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我的千年宣言:躲开点,别烦我!!!
作者:胖新


(一) 世纪末的最后一个晚上。 人们总是显得很快活。据说几个小时后,人类又要跨入一个千禧年了,到处是欢歌笑语,充满了喜庆的气氛。但快活是他们的,偶尔响起的一两首忧伤的曲子,那才是我的知音。 再给莹莹打一个传呼?我想,也许这会儿她需要我。 这两天我已经给她打了好几个传呼了,她都没有回。平安夜那天,我给她送圣诞礼物,她没有收下,于是我发了几句牢骚。在那之后,她就不大理我了。但是,我听说今晚她们公司有个Party, 也许要玩得很迟,她一向不敢一个人回家的,或许这会儿她需要我,哪怕只是一会儿...... 但这次,她还是没回我传呼。 街市依然热闹,但我的心灵已开始荒凉。人们在欢呼、在等待着新千年的到来,而我却觉得有点慌,我真的不希望把我和她之间的隔阂带入新世纪呀!我多想,在这个世纪末的晚上的某一个时刻,她回了我传呼,然后对我说:“胖胖新,送我回家吧!” 路边的街灯欢快的闪烁个不停,但在我眼里却是模糊的。我知道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回家。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我收到了她的一封Email,上面写着: “躲开点,别烦我!!!” (二) 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女孩——雪。 这是三年前的事了吧?那时,雪大学刚毕业,在找工作。遇上点麻烦,所以心情总是不好。而我也暗恋着雪已经三年多了。于是,那些日子,我每天都给她打电话,陪她聊聊天,想想办法,给她一点鼓励。开始,她也能和我一起分享她的烦恼,然而渐渐的,她似乎开始有些不太习惯我的这种热情了,有一次她警觉的问我:“你怎么比我还着急呀?” 我说:“因为我关心你、在乎你呀!” 她无语...... 终于有一天,雪被告之她的那个工作彻底泡汤了。于是,那天她的心情糟透了。而我并不知情,照例给她打了电话。她接了电话,一听到是我,顿时怒不可遏: “怎么又是你!!!躲开点,别烦我!!!” 当时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我黯然的挂断了电话。我想了很久,终于写下了这样的一封信: “雪:无论你怎样伤害我的感情,我都不会怪你的。但你不能伤害我自尊啊!” 那天晚上我找了朋友去喝酒。我喝了很多,白酒、红酒、或者啤酒,能喝的我都喝了。喝完了我就吐,直到吐出了点血丝来。朋友吓坏了,急忙送我上医院。医生的诊断是:食道膜因收缩过度破裂。 掉了两瓶点滴,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到家后,父亲告诉我,有个女孩曾多次打电话给找,并且一直打听我的病情。我知道一定是雪!那时,我多想告诉她,其实我已经原谅她了!但我终于没有那个勇气了。 两天后,我回到了厦门继续我的学业。从此,我再也没和她联络了。 就这样,又过一年半。 回到福州后,在一次同学的小型聚会上,我又看到了雪。当时,我还是没有和她说话,只是礼节性的点了一下头。而在那次聚会上,我们俩几乎都一言不发。 第二天晚上,她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我记得她几乎是哭着对我说: “你知道吗?你让我整整难受了一年半......” 那时我很想告诉她,其实第二天我就原谅她了...... 后来我听说,我走后不久,她就找到工作了。然而她紧跟着也大病了一场,整整休息了半年多,有一个她的男同事也照顾了她半年多;再后来,她就成了他的新娘...... 这一切,事先我都不知道。 (三) “躲开点,别烦我!!!” 这就是莹莹世纪末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真的还没准备好去接受这句话。但我已经准备好了几本挂历让她挑选,这是她说过要的;我又买好了几碟浪漫爱情片打算借她看,这是她喜欢的;我甚至特地叫了钟点工,把我那套房子彻头彻尾的搞了一篇卫生,因为我很在乎她的那句话“你的房子象猪窝”......因为我在祈祷,同时我也相信,乌云一定会过去的,在新世纪来临之前! 我至今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让她对我有这样的愤怒,但我相信她真的是很愤怒。或许,注定要结束吧?既然这样,就不要把它带到新世纪里了,不如就让它结束在旧的世纪里吧! 于是,我也给她回了封Email: “无论你怎样伤害我的感情,我都不会怪你,但你不能伤害我的自尊呀!因为至少我对你是真诚的。OK,你放心,在新的世纪,没有人再会‘烦’你了!” 写完了这封信,我竟然觉得有些惬意了。是啊,我终于没有把那种隔阂带到了新世纪。一切该留下的,就让它留下吧! 然后,我点上一支烟,泡上一杯白酒,很得意环顾一下洗得干干净净的房子,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着我的新千年......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来了,是好友叫我一起去泡酒巴,共渡千禧年。我大声的告诉他: “躲开点,别烦我!!!” 这就是我的新千年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