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感谢男人
余仁


一、 序言 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我们越来越感到孤独?无论你是在校的学生,还是忙碌的上班族;无论你的朋友如云,还是只身孤影。你是不是已经发现,你的心越来越孤寂?你会问: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总是谁也不信,为什么世界总是那么的不公平,为什么总是要发脾气,为什么谁也不理解我的心情。。。。。。 我们都很脆弱,为自己筑起的防线早就使我们学会忘却。当你跌到后爬起来时,你会对自己说,别想了,忘了吧,明天会更好。你把那些伤心的往事深深埋在了心底,随着岁月的流失忘却了吗?多可惜!一个人只有一生,每一段经历都是你特有的,我们为什么要删去我们的特质,而和别人做的一样?我不会。 我想,当初神灵创造人的时候,本意是希望他们单纯。所以,我们只分为男人和女人。但是后来,,由于各种欲望的驱使,人们分化了。女人爱男人,又恨男人,欣赏他们,却又嫉妒他们。她们总是让男人作最难做的工作,又说他们什么也不做;她们深爱他们,却又要他们更爱她们;她们总抱怨男人是无情的,可有时却比男人更加无情。男人,女人,本来就是矛盾的。 作为一个女人,我要感谢男人,是他们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希望,给了我痛苦,教会我如何面对。在我的生命中,就有这样的经历,伤感与热情并存;喜悦和悲哀同在的经历。生活的经历渐渐让我明白,治愈伤口最好的药,莫过于心存感谢。这不仅包含对你有过恩惠的人,同时也包括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人。 当你真正做到时,你真的可以看见一片广阔的天空,一个美好的世界。
感谢父亲
其实,父亲还是很爱我的。 父亲是个外科医生,他的业务是绝对出类拔萃的,打小,他就是我的偶像。我崇拜他,因为他很神奇。 小时侯,我自认为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孩子。在学校,我从不担心受到责备,老师喜欢我,同学崇拜我。其实,我有什么值得崇拜?不外乎成绩好的出奇,能力强的不行。两个字就概括了——“老成”,这就是我对自己的评价。我很傲气。 这样的小孩其实是痛苦的,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他们不得不时时刻刻注重自己的言行,不能做出越轨的事。他们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因为考试时你不能有一次的失误。老师关怀的话就象刀子割开你的皮肤,流出血了,你还的咧着嘴笑。我从不会拍马屁,从不会和任何一个老师有超过师生的“友谊”。我就这样。 对于孩子来说,我正好具备了他们需要的理由。可是,在受到爱戴的同时,我很麻木和空虚。这时,父亲每次都会及时的出现,解救我的“苦难”。学习上,我不懂不会的,他全会。父亲有着一手好字,我时常想什么时候也能写的和他一样。 我的家庭在那时很幸福,所有的人都崇拜我的家,甚至有同学在发育初期爱上我,就是因为我有一个他羡慕的家庭。可笑吗? 那时,一切就是童话,我是公主,掌管着一个美丽的小国家。父亲就是一个忠诚的大丞。 这种骄傲一直延续到高中。这时的我长大了,我开始觉察出家的变化。父亲依然是业务出类拔萃,不同的是,他成为了主任。母亲也当上了办公室经理。于是,一场权利,金钱,爱情,控制欲的战斗开始了。我才发现,原来父亲是那么“聪明”,他做出的事让我不齿,我开始怀疑,开始苦恼,开始觉得上当了。 为什么,当男人在遇到爱的问题时,采取的是暴力,而不是解决问题?父亲的形象在我的印象中已经破碎。我是这样的无助,这样的烦恼。一个失去目标或发现目标不是你所想象的人该是什么样的?母亲一个人被他打出门外,没有一分钱,有的只是决心。一个40岁的女人,在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呢?她不要家,不要钱,一切生活都改变,伴随着她的是什么? 我失望,对于我的父亲,我绝望,对于生活的意义。家庭已经没有概念。亲情已被我树起的防护墙给挡在外。我不能理解并原谅他。我们的关系急剧恶化。。。。。。 直到有一天,当父亲带回一位阿姨的时候,我突然想通了。我还是要感谢父亲,他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勇气,给了我经历,更给了我生活的财富,教会我自立。他也是孤独的,无助的。无论他在意或是无意,他带给我的生命意义已经推广了,是他教会我这么多的概念,让我懂得生活。 我想,也许我还是不能和他恢复到以前的亲密,但是我是心存感谢的,至少我可以坦然的面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