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我象那天上的飞花,爱上你!
作者:选歌


-- 发布时间:2001-5-12 21:38:38

累吗?上了一天班的你?我想是很累的吧。我也是!
上班的时候,我给他发了短信,可惜,没有人回应,很简单,他不爱我。下班的时候,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没有人说话,显然,我选的时间不对。
回到了一个不象家的家,满眼是灰暗。屋子的角落到处是藏不住的遗憾,所有的电器都在帮我流泪。一个人,当你一个人走进这样一间屋子的时候,你只会想逃,可是没有一处地方是可以逃往的,你只有承受。
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我曾经为了成全别人下半生的幸福而选择了这个无法后悔的路。到处都没有吃的东西,这就是一个家。爸爸又没有回来吃饭,而自从妈妈发誓不走进这个家以后,家里就没有一天有过吃的东西。
好不容易,我找了,两包方便面,仅有的两包。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事业,钱财,家庭,爱情。更古不变的话题,或者只是为了不饿死!

爸爸回来了,老远我就听见了他的喃喃自语,他又喝醉了。送他回来的是一个女人,原谅我用这样俗气的称呼,而且从此就用这样俗气的称呼来称呼她。因为她是爸爸的女人,是早就潜伏下的祸根。但是,爸爸妈妈的分离,不是为了她。
但是,我仍然不会原谅她。一个女人为什么要让另一个女人伤心?难道她们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吗?爸爸妈妈分居的时候,她就常光顾我这个不成家的家,而我,常常被锁在大门外,连这个唯一可惜栖身的地方也没有。所以,我从来不正眼看她,我看不起她。

爸爸亲手把我房间的门关上了,动作很慢,但是很有力,最后是沉重的闷响。从头到尾,我的眼睛凝视着爸爸的脸,而他始终没有敢看我一眼。那张脸,用极其严肃的表情来掩盖内心无比愧色,用低沉的目光来表达无所谓的心境,这个是应该的吗?呵呵!虚伪正好让他的心遭受打击。门关上了,爸爸消失在我的眼里,消失的不止是他,还有我对他的一点点敬重和一点点关爱。

似乎那个女人早知道我的倔强,或者是根本受不了爸爸的醉后失态,她急者要走。爸爸送她,他趴在窗口,看着那个女人,正如同妈妈出走时,他的模样。借着酒,他大声叫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妈妈说要离婚的那天,他也是喝成这样,也是在窗口,他说要死,要跳楼,他说我是站在妈妈这边的叛逆,应该随妈妈去。可是他终究没有跳下去,因为我想他怕死。
而今天,他大叫着:“于,我爱你!”这个可能就是父辈的誓言,但是这样的誓言又多么的可笑。他当着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女儿的面,而在这个之前,他还求着哪个女人不要离开他,现在又对另一个女人说着这样违心的话,他爱谁?他谁也不爱!

很早以前的人说过,我们家这个房子曾经死过人,丈夫为了离开他的妻子自杀了,爸爸说这个房子不吉利,我也相信,我和我男朋友也就是在这里分开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才最幸福,因为人的满足欲望永远不会有尽头,谁能真正做到随遇而安呢?

如果我是世间一切苦痛的终点,那我愿意承受这些不幸,让每个人快乐。如果注定我是天降的孤星,那我愿意一个人为所有我爱的人祝福,要他们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对我说,他的幸福就是永远和我在一起,我愿意这样的感情义无返顾,让他得到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