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回首页 

致默默 第一封信

亲爱的默默:

  人间四月芳菲尽,默默,桃花的季节就快过去了,接下来不知开什么花,这倒让我想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世间舞台,不的事件跟南海争端均令我不畅。

  今天看了部悬疑片,一部猜不到结果的电影,想必我本性是喜欢自己未知的事物,应该不止我,原本世人皆如此吧,不然为何好的文章尤其是小说都必须写的曲折有致,往复百折,就如小品里一个个的包袱,出乎人意料。

  来说诗歌吧,诗歌所谓的意象就是让人感觉捉摸不定,痖弦的秋歌,如果他不说,你读个几十遍也根本了解不了他真实要表达的东西,然而偏偏这样才令人回味无穷,所以有人说,一百个人读红楼梦有一百个林黛玉,一百个人读王子复仇记有一百个哈姆莱特。

  说了这么多,我其实想告诉你,默默,在物欲蒙蔽我们的心灵的时候,我们不要忘了我们本来要的是什么。

  现在的人类就像蚂蚁被哪个顽童开玩笑丢到一个荒原上,四周是一望无尽黑暗。即使伸手不见五指,我们还是伸出手,我们要摸索着向前。人类最需要互相帮助,可惜大多人不懂,还彼此伤害着。

  人刚出生的时候到底想的是什么,现代科学无法得知,然而它的第一声啼哭想必不是因为饥饿,很大的可能是因为害怕一个未知的世界。所以我大胆的试着回答一个终极问题,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人活着第一需求不是要吃饱,而是求知,探知会让我们心里踏实。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找那个顽童来责问,但可以找到那顽童留下的脚印,这会像一枚落叶看到树根,虽回不了树的怀抱,然感到温暖,原来我们不是无依无靠。科学哲学宗教都有意无意在为这个需求服务。

  要割弃七情六欲饿着肚子去探求,那未免太残酷,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我们害怕孤单,想方设法让自己处在热闹中,不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思想,但总有一天你将会永远只有一个人,希望那时我们最后想起的不只是吃了一辈子的饭,更不是将别人碗里一辈子的饭也吃了。

  唯物主义者不承认鬼神,他们同时提了物质守恒定律,现代科学无法解答意识是不是物质,如果意识是物质,那就有了人死后意识转化成什么物质了?

  话题有些玄,就此搁笔,我已尽可能说的实际了,默默,你可懂?如有误,请不吝指教。

2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