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我的天使
星晴飞扬

你就是我的天使
我的ANGEL
带给我幸运和无尽快乐
你就是我的天使
我要为你做上所有能够的
从来就没觉得这有什么错
只偶而怀疑真实的我
如此单纯普通的
让人心动不已的时刻

这似乎有如蜜糖的生活
没有什么是大不了的
进一雨后清晨里的那股新鲜
和你一起永伴着我

你有天下最迷人的模样
心中藏着可爱的善良
尽管这样你还是很酷
酷的就像天使一样(我的天使)




每个人的心上都有一双翅膀,翅膀洁白丰绒,羽翼柔顺无比,这双翅膀会带着心去寻找另一颗带着翅膀的心,它们总是带着心飞呀飞的,碰到同样带着翅膀的心时,就屏住呼吸静听心跳,当心跳同起同落的时候,这一对翅膀就会合而为一,而它们的名字就叫天使!
那个时候,白云紧紧缠绕着广阔的蓝天,耀眼的繁星点缀在银月四周,而落寞的孤单就伴随在我的身边,我的心情是灰暗无光的,我的身体是毫无力气的,甚至无力到双手拿不起笔来写下一篇日记,除了留下灰色的横格纸的空白还有一行行泪痕可共回忆。
而爱情是不分季节的,或是春暖花开时节,或是冬雪飘落时候,爱情就是伴随着“嗒、嗒”的声音来了,象手腕那块表上秒针的滑动,象是细雨从伞檐上的滴落,象是花丛中蝴蝶翅膀的扇动,象……象……更象是我心的跳动,那一刹那我心上长着的翅膀带着我的心飞了!
雨纷纷,我站在窗台边上望着窗外的雨幻想,幻想一切不可成为现实的梦,再我嘴角将要上扬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将我从梦中拉回现实,我不想去接,因为它打搅了我的幻想,打破了我幻想的梦,可是电话的铃声却想个不停,最终我接听了那个电话,对方是个男生,他说他找陈露。我告诉他他打错了,然后我挂掉了电话。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每一天的我依然灰色,当金秋来临的时候,他的那个电话也来了,我接了他的第二个电话,而事实上我已经把他忘记了,他上来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是我的天使!
我愣了有几秒钟,恍恍惚惚的看着墙上海报里酷酷的Jay在冲我笑,但是很快我回过了神,我告诉他他打错了,我刚挂下电话,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依然是那个男生,他没等我开口就说:“第一次我的确打错了电话,而这次我找的就是你,因为你是我的天使!”
听他的话我感觉好荒谬,心想但愿他不是一个疯子,而因为他的声音这次我竟然无法干脆的挂断电话,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他那句‘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天使’!
他在电话那头对我说,他看见我心上的翅膀在轻轻扇动,为此他心上的翅膀也开始扇动,他说他听见我心的心跳,为此他也开始心跳,他说我们的翅膀相同,我们的心跳相同,他说他找到了他的天使,而他的那个天使就是我!
我笑了,笑出了声来,他在电话那头对我说我的笑声好清脆,但是不象FlyinDance炸薯条般的声音,与FlyinDance的笑声相比,我的笑声更象是嚼在嘴中的苹果,清脆甜略带酸味。我第一次听人说我的笑声象是在嘴中嚼着的苹果,而且嚼的还是略带酸味的苹果。
那天,就是通过一根细细的电话线,我和一个陌生男孩聊了一个下午,当挂断电话之后我才恍然忘记问他的名字……
秋天的路面上到处都堆落着枯黄的落叶,脚踩在上面发出嚓擦的响声,我踩着落叶走着,而树上又有一片叶子落了下来,它缓缓欲坠的姿态令我驻足,我开始发现它们总是在落地之前,做出垂死的挣扎,至少要转个圈或者做个优雅的后跟翻才甘心成为我们脚下那一声不经意的脆响,我感觉落叶的坚持象是人生,淡淡的忧伤便开始浮现出来,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无奈,在此时我踏在落叶的上面却听不见落叶的脆响,而响起的竟然是那个男生说的“你是我的天使”。
我摇了摇头,将那句“你是我的天使”从脑子里边摇了出去,没有在街上做更多的停留,便直奔书店去买那本我早就想买的《普希金叙述诗全集》。对我来说我的生活是少不了书的,书中少不了的便是普希金的诗。
到家以后我打开电视,电视里边放的MV是达达乐队的《我的天使》,我看着彭坦眉飞色舞的对着麦唱,就想起那个男孩的电话,正想着,电话铃果然想起来了,是他,真的是他!
“我的天使,你还好吧?”他的声音沙哑着问我。
“我…我挺好的,你呢?”我想到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怕这次又忘了问便说:“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我挺好的,嗯?我还没有告诉我的天使我叫什么吗?”他的嘴还是很甜,他的舌还是很滑。
“是呀,上次我忘了问了!”
“我叫王健,健康的健!”他说。
然后我就静静地听他说话,我也只想静静地听他说话,他每一句话都深印我的心田,还有他一句又一句不停重复的话:我的天使!
天色暗下来,电话被我举的都有些麻木,他的嗓音也更加沙哑,我提醒他该去喝杯水,润润喉,他大概也认为太晚了,就说也好,他让我先挂了电话,听到盲音的时候他才肯挂电话,我想他真得很绅士,虽然我没有见过他。
“王健,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不问我叫什么呢?难道你不想知道吗?”这的确是我一直想知道的。
“呵呵,不是我不想知道,因为如果我问了你的名字,那么以后我就没法叫你‘我的天使’了……”他回答得很巧妙,可是我还是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另外我对他说知道了我的名字依然可以叫我“天使”!
自那以后我和他的电话通的更加密切,当北京的天空飘着第一场白雪的时候,他按响了我家的门铃,地址是我告诉他的,那天我家没人,王健一进门就要给我一个拥抱,我向后退了退。
“你不要害怕,我只是想感觉我真实的天使!”王健对我说。
我听着他说话开始打量他,他比我高出了一个半的头,我猜他也要有一米八几,我看着他的眼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我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倒是他提醒了我。
“有种面熟的感觉吧?”他问。
我点了点头。
“呵呵,其实我们以前是认识的,不过那好象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我使劲的回忆很早的事情,我在脑中搜索和他拥有同样眼睛的男生,隐隐约约中好像有这么个人的印象,原来是他……我回忆着……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小提琴,那是种高雅的音乐艺术,当那悠扬的乐声响起时我会情不自禁的用脚打着拍子,很巧的是少年之家的老师来我们学校选拉小提琴的苗子,要看看你的手是不是符合拉小提琴的标准,很幸运我被选上了,很快我就拥有了自己的小提琴,我喜欢拿着小提琴去上学,因为路上的行人会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很自豪,可惜的是那个时候我还不会拉小提琴,这个乐器也挺不好学的,我经常看见从我们音乐教室门口路过的同学边捂着双耳边骂的跑过去,有点打击我们这些刚学起的学生。
可是我却发现有一个男生每天在我们上课的时候,靠在我们教室门口的墙上“倾听”我们“美妙的、悠扬的”琴声!
可能是他的聆听吧,我们每个学小提琴的女生都比原来用心的多,我们进步的很快,老师很得意,他总是很自信,认为我们进步的功劳全归于他,他却不知道门口那个默默的男生!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那个男生每天都坚持来听,没有为什么,而我只是很想知道他的名字,很想认识他。
我记得我在一张乐谱上写着:许多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可以拉出一曲曲美妙的乐声,小提琴依旧是小提琴,依旧可以拉出悠扬的乐曲,无数的男生陶醉在我的琴声中……而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因为不再有他的聆听,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可是那段记忆却依旧清晰……
是的,那时静静靠在我们音乐教室墙壁耐心倾听我们琴声的男生竟然是眼前的他,天呀,生活是多么的戏剧化,我的眼睛开始湿润了,我在心底轻轻地说他的名字叫王健。
王健勇宽厚的手将我的泪拭去,“我的天使,你哭什么呢?难道你不快乐吗?”
我很快乐,甚至可以说是幸福,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只是将已经落了厚厚一层土的小提琴拿了出来,用松香在弓弦上擦了擦,然后拉了那首《小夜曲》,我拉完了以后,眼泪已经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王健,一个我一直想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男生,一个一直默默鼓励我们拉琴的男生,他现在将我拥进怀中,抚摸着我的头发叫着我“天使”!多么的真实,我感动极了,而那种感动是发自内心的。
我和王健心上的翅膀终于合而为一,那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原来就叫做天使!
他说:“你是我的天使!”
我说:“我是你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