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发个贴子送给原来的好友们
冷血

心 有 桃 源

  每当我在生活的压力下心灰意冷,特别是在欲望的海洋里挣扎而孤立无助时,我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历史上的陶渊明。生处东晋黑暗势力下百般无奈的他,用自己手中的笔,虚构出一个落英缤纷、其乐融融的世外桃源,心驰神往之余,常常幻想自己的心灵何时亦能芳草起舞,花开满枝。

  遐想之际,我会依稀忆起童年旧事。那时,我家居住在H市部队的一个大院内,在我们家门前屋后的院子里,栽满了桃树。每逢春天,当满院的桃花绽开芬芳的笑脸时,人们恍若一下子步入世外仙境:大红的、金黄的、素白的,粉红的......争相吐艳,灿如云霞,神韵典雅,暗香四溢。大院内的孩子们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放学就聚在桃树下快乐的跳牛皮筋、跳格子、玩捉迷藏、官兵捉强盗......我曾不止一次的倚靠在桃树下恬然入梦,幻想着在未来的某一天,我的理想也会像桃花一样盛开。

  但现代文明的脚步早已踏进了所有的荒蛮之地,何况这片美丽的桃树林?部队领导决定要改善居住条件, 在大院的地基上建造一幢大楼,边上再建一个现代化的篮球场。在我12岁那年,进来了许多民工,将院子里的桃树全都砍了,然后就在那里盖起了楼房。自那以后,那花开满院的桃树和那个倚靠在桃树上入梦的女孩,就尘封在了历史的烟云之中。

  我怀恋桃花,渴望桃源。虽然桃花的品位不如梅兰菊竹,有不少古代文人贬斥桃花。如李白就曾认定,桃花之气所以“生如艳阳质”,乃是因为“偶蒙东风荣”。杜甫更是口诛笔伐,写下过“癫狂柳树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的名句。更有晚唐的周朴,索性视桃花为恃宠而傲、来去匆匆的可悲可怜的角色: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散苔。但古往今来,也有不少歌颂桃花的好诗句。如歌颂革命烈士的:“龙华千古仰高风,烈士生死志未终,墙外桃花墙内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如歌颂爱情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就是此中的绝唱!阳春三月,灼灼桃花摇曳多姿,令人神往。远看如火,如霞,如幻,如画,不仅是大自然最好的贡品,而且给乍暖还寒的春天一种启示,给人们一种温暖、信心、启迪、洒脱面对严寒的精神......

  可是在这日益大城市化的H市,城区的楼房越盖越高,住房的质量越来越满足了现代人的需求,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疏远,相互间的沟通也越来越不容易。因此,我对桃源的憧憬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迫切。每当回味桃花,总有那么一种淡淡的、若隐若现的幽香袭来......

  我渴望以智慧为土壤。以乐观、豁达为阳光雨露,在自己的心田载下一棵棵宽容仁爱之桃树,使人与人之间多一份理解和关爱,营造和谐的氛围。我虽然无力在大地上遍植迷人美丽的桃树,却可以将其种植在心灵深处,让桃花盛开在每一个普通而平凡的日子里,给自己也给别人送去无尽的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