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今夜与谁共舞?
作者:月满西楼


当你我一次又一次邂逅于另一个世界,难掩的还是那份难言的无奈和这份早已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心之 雀跃。我来不及去分辩是真是幻,就已醉倒。
魔由心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呵!不。那酒早已埋入心土,就如当年十七八少年 情怀埋下的女儿红,曾痴想有一日能在自已的心墙下 取出这纯醇的心酒醉一生,是啊,我深深地醉倒了,
只是喝的不是这一坛,而是另一种烈烈的,让人辣出眼泪的生命之酒。
喝过之后,我就如老僧入定,遁入空境,断了妄念
一醉已十年身矣!
那坛女儿红我投以天山的雪莲,百年的当归,送于
她人做嫁衣裳。
人也好,魔也好,佛也罢。 一生沧桑,岁月轮回
中,总会遇上让喝这两种酒的人。
醉由心生,人,魔,佛。皆醉。因为皆有心。区别
只是在于,不知是人成魔,魔成佛,还是佛成人?
那么我什么成了什么呢?
可否让我成魔?为你忘情与你共舞一场,然后再跌
入地狱。那怕不能再世轮回。可你没有回顾。
可否让我成佛?菩提树下,静心坐惮,断妄念,了
尘缘。可是菩提树上却不知何时刻下了你的名字。心
师言我:慧根不错,然,未了缘,缘未了,回去,归
去矣,遂,逐我出心门。无奈只能与你再世为人。
心师临行送一真言:
人皆是魔,魔皆是佛,佛皆是人,全在一念之间,
断就是不断,身如槁木心如死灰便是重生,万事万物
随他自生灭,便已得大自在矣!
吾,顿悟。
再世为人,我悠悠品杯中清茶,平淡望你轻舞飞扬,
许多的构想如画在脑海里卷轴,并不作刻意的遗忘。
这一刻,我自然流露的心意,用会心一笑飞扬,尽
情起舞。又埋下女儿红一坛,埋于心墙深深处,纯醇
的不成诗,那就成一散文如何?也许是最耐久的散文
呢!
今夜你又与我来共舞吗?
你来,我必与你轻舞飞扬。
不来,我必独自飞扬轻舞。
与谁共舞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