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为什么爱你?
作者:余仁


为什么爱你呢?这个问题你已经烦了我n 次了,你每问一次,我 就在自己的脸上刻一道皱纹以作记录,到如今已重重叠叠,无法数清 了。这样的问题真的很无聊,是否所有女人都如你,习惯于这样问呢?  

 也许是因为春天吧,樱花盛开的季节,碎花瓣纷纷扬扬飘落在你 的长发上,就如此成了我记忆里的经典。也许是因为夏雨,你第一次 湿漉漉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时,只是为了在我的被窝里温暖一条流浪的 小狗。因为秋风吗?你固执的在树下数着一片片的落叶,在第一百片 枫叶飘零的霎间,你溢满泪水,告诉我秋天就是在那一刻来临的。可 能是因为冬雪,那样寒冷的日子,而你又穿得那样单薄,因此拥你入 怀,我不需任何籍口,你说雪是暖的。原来每一个季节都有恋爱的理 由,不惟独在玫瑰开放的时节。  

 为什么在我第一次吻你的时候,你没有问我这个问题呢?现在我 已经彻底遗忘了爱你的那些理由,以及曾附生在那些理由上的美丽, 比如你姣好的面容,婀娜的身姿,轻柔的话语。岁月如把刮刀,把我 所有最好最美的记忆一点点的刮去,只剩下这硬硬的心底。我都忘记 曾爱你或是否爱你了,更何况爱你的那些理由。

  可是没有你,我想不起饥饱;没有你,我不知道换洗的衣物在哪 里;没有你,我感觉不到寒暑的更替;没有你,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习惯了让你这样渗透在我的每一个细胞里,纵容你在我的生活里无 所不在,在我的心里无所不在,每天让你把我打扮得整整齐齐、干干 净净,如个白痴,我就这样,把一切都忘记了。

  你总是在收拾脏衣服时,一边汰洗,一边骂我臭脏猪。在我喝醉 酒的深夜里,你守着盏孤灯,等着给我开门,然后叨叨倒霉玩儿,喝 死得了。你风雨变幻的日子,你给我添衣。失意落魄时候,你逼迫我 抬起高贵的头。除了你,谁还会这样骂我、恨我、烦我呢?正如除了 你,谁还会这样揪着我的袖子,没休没止地问我,为什么爱你呢?  

 也许爱你就是这样吧,因为很纯粹,因为很简单,所以没有理由。 因为在爱里头,所以没有了爱。或者我可以给你一万条漂亮的理由, 但你会相信吗?小的时候,爱情在彼此的眼里,如今爱情在心里。在 眼里的东西可以说出它的模样,但在心里的事物,不可能说出它的形 状。

  如果我不爱你,这世上终还会有另一位男子爱你,而你也必定会 烦他n 次为什么爱你,一直问到他老。既然如此,总得有人承受你, 那就还是让我爱你吧。虽然你还会继续问我这样的问题,虽然我还是 不知道怎么回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