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见你们,是我的隐花-----------给两位网上的朋友 
作者:蓝子

见你们,是我的隐花.每次见到你们,我仿佛是沐浴了的婴儿,周身干干爽爽的,连笑声也清清朗朗的。世事的一得一失,一忧一喜,被隔绝了。

活了这些年头,也是我织梦的年华.在我织就的梦中,我是金戈铁马,可以驰骋战场,而可以无视风沙的嚣扬.只有在织就的梦中,我才如鱼得水,畅游江河.如鸥翔空翩翩亮翅.你们一定明白,复杂的人世编好了囚禁的程序,我在囚中。

可你们不会明白,我的囚是我自己设计的。我本身就是一个完美的防盗系统。无锁无门,无岩无缝,任何一个开锁奇才也无从下手。何如往来,我的身上总负着轻重的俗急.父母的慈爱是个锁门,朋友的殷切是个锁门,世人的介意也是个锁门,就为这些锁门,每天碌碌为为。

在网络认识你们,直至相交,纯属化外一笔.你们给我的友谊,给我浓浓的情谊,叫我皱不起眉眼,劈不断天地,无计中只得叹息:定是上辈子你们看不见我的依恋,扯断我的牵挂,到今生才会依我至深.你们是来还我旧缘的吗?是孟婆汤碗中遗漏的一滴?还是为了下世已预先写好的伏笔而设下的伏笔? 那天,我依照往例踱进聊天室,走避纷杂世事,带着假名,带着一份假的心情,想独享一份花事荼靡的人生市街独立无人甬径的独处之美.有时还会有几句几丝闲情致话暖暖心窝。

身在此,心似在而非在,又不知在何方神游的景致叫我心情舒畅。你们进来了,我问了你们。问好后,我并不以为在虚应工作还能与你们谈什么内心风景。对人,我不会拒人千里,也不热情迎纳.然而,那是多么怪异的一席话.这不算,你们带我进入一个有风有雪的梅花居.我仿佛看见自己以往的脚印痕迹。

一赋<水问>,触及了我心底的第七根琴弦,看见自己性格的深浅伏流,言不多,交本浅,神差鬼使的就被感动。

使友情不断的是关怀,使关怀温馨的是那纯真人性。到今天,我们已熟识了的,如何熟识,这过程是不会再去追究了.我倒怀疑自己有没有仔细观察过你们.何如接受了这份熟识?在描摹你们时,总有几分模糊的人面.没有理由,朋友就是朋友,温馨就是温馨。

我来了,喊你们:跟你们触膝长谈,躲入江湖避世三分,畅说几句梅花点翠.就是烦了,贴几行游戏文字也在情理中。想起来,上天也在安排我们的熟识,两次乔迁,或肃静或侃侃而谈,一茶一饭中袅袅话说生活的无常.就是坐着,任凭气息四溢,沉默也胜过言语.时光在流逝,流不走漫长的失意和流浪,在这里依旧可以写下真诚与微笑。

我与你们,人生径途不相同,今天不曾有相交线的刻画,以后也是各自挥洒。今天借着对坐发挥,情感却跳同一脉搏,性格也有异曲同工之处.窗外,闪闪烁烁的排队街灯,是我与你们相交的见证。

有时我想,我与你们之所以互相珍贵,除了情的真诚,亦摄示我们能以同等的真诚去克尽现实的责任,实现人的囚途.你看,我们倦了,停下来歇息一程.歇息够了,又何自用更严肃的去践行现实的劳役.就算在生活中你我都有千千万万个面目存活,我们相交这一刻是轻快的,问心无愧的,这一刻也许只有几分钟,也许只有几句话,也许只有脑中的一片空灵。

这就够了。即使三年五年不曾见面,通个电话,知道彼此还在执著着信念,也可了了梅居印心的随心缘. 如果有一天,你们或者是我,忙于驾驮人生急舟而沉没了自己,你一定要记得那闪闪烁烁的排队街灯.纵然千辛万苦,还可江心寻月,记取几句碎语,无怨无悔的微笑这一段。 或许这是不太友善的现实中的一份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