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城市的月亮
作者:莫言败



终于还是从宿州赶了回来,在南京过的中秋。

终于发现,城市的月亮和乡村的月亮之间的不同。

在钢筋水泥的森林中,城市的月亮显得很是局促,她没有乡村的月亮那样大气。她不会有“星垂
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壮观;也不会有“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的气派,城市的月在
乡村的月面前反而成了没见过世面的村姑。

在霓虹闪烁的氤氲之中,城市的月也显得乏而单调,她没有乡村的月亮那样多情。月自古以来就
是高山与大川、萤火蛙鸣相连的,有着浓浓的乡土气,不管是夏日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
蝉”,还是秋日的“峨眉山月”,春天的“一树梨花一溪月”,与我们的城市都越来越远了。即使是
公认的最有富贵气象的咏月名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溏淡淡风”也与我们的城市相去甚远。至
于“舞底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虽是城市生活的写照,却并非咏月,月亮只不过起了铜壶滴
漏的作用罢了。

城市人非不爱月,然而不少城市人闭门推出窗前月,是因为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邻楼人
的视线里。何况庭中步月对许多人是奢侈,因为没有自己的庭院;楼台玩月最佳处应是顶楼没有封闭
的阳台,而且前面没有其它的楼宇遮挡视野,能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加之城市的空气污染严重,能
见度较低,明月不明,缺乏相应的美感,很容易让人想起《围城》里的句子:月亮像孕妇白白的肚皮
贴在天上。于是城市人和城市的月便不免隔阂起来。城市的月注定是悲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