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标 题:网聊--上网偶拾之


记不起来是怎么进聊天室的,也许是一不小心而入的。那天胡乱注册了个网名,就走到了这鬼地方,呵,真热闹!什么儿呀,雪呀五花八门,有好听的,也有凶吧吧的,总之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取个网名也是如此。其实,说鬼地方是不妥的,这儿可都是活生生的人世界。你看那滚动的言语,都带有感情色彩的,它们出自最高级动物的口,就连喜怒哀乐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唯一遗憾的是见不到真面目,看不到他她们做鬼脸激动的模样。不过这样也好啊,不认识就更有神秘感了,何况还有个好处,讲话很自由。总觉得当面聊要约束些,打电话呢还可放开些,而在这里完全可以大胆的说,反正又不熟悉,看他能把你怎样。不过也有遇到铁人的,弄不好告你一状,给网管踢了出去。不用说,我是吃过亏的喽。 这里真不错,没人聊天的时候,可往这儿跑,逮住一个,管他三七二十一,如放鞭炮似的讲了一大通,有时,还真是废寝忘食,聊个没完没了,精神可佳矣,呵呵。但如果不想聊的时候,给人逮住了,可就惨了,狠狠心不理吗,又做不出来,睬他么,又定是个无底洞,没得休息。有时,真后悔不该进来。可世上没有后悔药的。在聊天室,收获最大的是认识了几位大虾,都是些大大网虫。他她们都有各自的个性,我却称之为鬼胎,也许就因为这,我才愿意与其交往。从此,我的时间分配又得重新调整了,花些TIME去他们的网页看看,也算是去做客吧,结果自然是受到热烈的欢迎。我呢,自然也留点纪念品在那儿,也许这就是礼来尚往吧,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很感激聊天的朋友给我带来的欢乐。正当我聊得热火朝天之际,有些不大聊的哥们,却是好心劝我勿沉迷此室,起初的我自然是不听啦,可后来经过辗转反侧,还是觉得有道理。终于在那个无人的夜晚,咬咬牙把代号给注销了,以前泡的分也算是付之东流了,我称之为自杀,若说现在的我呢,是投胎而来的,呵呵,别怕哟,我不照样是人么! 以后的岁月,我就极少聊天,我干么去了呢,还不是继续我的奔波,到处采蜜。偶而也想起老朋友,甚至于是眼泪汪汪地盼见他她们,这时,脚步自然就向聊天室走去了。匆匆地进去,一瞧,都在呢,这儿依旧兴旺,我兴奋得什么话也说不出。然后就是悄悄地走了,不带走任何烦恼。 再以后的网聊呢,我可不知了。。。。让岁月来告诉吧,呵呵!


我们曾有过的心情(都选自论坛)
(1)结束了,一切已成定局。 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很堵。毕竟是真心付出的朋友,怎能舍得放弃?可是当真心也被怀疑,谈话变得累人的时候,又怎能不放弃?再多不舍,再多迷惑,又能怎样,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努力想挽回的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了,不可能回头。 还记得最初的快乐,以及以后的沉重。其实一切早有预兆的,只是不愿面对,不想触及最终的结果,所以一直在忽略和逃避,但终究没能躲过,结束,就在昨天。 是太奢求了吗?一辈子做朋友的想法就那么傻吗?总想在白发苍苍的时候还能和朋友聊天,在各自都儿孙满堂的时候一起回忆快乐的往事,这是不切实际吗? 也许人和人的想法真的不同吧。 写出来,心情好很多。祝好运。
(2) 时间已过去两天了,痛楚的心由经事后的麻木慢慢开始复舒,每一丝每一缕的心痛都无比清淅。我不愿再去想你,但爱过后留下的痕迹,却一再提醒我自己,你已远离我而去……仿佛只剩下我一人,独自在空荡荡的舞台上演戏,那么努力又那么委屈和无助,我想掩面哭泣或者洒泪离去,奈何,生活的舞台并不因此而落幕,即使没有观众,我也得继续演下去。 树头的鸟儿全都飞走了,我的泪水流尽了,天黑了,想你的心化成灰烬了,整个世界都空了。生命的火焰继续麻木的燃烧着,我沉沉地睡去,梦境中,我穿过茫茫地冰冷的人海,突然远远地看到你的影子,但是,可望而不可即,好想醒转过来抓住你的手,可一切的动作都那么的无力,看着你慢慢地远去,泪水早已不可抑止地夺眶而出……梦醒时,发春——是向往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