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又见桂花香依旧 ”
作者:蓝子

金秋送爽,又见“八月桂子独成王”,古来自有:"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之说。今见浓郁的香气,如丹本心,幽深芳意,非寻常花木可比,不觉悠然沉醉.难怪宋代爱国名相李纲会爱桂,书斋以桂为名,更有桂花词<采桑子>:幽芳不为春光发,直待秋风。直待秋风,香比余花分外浓.步摇金翠人如玉,吹动珑璁。吹动珑璁,恰似瑶台月下逢.
去年的桂花,开到三月才疏散放手 .一星瓣一星瓣地飘落下来,落得人心痛,落得心发慌.原本以为今年那几株桂花总得歇年了。哪怕只来他三两朵,也能安慰自己,觉得自己并没有联合大自然欺负了他。不料,桂花像依了一位故交不见不散的盟约,虽姗姗了一些,总不肯爽约,踏着寒风还是来了。.迟是迟了,香却依旧.走近几步,屏住呼吸,悄悄地吸,然后就能施施然走开.仿佛这时的我也占了点香气,精神也朗润了.像极了吸白粉的人群,珍惜白粉如性命,谁会肆意的吸?吸进的是全身心的享受。听说那是一种连神仙也不想做的境界.桂花袭身的感觉,也是享受.到这儿,觉得<红楼梦>中袭人这名字也生起味道来。那林妹妹说的口齿含香大概是真的吧.爱多了花,花香自也跟来了。
百花中,莲,我是不愿去摘撷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也.这君子气未免足了,未免煞了.正气太浓,叫人亲近不得.吊兰的柔薏,满天星的画情,倒时常点缀我的风雨轩,特别是满天星.花店老板总奇怪我不看红的绿的那一堆的花花草草,只选花的配角。惠说那是我的心事。我爱笑着说:吊兰才叫柔情,纯色的吊兰,没有金边的耀眼,反而能柔顺地贴进我的心扉。其实我贪心就是那满眼的翠,嚣张但又蜿蜒的垂.如果女儿是水,那女儿也是吊兰。惠说:我在买吊兰时,眼睛是绿的.我在说吊兰时,心是绿的.我看起吊兰来,我就是一株细枝藤蔓的吊兰。是啊,假想每个窗口都吊着长的,短的一盆两盆长的,短的吊兰,或许战事就不会那么频频;假想每个人的心都有那么一盆长青的吊兰,心的荒漠就不需要作家诗人的喃喃述说了,孤独也是绿色的了。也许还可以节省许多钱,如旅游就能够少很多。情由境生,境也生情,既是情境交融,何处不是景,何景不可赏呢。路也迢迢,人也疲疲终不如马上观花,吟诗做对来的写意悠闲.
今天的桂花,在无意中让我也喜欢起来了。一个人疲惫了,心也倦了,连脚步也蹒跚许多。那香气不由分说地进驻你的口鼻,你的脾脏,心田.不多,就一点,扶正了你的神,给心加了一剂强心针,脚步也就带几点仙气.难怪连自云铮铮铁骨的男子汉也用蟾宫折桂来讨个吉利.
满天星是花中极品,吊兰是草之魂魄,桂花就是一寸芳心,七条琴弦.悄然开放香自知,历经霜剑落红泥.不是不知春意俏,只为秋风惺惺惜.浮想自己悄然化桂,直上清辉,试问嫦娥:遥知月宫桂花孤,风雨轩外三两分.绿窗冷影入梦来,舞得星光千点缀
又见桂花香依旧,闲话碎语三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