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情感_酒_人生
作者:李泽街


关于情感

年少的时候,总是把每件事情都想得很春天,仿佛自己真的命如草芥,微不足道。为了一只小小的黄雀,为了一朵怒放的花蕾,可以生,可以死,固执得绝对。

从没有很大的抱负,也从没给自己定下很高的目标。在我,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只是在内心隐隐地渴望着,有一次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

在适当的时间,在适当的地点,降临。

这正如种子,有些注定作肥料,有些注定作泥土,我的,注定是要开出美丽的花来。

我不在乎在情爱里受伤,因为我对感情的忠贞,已经使我年少的梦想得以完整。能够如此真诚地对待一个人,生命中曾经有过这么一次交集,也就不虚此行了。

——甚至,就算倾我一生绝望爱恋着的只是一个幽微的影子,那又如何?

哭红的眼睛,是我此生最炫丽的表情,刻骨铭心的凄楚,乍惊乍喜的情怀,不也是一种享受?

相信你也是一样。

.关于酒

一直倾慕古人的饮酒豪情,只是天性与酒无缘,一喝就过敏,一喝就醉。曾任性地作过尝试,可惜了,朋友描述的那种可爱醉态,竟是永远无法亲见了。

一次聚会中,笑语喧哗过后,女孩子们一个个都借着酒意哭倒在同伴的怀中。我低声安抚着痛哭的小白,平素坚强的她,终于乏力地卸下了面具。

我恻然看着她脸上纵横交错的泪水,恍觉自己正扮演着另一个并不属于我的角色。

在人生的舞台上,到底,喜怒哀乐哪一种才算得上是最惊艳的满座?

因为别人的需要,因为别人的渴望,我不是也正努力着,努力着小心做人,小心做回自己?

这么说,一切,都是缘于酒了?你说过,凡是爱酒的人,都应品一口。

我笑着皱眉摇头。

然而我还是爱酒的。

也许只为了酒的诗情,无关苍凉,无关绚烂,抑或只为了酒中那低回不去的抵死缠绵?甚至,只纯粹为了酒本身的甘醇与澄澈?

.关于人生

枕亚先生曾在与人生作别后的再一次清醒时,说出了令人心悸的一句:

“我要活,我要报复!”

很多人都在汹涌的人潮中迷失了自己,他们不断追求着,不断地索取与付出,甚至遗忘了“我”这个大千世界中最普通的意象,反反复复地询问着属于“我”的问题:

曾是谁?会是谁?将是谁?

虽然努力过,尝试过,但我还是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人间仍存有那堵揶揄的危墙,不能透视,无法通行,将越来越实际,越来越功利的“现代人”相互隔离,同时也隔断了或许有过的关切。

在拥挤的公车上,则会让人更直接地感到陌生:

每到一站,下去一些陌生人,又上来一些陌生人。

真是冷漠得可以!

直至有一天,与你下车后挥手作别,没走几步,又见你狂追过来,停下,抓住我的手臂,热切地、急促地说:“我捉住你了,我嬴了!”

尘封已久的回忆瞬间闪现,在彼此深邃似海的瞳孔中,我看到了正在燃烧着的火焰,惊魂夺魄地熔入。

那次,在不得不分离后,我忽然从未有过的轻松。

给自己一个机会,学着潇洒一些,不妨将满腹的惆怅换成坚定的信仰与不倦的等待,将每次分离都看作一次豪情的挥霍和人生最丰富的飨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