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可爱的妈妈
作者:新竹

我家奇怪地“重女轻男”,姐在家的地位比我高(呵呵,倒不是我真的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是我爸叫我去倒垃圾时我姐却坐着看电视,觉得冤哪:P),亲戚说我家我爸疼我姐,我妈疼我,我就没那感觉。小时候家境不是很好,相对全国而言也就是农村生活水平吧。记忆犹新的1985年,我14岁,高一,家里凭票买了一台14寸的福日彩电。全家人围着电视光看中央台的广告,那时福建台还不稳定,一下有彩一下没彩的,好不容易看上了彩色的电视,总觉得不能浪费了,放着正经节目不看倒是看那有彩的广告。妈身体不好,每日操劳的,加上我和姐两个挺没出息的,更让她备加操心,所以性子特别急躁。妈的联想能力特丰富,经常能从我不爱吃饭之类的小事上,喋喋不休地展开批判,最后总能绕到“你们父子三个怎么样”,烦!那时想得极端,总希望爸妈对我再狠些,象小说里写的后爹后妈那样待我,我就可以悲之痛之地离家出走,流浪街头成就一部《悲惨世界》,往往想着眼泪就掉下来:苦命的孩子…… 长大后想起小孩时的事,真是好笑。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不疼娃的娘呢?但是我真正体会到妈宠爱我这个不肖儿,却是明白事理后的好长一段时间。 工作后我迷上了电脑游戏,经过一番“英明果断”的分析,我认为与其把钱送给别人,不如自己开个店,赚钱娱乐两不误。我家除了我那时在工厂,别的都在政府机关工作,包括我在内都是吃公粮的,家庭观念颇为传统保守,我要想成为个体户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我先找姐商量,姐最疼我了,一口答应找我姐夫帮我出资,又说只要当权派老爸大人同意,就没问题。老爸还是讲民主的,我一提开店的想法,他就表态赞成了,倒是妈在一旁极力反对。呵呵,按我家惯例,不考虑在野党的意见,95年8 月我的店如期开张了。开业并不顺利,由于没疏通关系,派出所说我的店离校不到200米,要我停业。真气人啊,就是直线距离也不止了,若是延着道路走的话,我用自行车大约丈量过,500米还多。托了熟人找他的熟人,总算可以继续营业,生意慢慢走上轨道。那年中秋节,下午我就想回家过节了,可小店里还坐着两位熟客,问他们的意思居然是想奋战到第二天。没办法,顾客是上帝,于是我打电话回家说不回去过节了,老爸嘀咕了一句就挂了。我正准备到小吃店叫碗面时,妈出现在我面前,她说来代我看一下,叫我回去吃饭,我没想到做教师的她会到这种她们深恶痛绝的地方来做伙计。我急冲冲地回家,吃饭时总是放心不下,脑子里走马灯地一幅幅场景:一个小上帝来到店里,妈或是苦口婆心地劝说,或是横眉竖目地斥责,又或遇上自己的学生,妈一脸尴尬的样子……赶回店里时,看到妈正和隔壁的店主热火朝天地唠嗑,什么也没发生。呵呵,可爱的妈妈。 派出所的关系终于没理清,店铺只好关门大吉。电脑贬值得利害,才半年就只配送给收破烂的。正赶上工厂效益不好,把我优化了。下岗在家整天无所事事的,每天通宵玩游戏,中午1、2点爬起来对自己说早上好。老爸埋怨我当时做事冲动,说都是妈给宠的。我不禁想起蔡志忠漫画《封神榜》中的一篇“父亲心理”——说李靖一天出征回来,进门就冲着夫人喊:我打胜仗回来了,我生的好儿子呢?夫人怯怯地答道:他打死龙王三太子,躲起来了。李靖一声怒吼:都是你生的坏种!:)有一天我睡得正香,被妈摇醒,说是看到街上有个店面会出租,方圆 500米没学校。我跑去一看,没有贴着什么广告啊,进到店里一问,才知道是妈路过时与店员闲聊,发现有出租的意向。我找到房东,房东对我妈印象深刻,说那店面本是单位做福利用的,安排家属工卖些东西赚口饭吃,公家的事就是这样,虽然入不敷出,也是放任不理。房东被我妈的热情所感动,想想每月收个 600元房租也好过贴钱,就答应出租了。我的小店又开张了,想起妈走在街上都还想着我的事——好可爱的妈妈。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P KENNY ,你害得我好累,杂志社的小编们原来这么辛苦啊。原想随便写写,做个交待,怎知一发不可收拾。我应该学着如何言简意赅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