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生日
星晴飞扬

小时候喜欢过生日,不懂得生日的含义,只晓得生日那天可以吃到奶油蛋糕,而那时候能吃到蛋糕简直就是一种梦寐以求的事情.结果为了能吃蛋糕而盼着过生日,我想并不只有我一人如此.自长到16岁以后,我不再喜欢过生日,反而害怕生日的到来,因为害怕长大.尽管如此每年的生日却依然过的热热闹闹,大小礼物不少,饭桌上的奶油蛋糕也做的更精致更美味,就这样不知不觉十九个年头过去了.

如今,大街小巷上随处可见装潢华丽的蛋糕房,只要隔窗望去,便是琳琅满目的可口蛋糕,逼的人暗流口水,腿脚情不自禁的往店里迈,只要兜中还有几个铜板就绝对不会吝啬奉献出来,换来行色俱全的蛋糕来不及欣赏就一口吞下.尽美味回荡在五脏六腑中.那叫一个美!

人变得发福,拿起16岁照片,17岁照片,18岁照片对比,一年比一年看着笨拙.原来除了我长大了以外,生活的提高,蛋糕也就想吃就吃,结果生日似乎每日都过,也有时候一日过几次生日,小时候那种对每年只有一次生日的渴望变得遥远,再吃生日蛋糕时也并不觉得惊喜可言.

日复一日,时复一时,再可口的蛋糕随着频繁的享受也变得无味.却突然怀念起年幼时的生日场面.

因我生在寒冬父母发薪之日,爸爸妈妈为我买了一个圆圆的两层的蛋糕,它是那样的与众不同,虽然并没有现在这样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图案,却在正中间用红色的有些透明的食用色素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大字.爸爸妈妈慈祥的笑容,甜甜的蛋糕,几碗香喷喷的长寿面,令我记忆犹新,仿佛昨天.遗憾的是当时没有留下片张照片可以留念,曾经那一年唯有一天幸福日子,只有靠着回忆反复放映.

转眼间,寒冬逝去,树枝上的嫩芽也忍不住探出头来.南方的燕子归回北方的家中,湖上的冰开始溶化偶然可见成双成对的绿头鸭在水上嬉戏,这无一例不表示春的到来.春日情韵,和谐的阳光普照大地,春风微抚脸庞,春来了,意味着妈妈的生日要到了.

曾几何时,我盼着过生日实际上是盼着吃蛋糕,害怕过生日是害怕长大,却从未想过养育我的父母亲,即使偶然的想起,也淡忘在365天中.当我小时候盼着生日吃蛋糕的时候,当我青春期躁动时害怕过生日长大的时候,爸爸,妈妈,您们是怎样的心情?也许只有我成为真正的母亲才可以用文字描绘出来,只是尚未成熟的我懂,真的懂!

去年10月,我从上旬就开始念叨爸爸的生日,却不知怎的到了生日那天却被我忘的精光,直到很晚很晚妈妈你对我说今天是你爸爸的生日,还不对你爸爸说生日快乐?妈妈微笑着说,我一下子茫然,借着电视银屏上的光亮看着慈祥的爸爸,一下子发现爸爸老了,他再不如从前那样可以将我抱起来举起很高,我便走去搂住爸爸的肩膀,我的长大也可以完全包容爸爸宽阔的肩膀,结果这样心头一紧,鼻子一酸,热泪夺眶而出.

别看我能言会道,能说会写,自己知道其实自己真的是一个不善表达感情的人,特别害怕看到感人的场面,更不要说身处其中了,倘若让我选择我宁愿选择在残酷的寒冬中独立,因为我不知道如何控制泪水,只怕它会一泻如柱,感染到周围的人.所以我尽可能的营造出不太紧张的气氛,也许爸爸并不知道我搂着他时候的想法,那就更不会知道我的哭泣,也许当我离开他时,他在黑暗中看见我微红的眼眶.只是无论怎样,我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想起一些事情,每每想到一些零碎的事情,我都被爸爸妈妈伟大无私的爱所感动.也许说来你会嘲笑,我长了这么大又生于北京,在生活还算富裕的情况下从来没有吃过披萨,当然我个人对披萨也没有小时候对奶油蛋糕般浓厚的兴趣,因为这种犹如发面饼一样的东西对我来说也就那么回事,算是生活中可有可无的.

我不曾尝过,爸爸妈妈更不曾尝过,因为必胜客这种奢侈的消费对他们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然而一段时间北京却刮起意大利旋风,尤其是披萨,黄金时间随便拨个频道都能看见关于披萨的广告.那应该是美味的,可以和妈妈做的发面饼媲美的.只是它也是昂贵的,高出妈妈做的发面饼成本的.

老实说,面对那些美食,对于我这样以食为天的中国人来说哪有不动心的?只不过我绝对不是追随流行之风的孩子,想吃是想吃,只有计划没有行动.

爸爸妈妈虽然不留意外面世界流行什么,却也知道人间有披萨这一美味,在他们的意识里,也许认为凡是叫"披萨"的东西就都是意大利原味的,他们当然也粗略的知道披萨就是把洋葱呀,火腿呀,番茄呀撒在发面饼上的外国饼.

爸爸善良的本性时露憨厚,那也是将我深深的感动,有一天,我午睡醒来,揉着朦胧的双眼走出自己卧室,爸爸站在客厅招呼我让我来吃披萨,他说是刚买的,还热乎着呢.

我一听有披萨吃既然睡意全无,看着圆桌上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里放着一个跟糕点一样的东西,想到这也许就是爸爸说的"披萨",我走过去打开盒子闻了闻,还挺香的,就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下,以为肯定是美味,结果入口后才发觉不是滋味,真难吃,我端详着它,上面有洋葱,也有番茄,我知道了,这是一个人造披萨,就是不是地道的匹萨,味道当然不好了,但是我没有皱眉头,因为我看见爸爸正望着我,像是期待着我尝到美味后露出的微笑或者一声好吃的赞美.

爸爸的爱一点不差的融进我的心里,我突然发现嘴里嚼着的匹萨是那样的美味,尽管它有着怪怪的味道,我还是大口大口的吞下,嘴上对它赞不绝口.我撒了个谎,但爸爸,请原谅,这个你永远不会察觉的谎言正是女儿被你深深的感动下才撒下的善意的谎言.

这件事情其实也过了好久,也许久的连我爸爸都想不起来了,每次走进蛋糕房,坐在里边品尝蛋糕也会想起这件事情.爸爸的爱伟大的爱呀叫我如何可以忘怀?我怎样做才可以报答爸爸妈妈对我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那次我给爸爸补过了生日,用当时身上所有的钱为爸爸订做了一个冰淇淋蛋糕,为妈妈买了一条真丝围巾.那次最想看到的,就是爸爸吃一口我买的生日蛋糕,忆起小时候爸爸买回蛋糕点蜡烛的情景,我发觉我已经长大.我也知道这远远不够爸爸妈妈对我的爱,只是在成长的路途中用我自己劳动挣的钱尽一点孝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日,谁可以忘记自己的生日而记得他人的呢?我想只有父母.现在我19岁的生日已经过了,蛋糕已经不够吸引我,也不再害怕长大,好像一切都变得那么自然那么平静,我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日有多重要,也不再刻意的念叨父母的生日,只是那些因为爱而刻骨铭心的日子已经深深扎入我心上.

春日已到,万物苏醒,我一日日的长大成熟.在这今后的每一天,爸爸妈妈脸上平添皱纹,我只想好好的生活,努力的挣钱提高家里的生活水平,祝愿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在这里,在哪里,在我无时无刻的思念里.我为我可以生活在如此幸福的家庭里,有那样深爱我的父母而感到自豪.而此刻我深深的祝愿我的爸爸妈妈幸福平安!

文/星晴飞扬
2003.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