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回首页 

致默默 第二封信

亲爱的默默:

   你好,草稿打了又打,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距离第一封信也很久了,想想该多少说点什么,对你也是对我自己,先谈下最近的生活吧。

   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6点半起床,恢复下身子,7点半出门,去食堂吃饭,一天的忙碌工作,下午五点下班。

   时间是个狗日的东西,你看不见摸不着,但在偷偷飞逝,为了有意无意的防止日子的简单重复带来行尸走肉化,大多数人想到给生活加点料,骑行、自驾、徒步、公益活动等各种形式的活动,股票、彩票、麻将等各种形式的赌博,各种形式的吃喝玩乐,而我的作料是闲暇时看历史、玄幻小说,看电影,梦里想到的是永生和多次元的空间。

   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来了兴趣,想写一部小说,要超越破绽百出的网络小说,也不能与传统名著一般吸引不了普通读者,要是那种一般人读了都欲罢不能但又有思想性 的长篇巨著,为此还看了很多很多相关的书,只不过书还没看完,兴趣就基本上没了。也喜欢诗歌,现在新出的诗歌好的太少,有好的诗歌还请推荐。不过最近被人带起一个新乐趣,吉他,最近你也看到了,我强使自己一段时间学弹一首歌曲,有自己喜欢的就尽量不要放弃,如果自己喜欢的没了,那生命的意义呢?生命的意义如果只是简单的香火传承,那未免太可爱。说到意义,顺便谈点意义,譬如古董的意义是想象回味和穿越,而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它们的意义就是炒作炫耀赚钱面子,我忽然想起你提到过的一句话:你的孤独高高在上,我的寂寞熙熙攘攘。

   生命的意义真正在于上面所说的吗?

   从懂事起我就能吃饱饭,身体能穿暖,并且还从小看了好些书,也许因此就有了精神上的追求和思考,我经常会思考一些能力之外的事情,有限的能力和无限的思维这对人类来说是个悲剧,就像水中捞月一般的惨(吃不饱饭就可能成了思想家)。
   我们的古人认为,有一种虚无的道,是天地之始,是万物之母,古希腊人也认为一定有一种存在,他是万事万物的本源,万物皆来源于他,最后万物也皆回归于他,就像叶子与根的关系,我也这么认为O(∩_∩)O哈哈~。哲学研究者、小说家、艺术家、宗教人士、科学家等等大家都在思考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还有更多像我这样的人都在想各种虚无的事,你敢承认你没做过白日梦?你仰望星空的时候肯定感受到了宇宙的神秘。

   最近里程碑式的是,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在去年的发现,提出理论的两名科学家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这真是该得的,真是个很伟大的发现,我们俗称它为上帝粒子是因为根据现在科学基础发现,这种粒子赋予了其它粒子质量,没有这种粒子,所有其它粒子不会凝聚成物体,当然世界万物将不复存在,宇宙都可能坍塌。
   科学越来越发展,想要探索的东西却更多。就像现在科学家说可见物质其实只占有宇宙的五分之一,其中五分之四是暗物质,是不可见物质,那些物质到底怎么样的存在呢,当我们越思考,会越迷惑,我们迷惑就会利用科学的工具来追求答案,而哲学,我认为哲学的基础应该在科学已发现的物质理论事实上。

   我们知道自己终将死去,生命的短暂和死亡的永恒,让我们很多人年纪大了后开始思考死后的归宿,死后的我们去了哪里?我们的宗教在这个方面做出了很多解答, 有些人为了逃避现实的残酷,信了,有些则是真信了,我现在不信,现在的宗教存在的历史太短,根本无法解答此类问题,但我喜欢看一点宗教和科学的书,也许有 可能会被他们猜中一点的。

   现在好的科幻电影,特别是一些好的玄幻小说很多其实脱胎于宗教的理论和科学的基础。譬如玄幻小说(唯心主义,物质依赖意识而存在)里的多维空间、人的强大意识、万物皆可成灵、须弥世界、永生、轮回…,科幻电影(唯物主义)里的多次元空间、穿越时空、外星人等等。

   对于我们来说,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活着的这个过程,我们就不要去考虑身前和身后吧,也许即使这个过程也只是人类无可奈何的自遣而已,因为将来整个种族的灭亡也很有可能,那时人类的一切努力将变成毫无意义的徒劳。

   如果你照我前面所说去深入思考,就容易陷入悲观主义的泥潭,要么悲观厌世,无所作为,要么声色犬马,浪费生命。但如果你不思考,则你会变得像墙上的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甚至变冷血,丧失价值观,行尸走肉,那做一棵有思想的芦苇吧,思考生命是件有意义的事,当然只适合浅浅的思考(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我记得以前写过一个简单的东西“思考生命”,你可以回头再看,而稍微深入点的就是史铁生临死前的作品《昼信基督夜信佛》,作为一直在等待死亡到来的文人,对生死应该看的比较透彻。

   说的有些混乱,到最后说得我自己都有些糊涂了。还是不说玄的,问下你最近在忙什么,想必有很多开心的事,或者很多不开心的事,然而坚持自己的爱好吧,别丢 了,喜欢诗词的就写点诗词,喜欢音乐的就哼哼小曲,人只有一辈子;坚持自己善良正直的本性吧,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那么渺小平等,人更应该全都平等,不要 俯视和仰视,如果有人自以为高人一等,远离即可。

   结尾就用我看到过觉得对你我都很适用的一句话吧:

   这树孤独地立在这山上,它已经长得高过了人类和兽类。如果它想要说话,将无人理解它:它长得太高了。如今它等了又等——它等待什么呢?它居住得离云之坐席太近;它或许在等待第一道闪电罢?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2013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