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走进山水
吴赖

  城市里待久了,总会听烦人声车响,看腻楼群街道。这时候,人便渴望逃离,想到自然山水中走一走。只是最好避开名山胜水,尤其是节假日。不然的话,仍然躲不开赶会般的人流和浓烈的烟火气。其实,山不在高,无人则静,水不在深,有鱼就行。在这种无名山水中小住几天,才会感到一种大放松大自在。
黎明,你可能被不知名的小鸟清脆的歌声叫醒,揉揉眼,伸伸腰,山风吹来,打一个舒服的冷颤,感知东方混沌的天色中,一片由青蓝到黄红的颜色晕染走化,一种天地大变之前的安静异常。在你屏住呼吸的等待中,一轮红晕晕温润润湿漉漉的太阳悄然升起,那么端庄柔静,那么清纯无尘。人会被这种大美所感动,所震服。你会什么也说不出,就那么傻傻地望着,如一棵树,一块石头。夜晚呢,白天不起眼的山峰在天幕的映衬下,摇身变形,如黑色的剪影,如马如熊,如人如鸟,似静似动,似睡似醒。你仿佛来到一个巨人国中,仰望之余,不由暗生敬畏:山高人小呵。再看满天星斗,水亮亮,沉甸甸,颤微微,近得让你吃惊,静得让你惧怕。要是赶上夏夜运气好,林间草上到处飞舞着萤火虫,轻悠悠飘忽升降,真如仙景一般。这里的水也别有趣味。因无名便少了污染,因人少而成就一股好水。浅浅的,清清的,静静的,秀美如秋月,纯情似处子。掬一捧到口,清凉入肚,你会体验“真水无味”的禅意。
鱼总是有的,虽不大而有形,三五成群,随意聚散,松静自如。石头下面少不了傲慢的螃蟹和调皮的小虾,还有叫不上名的小生物游来游去,平添了许多热闹。要是巧遇山间小瀑,那更是惬意。飞瀑独在幽静处,不为名显,不求人赞,似雨如雾,淅淅沥沥,飘飘扬扬,就那么自由自在,挥洒自如。不由得会生出童心,仰脸接瀑,任细水柔情浇洒久已世俗的面孔,洗去红尘,洗去伪装,洗去功名铜臭。有一位朋友说:一到大山中就想放开嗓门喊叫。其实,所有人在山水中都想喊叫。现代文明中,人要想活得有头有脸,不得不捏住嗓子装斯文装温和装教养,小声说话,低眉做人。等到有一天终于可以放开嗓门说话,人已经老了。没有力气没有兴趣说,也不再有人愿意听了。可是人毕竟从野兽进化而来,身上的那种兽性隐藏再深也会忍不住显露。虽说有卡拉!“ok”\KTV包房供人放开嗓子,但那毕竟是娱乐场所,也属文明社会一个暗角。你就是不怕别人皱眉掩耳摇头,只管五音不全跑调跑到萝卜地,那也是按着词走嗓。这样仍是一种限制,有限制就不能尽兴。山水中就不同了。无人无神无兽,只有风吹鸟鸣鱼跃。一种远山的野性呼唤,一种长啸山林的原始欲望便不期而至了。长啸是无词无调的,是可着嗓子胡喊乱叫的。这种啸叫如长江大河决口而出,将长期的压抑郁闷堵塞一冲而破。由此也可看出,人活在名利场中竟然有那么多的不痛快不如意不真实。人进化到今天是幸运呢还是悲哀呢?人之所以从远古山林野水中逐步走入文明社会,原本的目的是为了活得更自由更自在更幸福。怎么越文明反而越压抑越虚伪越苦闷?不如天上的鸟,不如水中的鱼,不如山里的兽。这究竟是进化的怪圈呢,还是人的误区?人难道是吃饱撑的了?
人独处山水中,常常忍不住胡思乱想。看天地山水无声而大美,鸟兽虫鱼无思而自在,有时候会常常感慨人的痛苦和无聊。有诗人说,有想象才会有痛苦。难道人的智慧必须以痛苦为代价不成?人在尘世中拼搏冲杀,一身伤痛,价值究竟何在呢?孔夫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在水中看到变动不居会联想到什么呢?仁者在山间体会着庄严静穆又会想到哪里呢?实际上,见仁见智,山水还不是一家吗?山中有水,水边生山。山有树亦动,水无风亦静。动静互化互动,山水相生相连。山就是水,水也是山。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大道不就是山水吗?木火土金水为天地之五行,一山一水不就占全了吗?圣经上说:“人源于尘土,归于尘土。”尘土就是山水。人是从山水中走来,蕴含着自然之精华,如同山水之灵魂。人在山水中等于魂归故里。所以人只有在山水中才会感到舒服之极,自在之极,亲切之极。长啸也好,高歌也罢,都是人最自然最真实最正常的行为。当然,景由心生。人想透了,尘世也是山水,心静山水至。古人说:“大隐隐于市。”在闹市中也能如山水中自由自在,才是真正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