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相望无声
吴赖

知道五泄这个地方有些年月了,以前居浙江老家时,从家出发到五泄不过几十里地而已,但却一直未曾得去。想来人都有这舍近取远的毛病。这几年南下北上的迂回,有机会游山水,那些所谓的名山名水,风景名胜到是去了不少,然近在眼面的五泄却一直没去,之后迁居北京,五泄便离得远了。
居北京久了,几月前出差去温州,途中路过故居,在家停留了几天,因其中有些琐事缠身,甚感烦琐,突然想起五泄,就决定去走走。其实我平常心情不好时,都不是走的甚远的,时常也就是选一傍晚,找西山荒僻处坐至星出,被清风一洗,心内便澄明不少。那时突想去五泄走走,想来是过不了几日便要回北京,不知何年马月才会再有这一机会吧,俗话说走过、路过还是不要错过了。
那天,下午才进的山,一个人慢慢走,慢慢听树上的鸟鸣,路上没有什么游人,静极时对山狠狠喊一声,像是把胸中的烦琐吐出,吸入绿绿的山岚,清爽痛快。
那时正是江南梅雨时节,水有些急迫,站得久了,听着瀑布泻下发出金属般的声音,意觉得滚滚而去的时间与自已没关系,一任流泻,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止不住心内的宁静越来越深下去,在偶尔的几个游人走了后,水的声音更大更丰沛。一片片的凉气扑过来,雾一般的潮气已将一切浸透。
转身下山,水声没有一丝的改变,想来日夜都如此吧,不会改变,不会为了什么,为了谁而改变的吧。
决定在山中住一夜,等到天暗下,先是那些藏满了小径的林子,浓黑的闭紧了,浅浅地走进去,感觉树林里已是极黑的夜,一下子觉得黑夜不是从天上覆盖下来的,像是从地上长起来的。
退出来时,四围的山悄悄拢过来,夜空无云,两三点星在山峰左右,有一颗亮亮的,像是近至山腰。
就坐在一小桥上,呆呆地看那颗星,呼吸着山林中松驰下来的清泠。那星越看越近,像是穿过了你的头发,轻抚你的周身。再看时就觉得它是亿万年等在这里要与你相望的眼。
再没有这种持久的对望能使人清澈的了。就看着,这样看着,几乎流出泪来。
坐久了,山气从身体中穿流,唯一的水无声而过,闭上眼晴,世界在心中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