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枕着文字入睡
星晴飞扬

  我是不善于在白天写出文字的。每每的结果也总是写了划掉,然后又重写,又划掉。宛若孩提时用粉笔在地上划圆,却怎么也划不出个可心的完美。
五月,城市还是灰色的基调。心思细腻得如同失水的干花,只轻轻一触,所有的感伤花瓣般的黯然跌落。只留下孤独而丑陋的蕊,懒懒的立着。
突然间就感到了疲惫,这时的我是极需要安静的。没有音乐,没有笑语,没有一切的打扰,静静的一个人坐着或更惬意的躺着,慢慢梳理发间丝丝凌乱的文字。可是,这些在白天来说,是极为奢侈的,我只能穿过和同事闲聊的话题或偶尔的忙碌,一次次计算时针老态的步伐。
喜欢夜。穿着碎花的裙子,蓝色带卡通的拖鞋,松松的挽起头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沏一杯清茶置于桌,然后,打开电脑,一头钻进文字的世界,喜怒哀乐去了。
很多的夜里,都是这样度过的。当辉在外忙于工作或朋友间的应酬时,我安静的在家里,连接,上网。手指轻轻敲击键盘,将空白的文档用我敏感而细腻的心情填满。然后,保存或删除。
他其实是喜欢我的文字的。从前的日子里,每每写出一些随感,他一定是我的读者。我写我们的生活,写他给我的关爱,感动。然后,像个孩子般的要求他细细的看来,从文字中读懂到我的深情。那时的我就坐在他的身边,微微的依着,他专注而轻快的扫过我的文字,偶尔用宽厚的大手轻柔的拈着我纤细的手指。然后,我们相视而笑。我们就像单纯的孩子,明明就是一些极其琐碎平常的事情,我还是欢喜且用心的把它写出来,然后,他就一次次的被感动了。
前几日看了丁玲女士的一篇散文。名为,不算情书。其中几句是这样写的:我不否认,我是爱他的。不过,我们开始,那时我们真的太小,我们像一切小孩般用爱情做游戏。我们制造出一些苦恼,我们非常高兴的玩在一起了。我们什么也不怕,也不想,我们日里牵着手一块玩,夜里抱着一块睡。我们不想一切俗事,我们真似是神话中的孩子般过了一阵。后来,才慢慢落到实际里,才看出我们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是被一般人看作夫妻关系的。
其实,收信人是另一未知名的男子,而非与之简单相爱,厮守的男子。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能完全回到实际中来。还像个孩子般的撒娇,还任性而霸道的对他。对于朋友,是宽容的。对于,爱人因为爱,所以显得过于苛刻了。总想寻求更多的温暖,呵护,疼爱。
所以,很多时候,女人的撒娇,吵闹,是一种深藏的爱。
你不会明白。
我们渐渐长大。我们开始不同。很多习惯,已在不自觉间改变。
我的文字不再只依赖你宽阔的背,我开始行走。开始体味平静,孤独,爱。
开始,枕着文字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