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母亲  
作者:伊依 小小草


在车门口和母亲挥手告别转过身,马上有一股浓厚刺鼻的气味呛得我几乎作呕,抬起头,看见站在我身边的是一位40多岁蓬头垢面的女人,目光有些呆滞,在这样32度的酷暑里,她竟然披了件不知道从哪里拾来的已看不出原来本色的长毛外套,这刺鼻的味道就是从她身上发出的,我看见她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位穿吊带裙的时髦女郎,正用手捂着鼻子,半个脸已扭向窗外,眼里装满了厌恶与不屑。而我,很为那个女人感到难过和凄凉。车子在下一站停下来的时候,座位上的着的女人站起来准备下车,这时我看见那个呆滞的女人用手拍一拍她身旁的男孩,再指指座位示意他坐下,那个看上去比她还高出半头的男孩应该是她的儿子吧,反过来示意她坐,而她坚持不肯,最终还是她自己仍然站在那里,站在儿子的座位旁,站在别人鄙遗和蔑视目光中。。。。。那一刻我被深深感动,为这个智弱的哑母亲本能的母爱,母爱,多么让人肃然起敬啊。
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此刻她正走在返家的路上吧?参加工作以后由于单位离家远,所以我回家的次数不是很多,每次回家,母亲除了问寒问暖并给我带足我喜欢吃的食物外,一定坚持到车站送我,母亲说只有她亲眼看我上了车,亲眼看见车子启动她的心才能踏实,我实在说服不了她,这个习惯便一直保留下来,在母亲眼里我也许还是个小孩子,其实母亲不知道,每次上车后看到她的身影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我心里都很难过,母亲年岁大了,而我却无以回报她,反倒让她牵挂与担心。 我的母亲没有太多的文化,她的身上却几乎凝聚着中国妇女所有的美德。
母亲通情达理,温柔而善良,她嫁给父亲时才刚满17岁,婚后随父亲从老家河北来到了那时候还很荒凉的东北,并且赶上了62年自然灾害,在土豆都贵到1元钱一个的日子里,母亲把自己的嫁妆都变卖换成了父亲桌上的饭菜,而她自己的腿却因严重缺乏营养而变得浮肿,母亲不顾自己6个月的身孕仍坚持上班,结果她流了产,伤心过后她马上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继续工作,丝毫没有怨言。等到后来家里的日子宽裕一些,母亲又把与父亲同父异母、已近婚龄却无钱娶亲的小叔接到了我们家,小叔结婚的时候我已经懂事了,我清楚的记得母亲把家里的大间装饰成新房把小婶娶进了门,那一次母亲花光了她和父亲所有的积蓄,奶奶握着她的手感动得热泪盈眶时,她只是说这是做嫂子份内的事啊。
母亲心灵手巧,她打的毛衣在我们这一带几乎无人能比,母亲能在一周内打出一件工艺品般的毛衣,针码细密而工整,图案惟妙惟肖,小时候我身上的小毛衣总是惹来小朋友们羡慕的目光,美丽的图案夹着母亲深切的关爱,有时候是一只光彩夺目的孔雀,有时候是一群温顺乖巧的小猫,有时候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百荷,都是我炫耀的资本呢。去年冬天母亲为我和小弟同时打了一件图案相同颜色不同的毛衣,结果被我的好几个男同学一起看中,一位男生把小弟那件连唬带蒙地骗去穿在自己身上喜欢得不得了,害得妈妈不得不重新为小弟打了一件。母亲还是厨房里的好手,她总能让家里的餐桌上色香味俱全,我的朋友每次聚会后总会有人提议:“走,去依家吃饭吧。“,而天生瘦弱的我几乎成了母亲永远的遗憾,“为什么我自己的女儿我就养不胖呢?“她常说,于是我总是笑嘻嘻地告诉母亲“我是天手精瘦型的嘛,她们都对我的苗条羡慕得不得了呢。
“ 母亲乐观向上,我常常从她的歌声里听到她对生活的热爱,母亲的声音婉转而悠扬,一首<<洪湖水浪打浪>>几乎可以让我想像得出她年轻时梳着长长的辫子神采飞扬的样子,而那种情文并茂的<<南泥湾>>又让我感受到了她对于家乡的向往与对怀念。母亲喜欢听我唱歌,凡是与母亲有关的歌我都学下来唱给她听,那首<<烛光中的妈妈>>我已经给她唱了无数次,每一次我都看见母亲欣慰的微笑和含在眼睛里的泪光。
母亲一直鼓励我们遇到困难要坚强,要不断充实自己,做一个无愧于自己的人,无愧于社会的人,我很感激母亲,我从她那里继承了许多性格优点,不悲观,不放纵自己,坚强而宽容,我懂得尊重别人,理解别人,所以虽然我算不上漂亮的女孩,但我走到哪里都会有许多朋友。这是母亲给我的最宝贵的财富。
母亲是平凡的又是伟大的,她的爱如一条河,缓缓地在我心间轻轻流动,哺育着我,滋润着我;又如一盏灯,照亮了我走过的每一条路,指引着我走向漫漫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