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四季看天
清荫

  今天,读《幽梦影》,听张潮说:“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这个字不出,是“疑”的左边,右边是个“欠”)乃声,方不虚生此耳。”我边读边跟着听,确实是一种享受。

朋友有一次写信来说,“我记得在杭州的时候我常到灵峰探梅那个山谷里去,刚下过雨的夏天傍晚,那里特别清幽,有一条很小的瀑布,还有一条小溪,那流水的声音就很动听,还有三两声鸟叫,都特别清脆空幽。如果是下雪的时候,当雪片落到树梢上竹叶上的时候也是沙沙地响,好象在演奏古琴一样悠扬。还有下小雨的时候到西湖边上去听雨,撑着伞站在曲院风荷的小桥上,小雨下到水面上那种晰晰索索的声音也很美妙,倒想起“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意境来。” 细细品味,溪流、鸟鸣、雪落竹叶、雨打水面都是天籁。

可我却是喜欢看的。

春天看云在无人的草坪上,或坐或卧,看云卷云舒。兴致来了,小老虎大河马地猜着云的样子。

也在田野小河边看过云,一次春游,把学生安排好之后一个人沿着一条小河信步走去,学生们嬉戏的声音慢慢地越来越远,渐至于无。转过一座小桥,在田埂上坐下:四下无人,目力所及惟有大片的麦田,远处有一排树,烟似的,守护这一片安宁。有风悠悠拂过,淡淡的蓝得近于白色的天空中,云,飘着,过往和将来也如云一样在淡蓝的心情里浮动。那一刻仿佛自己都不存在了,化云而去。

夏天看星星常在校园里。学校就在路边,可奇怪的是,一进校园就象进了另一个世界,外面的喧嚣一下子就被大片的草坪和绿树给滤掉了。在两棵树间绑好吊床,把书枕在头下,看天。 起初,天是淡淡的蓝,非常柔和的色彩,给人很近很近的感觉。深深浅浅的叶片衬着细碎的淡蓝的天光,在傍晚的微风中摇曳。渐渐地天慢慢地暗了下来,星星一颗颗悄悄地显现。想着七夕,想着那关于女孩子乞巧的传说。枕着手臂,闭上眼睛,感觉风从身上掠过,而极远的地方,有市声隐隐传来。

夜晚看星星与白天看天不同,白天看天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被吸进去了一样,很容易迷失。而看星星,却能有一份超然的闲适。

看到的最美的星星是在郊外,暑假里去烟台半夜里停车在野外,那星星比平日看的星星大而清晰,近得好象能摘下一样,大概是因为那个地方空气没有污染吧。这样一想,一定有更美的星星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悄悄地闪烁,这也让人心里有一份欣喜。


秋天看落叶的时候则多是在路上。慢慢地走着,看梧桐叶打着旋儿,那么恋恋不舍的样子。却又一片一片地不停地从眼前飘落,就象我们每天的日子。

最爱看的是冬天的雪。看到雪落的那一瞬,总让我惊喜莫名。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范小萱的那首《雪人》:“雪,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这句歌词的最后四个字“静静缤纷”让我着迷,很矛盾但却非常奇妙的惊人的准确,是啊!明明是那么安静的飘着,却能让你有一份繁华的感觉,而这繁华却又让人沉静。看雪的时候大多在室内,雪,在空中轻轻飞舞,那样柔弱,那样清洁,那样安静,让人怜惜。而当你看着雪花一片片地从天空飘落的时候,无法不跟她一起纯净起来,而心也就在这静静的飘落中慢慢升起一份淡淡的喜悦。

因此,我说:春天看云,夏天看星,秋天看落叶,冬天看飘雪,不虚生此目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