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在现实的城市冥想
作者:莫言败



在城市里我们也许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但谈论到城市,我们却十足一副主人模样。张楚在《爱情》里有句歌词,多年来(六年了)我一直以为经典:“你说这个城市很脏,我觉得你挺有思想。”对于我们的城市,我们评头品足,并处处闪烁着不朽的“思想”。

王小波很精辟。他说,我们都有一愿望,就是盼天上掉下一个大磨坊,把别人都压在磨坊底下,而自己正好留在磨坊眼里。 对于城市这种毁灭性的臆想,可能存在于许多认为城市很脏的“思想者”的潜意识里。我就常犯这种“城市毁灭臆想症”,不过我比王小波所说的那种人更彻底也更公平一些,我有时希望掉下来的磨坊是没有磨眼的!

当我每天一大清早使上吃奶力气挤上一辆姗姗来迟的公共汽车,喝着伪劣的罐装牛奶,匆忙赶往单位打卡画押又要算计如何博取领导欢心,如何提防同僚的明枪暗剑;等到华灯初上,拖着疲惫的躯体回到拥挤不堪的家,却在临睡前又发现自己已被扒时,我对没有磨眼的磨坊的渴 望就强烈过在有生之年遨游太空的愿望! 对于我们的城市,我们的不满可能大大超过我们对她的热爱,然而对幸福的固执的幻想使我们对别的城市充满热情的向往,这种向往鼓励我们去创造米兰.昆德拉所说的“生活在别处”的理想,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