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冰雪情结 作者:伊依 小小草


很小的时候曾跟父母一起住在黑龙江省北部的红松故乡--伊春,那是个风景秀丽的林城,冬季最低气温常常达到-30度,整个小城一年的四分之一时间都被冰雪覆盖着,远远望去,到处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真正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小伙伴们是最盼着下雪的,那时候的小孩子并不象现在的小孩子这么娇气,现在的小孩子每每出门便由父母用手牵着,裹了又裹,包了又包,但还是常常感冒,那时候我们整天在外边疯玩,但我们仍然结实得很.

(一)堆雪人 有时候一觉醒来,半尺多深的积雪把院子里的门都掩住了,这种时候我们是决不会赖床的,带好围巾和手套就往外跑,这样厚厚的雪正好可以堆很多很多小雪人. 小伙伴三三两两聚扰来,我们便分成几组,然后比赛,看谁组的小雪人堆得又快又神气.我们常常分工行动,一部分人做小雪人的头部,另一部分人做小雪人的身子.先把雪抓在手里团一个小雪球,然后用这个小雪球在地上滚来滚去,雪球越滚越大,用不了多久,小雪人的大脑袋就出来了,另一部分人用铁锹把雪堆在一起,堆得高高的,下粗上细,拍得实实的,这就是小雪人的身子,哈,又白又胖,切成两瓣的胡萝卜是小雪人的鼻子,带黑心的蓝色玻璃球是小雪人的眼睛,亮晶晶的让小雪人显得机灵可爱,找两块松针做小雪人的眉毛,小雪人的耳朵嘛,只好用桦树皮代替了,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雪人就诞生了,我们总不忘给自己的小雪人取个名字,我的小雪人一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朵朵", 然后呢,再把一把谷粒撒在小雪人的头上,我们躲在暗处偷偷地瞧,真的有小麻雀停在小雪人的头上吃谷子呢,有时候我们也把自己的围巾缠在小雪人的脖子上,那小雪人就更象一位端庄的白雪公主了,但是这时候我们自己的小脸和小手已经痛得象红苹果了,被大人看见了,免不了就该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