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论谈诗情
作者:莫言败


因为很空,痴迷了上网。开始,关注时事多一些,主要是浏览, 看看新闻和笑话什么的,游戏之类很少介入,没有去想网上还是个读 书吟诗的好地方呢。即便如此,也足以让我乐此不疲。渐渐的,冰冷 冷的机器有点让人牵挂,哪一日不上网,就会觉得缺点什么。 是球迷,就要关心足球。世界杯女足赛期间,常去chinafootball 网站,那里翠鲜点评的贴子写得特棒,光是题目就美得不得了。印象 最深的是一个叫漓江烟雨的网友写下《羞答答的玫瑰静俏悄地开》一 文,还有其他网友写的诸如《嫣然一笑,绿茵流金》,等等,行云流 水如散文诗一般。 再后来学着下载小说看。放学以后,读网上小说,看得天昏地暗。 黄金书屋、藏书阁、书香四溢、白云书屋……成了我留连忘返的好去 处。囫囵吞枣地读着读着,仿佛又回到了如饥似渴的少年时代。端坐 在键盘前,听不到窗外车水马龙的喧嚣,也不知天色变化,忘记了时 间,也忘记了忧愁和烦恼。读得久了,恍惚间竟有了儿时贪看小人书 时的那种感觉,犹如妈妈在耳边轻声招唤;隐约间还会觉得有支叫不 上名字的旋律萦绕回旋,一如星斗满天的夏夜虫儿在低吟浅唱。 本来看过好莱坞电影《网络情缘》的剧情介绍,却没太在意。直 到有一天,读了一篇网络美文,名字好象是叫《网上的爱》。文中以 一个女孩的口吻娓娓道来,讲述了与聊天网友的一段感情纠葛。读罢, 感慨良多,没想到游戏式的网上聊天,竟能引发这样大的心灵波澜。 很自然地萌生了看一看,聊一聊的念头。 聊天室里不全是美丽的故事。刚入聊天室的时候,苯手苯脚,聊 友不耐烦:“太慢太慢”,也许还会重重地打上一行“咳!!!”。 代号类似笔名实如一付面具,代号名起的怎样,关系到你的“人缘”。 聊天室是虚拟的思想社会,总的说来还是男多女少,因而起女孩名的 格外抢手。于是,就有许多冒名顶替、男扮女装之徒,充斥于各式各 样的聊天室之中。聊友的代号可以说是穷天下之神思、极人间之大全, 或朦胧或玄虚或土气,有俗有雅,五花八门。比较起来,我喜欢“剑 魄琴心”、“听雨轩”、“美人松”、“酒旗风”之类的,诗情画意, 令人愉悦。 远离现实的超凡脱俗使得好多聊天室人满为患,就是五更半夜也 有人谈兴甚浓。聊虫多数是三十岁以下的新生代,话题飘忽不定,打 完招呼之后,一般的程式要问:在何地?多大?是男是女?是否是学 生?云云。有时和你聊着聊着,忽然作吃惊状地问:“你是女的吧?” 叫人哭笑不得。有网友问我:家住那里?答曰: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再答: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然后偷着乐,接着 打上一串“哈哈哈……”对方毫不示弱:要问我恨你有多深?月亮代 表我的心。而后说:明明白白我的心,可惜一份真感情! 秋冬时节的一天夜里,因没有暖气,冷得无法入睡,就找了一个 聊天室。 “夜阑人静谈兴浓,谁人和我聊一声?银线迢迢千万里,任从东 西南北风。”无人理睬。 “漫漫秋夜长,烈烈北风凉。辗转不成寐,披衣起彷徨。”我自 言自语道。 “嗬,谁写的?”一位叫天下有雪网友应声道。 “你猜猜看。” “有建安风骨。”天下有雪说。 “哦”,我为之一震。“好厉害!” “说说你的情况吧,为何这样晚还聊?”对方很亲切,是个老手。…… “海上生明月。”他说。 “天涯共此时。”我答。 “情人怨遥夜。” “竟夕起相思。” “看来你的感觉蛮不错嘛。”他调侃道。“你还是自己作首诗吧。” 天下有雪向我建议。 “窗外车声隆,斗室寒意浓。相隔一万里,有幸会嘉朋。” “哗……我鼓掌!” “再来一个。” 我受到鼓舞,打出:“阳关万里道,不见一人归。萧萧红叶落, 悠悠南雁飞。” “哇,好!”他欢呼,随后又说“悲点,我可是乐观的人。”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黑字在刷屏。”看来他很快活。“再作 一首吧”……“不急噢”,一付不依不饶的口吻。 “寒夜难眠遇知音,指间流歌共倾听。问君窗外星几许?阳光灿 烂照我心。”不禁吓了一跳,我很吃惊自己竟能诗兴勃发,文思泉涌。 “啊!我感动得直想哭”,“你简直是李白在世了。”他不遗余 力的恭维我。 天哪,一霎那间,竟然升腾起一种热恋时的感觉,说不清,道不 明的。受人褒奖总是件快乐的事啊,不觉飘飘然。 兴致勃勃,还想写一段。正陶醉间,他说:“太困了,我想走, 可以吗?”接着闪出“再见”两字。片刻,屏幕上提示天下有雪已离 开xx秒的字样。 我目瞪口呆,恍若梦中。只有寒彻周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思肘半晌,似乎明白了今天的和昨天的网上的故事,以及美丽和 不美丽的情节。网络象孩子的橡皮筋,拉近了距离,也拉远了距离。 网络象雾象雨又象风,神奇不可测。 孤独和离别也是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