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甜蜜蜜的和爱saygoodbye
作者:LL1_J


“黎小军同志”,话一喊出口就让我想起了《来来往往》里的段丽娜和康伟业。有相
似的地方,又有出彩的瞬间,电影看到了一半不由产生了想写一点什么的冲动。

电影,我辛辛苦苦的从上个世纪钟爱到这个世纪,有我想写但是写不了的,如
“花样年华”;有我不想写却无法回避的如“重庆森林”;还有就是被说烂了但是关
键时刻总要拿出来谈谈的“大话西游”。遗憾的是当到了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的
冲动几乎快要消失了,让人释然的是这样的冲动不是事前人为造成的,不象看“星愿”
前被众人渲染气氛而自己不得不努力去配合妄想被感动,各种奇怪的想法,迷茫的质
问一个个跳出来然又一个个无情的被击破。

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很夸张:人的理想到底应该定位何处?李翘从广州去香港
的目的是出人头地,而黎小军只是为了赚钱娶妻,他们都很现实,只是前者定位高了
一些,后者低了一些罢了。回想起小学的时候一次老师问大家理想的时候,除了那些不
知道为什么从小就会夸夸其谈的同学说理想是什么科学家、发明家等等,更多的顽皮的
孩子们选择的是眼中八面威风的司机这个角色,可能他们当时的眼光是狭窄了一点,但
是你不能说他们的当初的选择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就是落伍,同样的,八十年代的出人头
地、赚钱养家拿到这个新世纪放在桌面上谈谈可能离我们要更近一些...

通过各自的努力,李翘有了自己追求的事业,小军终究也赢得美人归,然而此时
此刻他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这就引出了更加不可思议的第二个问题:人
究竟为了什么活着?

可能老早就在研究这个问题并说了一句时兴的名言“我思故我在”的笛卡尔前辈即
使能够长生不老也不一定能得到答案,说到这里,想到“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也许
热血青年们应该合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们嘴里也不用总呐喊着“将爱情进行到底”,
那样广大群众也就不用常常“痛并快乐着”。也许你会说自己的要求不高,只要能赚的
钱够花,活的开开心心就够了,但是这样自己不认为是大话的“大话”说出口,世界的
那一头英特尔总裁也就应该改口称道:不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我们近来备受煎熬的IT
业界人士也就不用每天眼以睁开就扪心自问:今天我CXO了吗?

上面说了那么多废话,人家“甜蜜蜜”毕竟说的是爱情主题,很自然我就要考虑最
后一个问题:究竟爱情需要我们承担多大的责任?

看看周围,网恋的同志是越来越多,用高科技手段作为桥梁伤人或被人伤的同志
数不胜数,今天嚷着要和网友作“第一次亲密接触”,口号是“无知者无畏”,明天就如
斗败的公鸡呜咽:网恋,想说爱你不容易。张曼玉和黎明走红的时候就连好莱坞还没有拍
出网络情缘这样的电影来,他们自然就没有想到短短几年后的今天人们可能这么轻松的
对着空气爱的你死我活。不禁为抱着“借书是恋爱的开始”这样的理念的钱钟书老先生感
到悲哀。从email的互连到今天疯狂的互Q,不知道有多少故且称之为爱情的东西就在小企
鹅的一跳一跳的上线、离线中挣扎、挣扎、再挣扎...

写到这里,离题越来越远,收回思绪的时候竟然已经不能回忆起其它未尽的东西,就此搁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