淡如云,孤单地左右飞离/蹉跎岁月遭遇心灵窗户的封闭/源源断去了朦胧绝壁上的灵魂/记忆早晚会退色,堆成白骨/喃喃的独白成了鬼话/人,可以变成鬼/鬼,再难复圆人的模样

曾为逸兴遄飞而诗歌,我聊发狂想/偶成气慨通疏,散发四周为画/我久久不忘豪气干云,终于在春天变成幽灵

我此刻什么都明白/朋友,请埋葬我/苔藓由性灵豁畅地狱之门/从容走在残照里感受浩荡的到来/硕大的月亮栖息潜入的博大/我活过,享受了爱和美/无憾。有诗。有画。

朋友,不要忘记/春天去我坟上,我爱绿到江南/普天婴婴的旭日冉冉东方/朋友,别忘记/ 埋葬我/别让我成为孤魂野鬼/ 埋葬我/还有我的信念,理想。

朋友,请埋葬我/我活过,享受了爱,享受了美。/我纯洁而生。我纯洁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