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蚁而美如神 顾城诗选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相隔千里万里,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远与近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绒毛
我让它们挨得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悸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早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擦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来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在窗帘后面
被纯白的墙壁围绕
从黄昏迁来的野花
将变成另一种颜色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在一个小站上
注视着周围的荒草
让列车静静驰过
带走温和的记忆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就在大海旁边
像金桔那么美丽
所有喜欢它的孩子
都将在早晨长大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我有一个小钱夹了 我不要钱 不要那些不会发芽的分币 我只要装满小小的花籽 我要知道她们的生日

 

墙后的草

不会再长大了 它只用指

尖,触了触阳光

 

 

要睡去,不要

  亲爱的,路还很长

  不要靠近森林的诱惑

  不要失掉希望
  

  请用凉凉的雪水

  把地址写在手上

  或是靠着我的肩膀

  度过朦胧的晨光
  

  撩开透明的暴风雨

  我们就会到达家乡

  一片圆形的绿地

  铺在古塔近旁

  我将在那儿

  守护你疲倦的梦想

  赶开一群群黑夜

  只留下铜鼓和太阳
  

  在古塔的另一边

  有许多细小的海浪

  悄悄爬上沙岸

  收集着颤动的音响……

 

小萝卜头和鹿

顾城
在小萝卜头被害的戴匪祠警卫室里,陈列着小萝卜头的像片和图
画本,图画本的第一页,画着一只可爱的小鹿。

你天真地看着世界,
永远在笑;
你刚挣脱了襁褓
就坐了牢,
纯黑的眼睛
没映过无边的土地;
细弱的小腿
很少自由地蹦跳,
只有水槽中的天,
只有铁窗外的鸟……

你在幻想中
把伙伴寻找,
又用短短的铅笔
把它轻描,
呀,
那是一只梅花小鹿,
多么甜美,
多么灵巧。
你爬上它的脊背,
一同在云中飞跑。

你们一直追上了月亮,
问太阳在哪儿睡觉,
又拾起
胡豆似的星星,
上面长出了羽毛。
小鹿舔舔嘴唇,
忽然想吃青草,
掏呀掏,
哎,不好
怎么吃了叔叔的字条……

现实
像醒不了的噩梦,
继续着——
慌乱的钥匙打开镣铐。
妈妈自由了?
被带入山中小道。
你吃力地登上
锈色的石阶,
细看着
一排排含泪的小草,
唱着歌谣,
走向死、走向屠刀……

一切消失了,
一切停止了,
卑鄙的黑夜已逃之夭夭。
只有路;
只有草;
只有那一片死静;
还在无声的控告。
只有微笑;
只有画页;
只有那幻想的小鹿;
还在倾诉你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