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飞回人间的燕子

  其实,我并不算栖梅居的一员。尽管我希望是并曾一厢情愿的以为是。我是个路人,为了令我着迷的风景停伫脚步。我爱这片风景,无论他的名字是心路花语还是栖梅居;我也曾渴望融入这片风景。我发帖,我跟帖,我学着写诗,但最后还是发现,我始终不能进入这个圈子——我只能在外面看风景。
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把我这外乡人排斥在外了吧;也许是梅居成熟的氛围不该让文学幼稚的我打乱吧;也许是文学的铺垫使梅居门槛太高而我始终无力迈进吧;也许。。。思考的很累。但也许这本来就是我不能想透的呢。
把以前写的一点东西发上,又跟了几帖后,我不想再写什么了。静静看着吧。
玩千年最费时间,但也最有空暇时间。每次开始无聊的挂机,我常做三件事:去宽频看电影,到榕树下武侠天地看小说,排在第一的却是来梅居读帖子。
梅居是淡雅的。
无客的日子,梅居如梦般宁静,伴随着朵朵小雪花,细细品味以前的帖子。似乎,连那文字也在随雪花飘曳着的。有时,忽然来了许多朋友,或浓或淡的留下些文字。大多是不认识的,所以不必跟着说什么;也有以前见过的,却不敢跟着说什么,因为多半该不记得我了。记不记得在我倒也无所谓了,毕竟我不算什么的。
但那次,看到弦歌跟帖上一个名字,我忽然涌起踢上一脚的欲望。这个欲望很强烈,我几乎要破例跟帖了。
拟好的跟帖并没有发出去,因为怕她看到了,又会笑我气量小的。
虽然,很久没再见过她了。


时间如流水般流逝着,转眼就是一年半了。或者也可以说,时间只是过了一年半。
本以为人的回忆可以持续很多年,甚至一生。然而我错了。只是过了一年多,以前发生的种种,回忆只为我留下点点片段,我永远无法将其连缀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就象是石头上划过的印记,过段时间印记就会慢慢黯淡,只有划的重的地方才依然可以辨认。
我的记忆也只剩下一道淡痕了吧?
现代人会很洒脱的说,“把过去作为一种成长经历”。我做不到。
我很想再见她。

并不曾刻意寻过她,只幻想能再遇上她,就象剧中那样,没早一步,也没晚一步,恰恰赶上了。就算什么都不说,笑一笑也好啊。
但我的幻想破灭了。QQ再没见她的头像闪过。每次打开,上面只有四个寂寞的影子。她在里面。
慢慢记起了一些事情。
我起初是没有QQ的,为了她特意在朋友那里打劫了一个。记得上面的好友最多时有九个,她排在第一位的。后来,上面删的只剩下四个了,我本以为永不会再见得到的四个。再后来,朋友一次发信息的失误竟歪打正着,联系到了四人之一的蓝子。那时萧剑才刚刚重开吧。我就想到,她的是不是也还在用着的,只是没碰上?或者是躲着我的?萧剑再开时仍没见她。
曾以为灵狐是她的化身,后来渐渐否认了。我似乎明白了。这次,我永远也不会见到她了。
有时真的很恨她,这么狠心,连回来看一眼都不肯;更多的时候我在想。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工作还好吧?她比我大的,快要嫁人了吧。不知道还会不会记我.....


其实这些话都不该说的。我不想把这些永远埋藏。因为我又要走了。
这次,是两年。
我发誓两年不再上网的,至于为什么,就当作我的秘密吧。
两年,足以埋葬一个网虫了。
所以,这一帖算是
绝笔。




2002。12。20

后:写到这里,我看到窗外的雪花在向我招手了。那是人间的雪花。
而我,终于也要回到人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