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微雨空山
吴赖

  平生喜山水,南下北上颠簸流离生涯十余载,足迹涉及浙、赣、闽等荒山野外,庐山瀑布,武夷烟霞,浙水岚气,亦有许多无名溪流葱岭,常常入我梦中,难以忘怀,昨夜又闻风雨声,不能寐,似钟灵蕴秀,有山水萦回,遂披衣而起,作文以记之。



微雨,空山。远望迷朦的空山黛影,想拥抱,想大喊,又怕扰闹了这烟雨中的仙境。闭上眼睛,感觉不到雨丝拂面,又有无声无息的疏疏晶莹飘到脸上,浸过皮肤,沁在心头,一时间自己也变的空灵缥缈,遐思远荡。



山之妙,必佐以云雾。再险峻奇绝的峰峦,若缺少暮霭晓岚,云蒸霞蔚,只是一大堆土石呆呆地矗在地平线上,便全无趣味。故曰云为峰之气,雾乃山之魂。有气则有韵,有魂始有灵。微雨中放眼,近树绿影婆娑,清新欲滴;远山云韵流淌,若隐若显。天虽是阴着,却不沉,阳光在酝着雨的云后隐隐约约。此时山林若午睡中,欲醒未醒,舒适懒散。

山林中这样的雨莫若说是欲沾衣的水气,撑起伞,它无声地渗入伞面,留下一个若有若无的痕印。收了伞,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在鬓角凝成一滴,凉凉地顺脖子滑入衣裳。

仰起头,千点万点的雨丝纷纷落到眼睛里。

携云入翠薇,千枝万叶摇着翠光,雨丝也染上翠色,鲜活透明。穿芒鞋的脚踩在沿石缝淌下的细流里,云雾裹松针、竹叶、野花的香在襟上袖边迤俪不去,几声鸟鸣稀薄,薄得同四周抓不住的雾气,忽悠地点了一下耳膜,又荡开,及张目四望时,早不知隐在林中第几层。

偏水声来得猝不及防,象早春拉开窗帘便倾泄而下的阳光。云隙中射出无数道金芒,立时给天地涂上温暖富丽的金黄调子,令人魂悸心动。转瞬间,又消失。

树一层层盖着,这瀑布首尾相连,或飘逸散漫若万条珠帘,或两两相逗如双龙共舞,或细腻风流同素练泻玉,几缕白云斜飞而来,怕是要学它的水声?穿游其间,方才还在脚下的绿波,才几步下来,已成飞流悬于眼前,山石终年冲刷得黝黑,欲发显出瀑流白亮、草木青翠,沿水中大石摸索而近,指上掌中。

雨大起来,瀑布激起的风猎猎振衣,瀑下嬉闹,早已顾不得湿襟沾发的水花还是雨点。

不知不觉就到断崖前,水流飞坠消失在断崖下,路断处,绿竹掩映,几方石礅虽形状朴拙,却排得曲折婀娜过溪对岸。折枝溪边苇草,挥一挥手,纵身跳过石礅。



穿过竹林后的一转,一条新发的山溪相迎,来的还是静静山林。又是远远掉了队,同行的人老早已经习惯,不等不催,由我,这山林就仿佛只有我一个人了。素来喜欢在微雨里一个人走,灰青的水泥汀敛了城市的张扬,水洼里汪着小小的汽油虹彩,微雨时,总有些事物变得安静。

这里不会有汽油虹彩,难得干净,连一点塑料袋、纸屑都没有。老树伏倒溪水中,枝干上盖满苔衣,长出野草,几朵彩色的小蘑菇怯怯,怪藤或交缠或挂垂而吊,或蛇行错纵。褐黑的石径沿山势傍水铺去,溪涨了水,豆绿色的却不混浊,未出山林的水都是不浊的。除了山石,一例是绿,是谁无心地滴了些绿在宣纸上,就深深浅浅浓浓淡淡晕开,留白是两边的山谷托着一条灰的天。

雨一直不停,溪上一片烟,绿都渗进了心,走着愈发沉静。风杂着雨,有点凉,瀑布的轰响没了,先前的嬉闹转眼成了无痕迹的梦。水珠碎碎滴着,地上落叶陈被经年,春秋代序,季节的影子在山中重叠,原来盛夏雨中的山林已经隐透出秋后与冬日的清旷萧瑟。

吁一口气,就这么走着罢,嬉笑叫嚷会扰了这方清净,便是携酒于山中浅饮,抑或取一支长箫在溪边轻吹,感觉亦是作做与多余。那就沉下心走一走,歇息时汲捧溪水来喝。盈盈潮气翻涌,似乎还夹着花草的清香。



又听到水声轰响,已经到了最后一级瀑布,拾级而下,至瀑底,雨收微晴,一线天光散散泄下,石壁如削,白浪翻腾,水气氤氲,巨大的水声在两岸崖壁上左右呼应。一切如此湿润,我抚石静立。

一路而来,各级瀑布的名字全然模糊,从来这片山水不是名胜,文人骚客还来不及留下题跋墨宝,不可否认的,那些奇文雄篇在自然画卷历史长廊中隆隆回响,余味悠长。然而,我疑惑着,好文章也难以逃脱误读的命运,在丽字佳句掩盖下,可能触摸到山水的本来面目?天地自有胸襟,或浩然磊落,或钟灵蕴秀,纵横如大漠荒丘,结凝于幽壑深涧,演化出长河落日,飞扬起怒海狂涛。天地的诗意在于恣意的挥洒、无心的凿磨以及由时间承载而来的深远苍茫,不着一字,尽是风流。

水气中我一次次触摸石壁,多么纯净的石头呵,没有文人的笔墨矫饰过它,没有历史的纷杂纠缠过它,它憨憨而立,无名无姓,在我手下凹凸起伏,那里记载着自太初以来它的心跳与呼吸。它有记忆么,那么它的记忆一定是飞泄而下匆匆便去的流水,一定是在它怀里青翠至枯黄的苍苔,一定是春天缤纷错落的花影,一定是秋季干爽清朗的惠风……

山水无名,或为幸事,默立崖瀑前一抹身形,若干年后作尘作土,而沧海桑田,这崖石飞瀑又要多少年后于世消隐?此时于山于水于我,是耶非耶?他日于我于水于山,非耶是耶?虽群籁参差,惟觉悄然无语。

生长在石缝里一支野海棠,在水珠的滴打下颤动着。

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心。

离去时,雨又大起来,多好,它将洗去我的脚印与气息,如同我从未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