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越迷生涯之逃学记
作者: 优越

记得从进入高中起,我便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越剧.越剧成了我高中阶段与高考同等重要的大事,当时的越剧是属于再创辉煌时期,除了老一代艺术家外,上海的青年演员还未象今天这样的被认可,浙江的小百花剧团也还没遍地开放,所以,浙江小百花就成了越剧的代名词和象征.那时与小百花相关的内容成了我最为关注的事情,看电视看报也成为了对"越"字的搜寻.一想到茅威涛,何英,何赛飞,董柯娣,方雪雯,邵雁,江瑶,洪英,夏赛丽,俞会珍这些名字就心潮澎湃.不过那时我也有一个问题,并且有好几年都没能很好解决,那就是在写她们的名字时----尤其是五朵金花时,不知该把哪朵放在首位,觉得把任何一朵放在首位都会屈了其余四位。
我所就读的高中是当地最好的一所学校,尽管同城还有一所师专,但当地人还是把我们学校称为是最高的学府,声称只要考入这所中学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大学校门了.但毕竟高考的竞争是激烈的,所以学校抓得特别紧.学生们得早出晚归,晚上还要晚自习,对于我们这些学子来说也都已很习惯了.我似乎能把越剧和学习处理的很好,我的爱好和学业一直和平共处着.
但矛盾终究还是发生了冲突.有两次我的心是如论如何也不能在教室里呆着了,两次都是为了越剧,为了小百花.第一次是小百花带着<五女寿>,<相思曲>,<汉宫怨>等三出戏来义乌演出.尽管都想看,但我深知那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选其一.所以接下去的事情就要在心中做出艰难的选择.一出已看过电影,<汉宫怨>是常能听其中的有些唱段,而且不是原版的(因为茅威涛没来),所以就决定看<相思曲>了,并且是决不能放过的,何况是由方雪雯主演,更是非看不可得的!可是晚上都要上学呀!而且班主任又地出奇地负责.我自己是决不敢去向他请假的。于是就央求母亲帮我请个假,自然是费了很多口舌,最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说:“你不向老师请假,我不仅那个晚上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而且后面几天情绪也会受影响而影响到我的学习:反之如果允许,我会把那几个小时的损失在别的时间补上。”谢天谢地,最终我的母亲找了个理由帮我请了假,并一起与我去看<相思曲>。
第二次是因为电影<唐伯虎>的上演,仍然是晚自习成了拦路虎,这次为了看电影而再求母亲是不现实的也不可能会答应,但茅威涛又怎能放过呢?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逃学,来个挺而走险,冒好学生之大违,不向任何人请假,他们都不会理解得.只要看第一场电影还是能在晚自习下课的时间回家的.尽管看得是那样地忐忑不安.但"吴门春色""宋代哪来摺扇”以及仰天狂笑等几乎整出戏都留下了深记得的印象。多年以后,我得知我丈夫老家徽州,黄山,屯溪老街,歙县牌坊群就是电影的拍摄地,连对他的亲切感也增了几分。
这就是我的两次逃学记,其实上大学后逃课是很习以为常的.但这两次是最有意义的.唉!都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