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心情无助(请和我做一辈子的朋友,好吗?)
星晴飞扬


夜的困倦,蜷缩在床上一整天,来不及打理头发,痴迷的上网,寻找一些散落在网络上感人的文章。是的,现在过了子时,我上下眼皮相互吸引,而我却还在强忍着倦意,飘在网上,我是在等一个人,一个在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难道是我的执著令我强睁双眼,顽固的霸占着电脑不肯上床睡觉?不,我只是舍不得下网,我怕我一下网,等的那个人就会上网,那我会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仿佛深夜寒冬等待流星雨却禁不住寒冷而终究错过那浪漫的一刹那般,我懂我会后悔,虽然他还不曾出现。

会难过嘛?不会,只是会彻底的失望,却还在做着垂死的挣扎,抱着一丝不太确定的期望,期望他可以跳到眼前,我便可以真的丢掉一切上床睡觉。我会笑,梦里笑到天亮。

耳边传来的依旧是那晚他唱的歌,深情的歌声打动了我的心,一不留神眼泪划落,庆幸灯光的阴暗,害怕被人瞧见我这脆弱的一面,害怕被爱人询问,更害怕他瞧出我对他还有感情,我多么的想要逃离,离开这个喧哗的城市,因为我讨厌这个城市对我的冷漠,我像路边的一块小石头,默默无助的望着经过自己身边的人。

他终于没有来,我失望,最终闭起眼睛,我只是想立刻出现在第二天,因为我可以在工作的时候见到他。我喜欢他对我微笑,喜欢他叫我萍,喜欢听他说话,我再阴暗的天空也会突然变的晴朗,可是这一切他了解嘛?我很矛盾,因为我担心他不知道我这份真感情,也担心他知道,担心他会瞧不起我,看轻我。所以我宁愿说不出口一切,让心里留下他的影子。

别爱我,如果只是寂寞,如果不会很久, 如果没有停泊的把握。别爱我,不要给我借口,不要让我软弱,别再把我推向海市蜃楼。

我懂,或许你是唱给另一个人听吧,因为我懂你不会爱我,但请原谅我的自作多情,我甘愿这是唱给我听的,愿把梦做的凄惨中有淡淡的红。不愿谁来敲碎,谁来打破。于是我沉默,装无所谓,甘愿与你做个天长地久的朋友。呵,我的自嘲迫使我落泪。

雨前,我堕落成一个骗子,堕落成一个失败的骗子,我走时最后在QQ留言:嘿,聪明的悟空。你在睡觉吧,我没有勇气来上QQ啦,因为我被你给揭穿了。很没面子也很尴尬,没的混了我。所以来跟你道个别。

人总是会变的,但是你千万不要变呀,我低调得很那,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所以我终于决定放弃你了,我会永远留在你的QQ里不被拉入黑名单或者拖进陌生人里吗?

我也觉得自己很失败,骗子这行不适合我,我很给他们丢脸,所以我洗手不干了,但是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吧,不过呢我说了很多假话想你会笑话我,也会觉得我很虚伪。

不过我也成功了,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没想错的,这就够了,想到这里就会很开心了,但是你不要把什么想法都憋在肚子里,我知道你一直是这样走过来的,朋友是要彼此分担忧愁的。

悟空,我们是朋友的对嘛?呵,告诉你我养的小金鱼刚才死掉了,我很难过,如果你真的是悟空就好了,就去天堂找它回来陪我好了。

本来是想可以在这里跟你做个知心的朋友,不过悟空火眼金精识破了骗子呀,但是悟空相信我没别的意思,真的。还有一句特别想亲口对你说的话就是我好喜欢你呀!你会不会有一点点点点的感动呢?

那么说再见吧,网络真好,但是如果你是网络白痴就好了,是在偷看我的IP嘛?如果你是网络白痴我就不会被你识破,就可以和你在网上做个好朋友了。悟空,我走了,如果喜欢这个QQ把他送你了,密码是*******。

记住,这可是天机不可以泄漏呀,否则你会比天彭元帅的下场还要惨!悟空,亲亲再见啦!你的师傅唐僧。

我含泪下线,从此不再开此QQ,我以为逃离了QQ就逃离了一切,我对自己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一些事情是想忘也忘不掉的,结果等待的就是悲伤,碧水一连天,叫我如何忘掉?结果他第二天见我,提起碧水连天,提起我最不想听见的字眼,我恨不得钻进地中,只是他的微笑让我不舍,总是害怕那是最后一次与他说话。

我依赖上他,72变,我记得他说过的人会变,要看身边的人,他说他是悟空,悟空72变要看身边的唐僧,所以我愿意做唐僧,做那个善良的执著的老实人,但愿一切都不曾变,一切都不会变。

云在天空雷声闹轰轰 亲爱的你 再见了
回忆的风吹的心好痛 路在等我 第一步好难走
你没有掉眼泪 你拿一封信交给我 小声的对我说 别让风把往事吹走 你越走越远了
在乌云密布的时候 我似乎听见你 大声喊着要永远爱我
别说别开口 我懂你想说什么 回不去从前 到不了以后 我在做什么
别说说再多 其实你也没把握 那一封信里 你只有写着 你该回去了
回不去从前 到不了以后 我该做什么

温文尔雅的男子,深情的目光,令我着迷,原谅我做的一切,请与我做一辈子的朋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过后,你我依旧! 如你所说将来来看我和他的孩子,我一定烧一桌好菜等你。

文/星晴飞扬
200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