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缘,我求了一生
作者:吟月者

十年的思念,十年的距离,把关于他的情意诠释地如风,如雾,如雨。你说,我是永远不成熟的人,不希罕高大华屋的欢歌快舞,不希罕大把钱财塞抱皮夹,也可以没有有力臂膀的遮风挡雨,却逃不掉风的轻柔,雾的虚无,雨的烂漫。这是诱惑。你就是我的诱惑。 认识你,却是缘,一份轻得更象风,一片虚地更象雾的绵绵春雨中萧萧不尽的缘。不是强如《命运》的生命之音,不是柔若私语的《阿达丽雅》,只是轻轻地,轻轻地一句:Hello,你好吗? 说到缘,我一直不信,正如我从不相信迷信。迷信却与我结缘。就说求签吧,我一共求了五次签。第一个签说我是贵妃娘娘的命。这也许正象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珍贵,只是贵妃而乙。第二签是天下第一签:真命天子。可我是一个女子,连一点野心都懒得有,如何肯去君临天下。第三签是宋郭中状元心想事成。用古人的标准,我也是中状元的人了,切生活美满,幸福如意。第四签是我这生求了又求,拜了又拜的,只求有你,也是唯一的下下之签:王允献貂婵,为他人做衣裳。不知我是王允还是貂婵?心有所不甘,求下第五签:桂窟已传芳信至,云梯直冠万人头。上上签也!缘,你与我结得也是善缘吗? 十年前,他是老师,不是我的老师,但一直在学业上帮我。我上了大学,他告诉我,我进入了人生第二断乳期,要真正长大了,要自己面对人生了。从此,我知道了可以把欢笑让别人听见,却要珍藏自己的伤心。这就是今天的我:大家的开心果,自己的吟月者。 认识你,应该是一次奇缘。现在向来,网络不正是轻柔,虚无,烂漫的吗?我们认识在梦中。 记得那天,我见一班朋友在网络中玩的不易乐乎,不禁手痒,注册了一个很平常的名字:珊珊。珊珊走如了电脑第一站:聊天室。就在朋友们的虎目暌暌之下,聊了积聚,我就想下了。你说:一起走吧!一起走?我的心跳得好厉害。旁边的朋友都笑起来了,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我匆匆下了,也记住了你————————风趣,不应该是无趣的你。 那天的梦,我至今觉得十分的奇怪。梦中,他去世了。在他的灵前,我正擎诚地拜祭他,旁边有一个陌生的人。醒来的我,一直想不明白:十年了,他从不入我的梦,而又是谁,令我和他去拜祭他,那是爱的拜祭啊!我十年的思念全在这一拜之间吗? 直到后来见到你,我欣喜之余,更多得失吃惊:你就是配我拜祭的陌生人,你在我认识之前,已经走向了我的梦。 你快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