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回首页 

文字相片一 结婚的日子

2005-6-2

  结婚已经有两年了,妻说有三年了,我算算也是,日子过去的就这么快,仿佛在昨天的事情,但其实过去了好几个365天了,有些东西越醇越香,譬如记忆,香得你受不了了,你就想开启出来尝尝,就象现在的我。
  对于婚礼,很早就幻想过,办个欧式的去教堂呢还是办个中式的用花轿?但最终,那时的女朋友迁就了我,我不是个爱热闹的人,更不善接待,办个大的婚礼需要多大的精力啊,我去参加过一个朋友的婚礼,婚宴上的她,浓浓的妆掩饰不了她的疲惫,看去整个一个木偶,没了平时的灵活,就敬酒喝酒,我不会。当我提出不办婚宴的时候,很多人劝我要办,几个同事也劝过,还有人说没钱的话可以先去他那拿,对此,我当然非常感激,我克服不了自己,所以妻受委屈了。
  结婚的日子也是我们自己选的,我记得很牢,没专门挑选什么黄道吉日,选了七月一日,我们党的生日,国家的节日肯定是吉日,去婚姻登记处领了证书,打算晚上请双方几个平时要好的朋友同事来喝两桌(双方的亲戚没请),算是给我们的婚礼做个见证。
  那时候的我们还蜗居在单位18个平方的小屋里,那天是下雨的,这一切都阻挡不了我整个人的兴奋,跑来跑去一点也不觉得累,是婚礼么,虽然小了点,但五脏要全的,早上去市场买喜糖喜烟,和包糖的小纸盒。
中午,妻还找来一个好朋友一起来包喜糖,我特地出去买了个那种微型钉书机,还真好,很方便。
  新房当然不用布置,因为我们没给客人参观的机会,省掉了一些力气。
  晚上,我们早早就在通汇的五福园里恭候,朋友们很给面子,都放下自己的事情来了,有两大桌。
  不会喝酒的我在酒席上还是显得很笨拙,但大家都很理解,没怎么在酒席上招呼他们自己聊的很热火朝天,毕竟互相之间都比较熟悉的。
  虽然大家没逼,我还是喝了一点酒,那天都喝的比较尽兴,酒瓶子好象有很多,来了哪几个人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大家的红包没收,叫大家来喝我们的酒就是把你们当朋友,你们来了就是把我们当朋友,其实这样就是给了我们一个大红包,现在想起还觉得暖烘烘的,部门的同事集资给我们的花篮还是收下了,但太大拿回家也挺不方便,当然是心意么,还是带回了家。
  那天在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们在小屋子里包喜糖的情景,先仔细的把糖分类出来,八种糖,每种一粒再加一些红绿花生,就是一包糖,然后我用钉书机把它喀嚓起来,边包边聊,我们是坐在床上分的,18个平方去掉一个小阳台和一个只能放一个煤气灶的小客厅再加一个只有一个水槽的小卫生间之后,剩下的平方就是只能一张床了。
  妻现在还说,挺怀念在小屋子的时光,屋子小,但挺温馨的,可惜那时候自己还没买相机,现在在脑海中只留下了一个印象:
  一进门是一个很小的过道般的客厅,对面是窗口,窗口外面的一个小学,这个客厅不能待客,因为它太小了,所以做了厨房,靠窗放了个煤气灶,旁边是一个墙里面掏出的壁橱,可以放一些油盐酱的,靠门的放了张切菜的桌子。客厅左手是一个小卫生间,放了一个水槽可以洗手,基本上我们用的是要走50米路的公共厕所,所以我对在那的唯一缺憾就是上厕所不方便,右手就是我们的房间了,房间中间一张大床,床头上挂着我买的一副野外庭院的油画,床尾一台电视机,电视机旁边是一个衣柜,床旁边是我的电脑。房门后是又是一个墙上掏出来的壁柜,里面放的都是我的书,当作书柜。
  穿过房间就是一小阳台了。
  基本上,那时候的房子的样子就是这样,基本上,我结婚的时候就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