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离婚的女人

雾儿



办公室窗台上,摆着一盆米兰,米粒大的黄色小花,一簇簇点缀在绿叶中。她哼着歌将隔夜的茶叶水倒在米兰树干上。
“雨吟,看你眉飞色舞的,有什么喜事?”同事歆姐走过来瞧着她的眼睛问。
“歆姐,我认识了第一位网友,很投机的那种。”她眉毛向上扬,身子优雅地旋转180度。
“哈哈,你网恋?”歆姐用手指戳她的头问。
“嘻嘻,目前还不是。不过,也许会发展下去。”
……
她喜欢他的理性。他大名广,北方人,比她大三个月,是带着眼镜的四眼长脸。她叫他北方小妹。
每晚的聊天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她总游荡在他的话题里,心甘情愿掉进他的温柔陷井中。

“你谈过几个男朋友啊”
“我在读书时得过忧郁症。一个。”
“再加准备跟我网恋,是两个,呵呵。为什么?”
“你臭美。是无缘无故的忧郁~~~~~那时我总认为自己过不了二十二岁,总以为没有一个男人会真心爱我。”
“为什么会如此? 我想是你心理作用,也许是生理原因引起的精神分裂。”
“瞎说。”
“或是你恋爱的比较少,渴望极度占有情绪,可却无法达到~~~~或者你对周围的环境怀有恐惧。多看看西方女权主义的书,让心灵变得更加自由~~~@~~~你还对初恋挥之不去?”
“初恋会影响女人的一生 ”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其实,只要你有信心和勇气去面对,慎重而大胆,这个世界是属于你的。相信爱情即使爱情给你带来悲哀也相信爱情。”
“不如说要我相信你即使你给我带来悲哀也要相信你。”
“有那么一点奢望。呵呵,你会需要我,离不开我,你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愉快。”
----#@*@@#$-----屁话。你过高了自己,哼。
“因为你所拥有的太少了,缺乏值得你骄傲的素质-----~~~~~~其实你希望有个男人能征服你,满足你内心。。。呵……不要压抑自己 。”
……
我用火热的嘴唇凝望屏幕上的他~~~~~~他的名字。
“啵~~~~~~~恩,下了,你今晚也早睡,明早早起呼吸新鲜空气做个好梦。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55555555555我就不是人类?”
“呵呵,钻牛角尖哦。”

十一点,在彼此“BYE—BYE”后,她关掉电脑,哼着小曲进了客厅。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姐姐笑问:“小妹,笑嘻嘻的,有什么喜事,说来听听?”“保密,不告诉你。”她洗漱之后钻进她的小房窝在她的小被子里。那晚,她做了一个梦——
窗外是瀑雨过后的黄昏,路上积起了浸过脚背的雨水。那个带着眼镜的高高大大的北方小妹,小心翼翼地背着一位长发及腰的女孩,女孩象个被宠坏了的小陶气,在他背上一点儿也不安份,她用嘴去呵他耳根的痒痒。他一点儿也不气恼,对女孩的调皮只是微笑地躲闪,惹得女孩“咯咯咯”地丢下一串清脆的笑声…….那个女孩就是她。
醒来后,她的脸红到了耳根。
早晨,大学校园的空气很新鲜,不象她上班的单位,难见一片绿叶或草地。她立在窗前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哼着歌来到单位。同事的一条狗“帅”看见了她,扑过来就往她身上抓。她笑着在“帅”白白的毛上拍了一下,“小帅帅,没功夫与你玩,要上班——乐。”“帅”摇着尾巴欢快地跑了。

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她碗一丢就坐在电脑边,等着幽静的夜晚到来等着上网等着与他见面。妈在客厅里对她的唠叨,她视而不见,闻而不理。
在聊天室里,她认识了许多的网友,人在一个不可思的环境中,思绪天马行空,一个一个嘣出的字都闪耀着奇异的诗意,就象一股涓涓细流慢慢地渗进人的灵魂。她觉得她手中敲出的每个字都是美妙的音符;她感觉与他们的聊天有一种开心,还有在现实生活中寻不来的雅兴。她们谈笑,他们对诗。有天,她在聊天室边等他边与其他网友吟诗。
她出“清风薄雾”,有位叫乱猜的小妹对“淡月疏岚”。
她:“梅疏斜影”。
乱猜:“月隐陈塘”。
“玉山无垢”。
“凡人无瑕”,她答。
“小妹”不知何时从“后门”上来了,他丢过来一句:“用情结伴”。
“嘻嘻,谁跟你结呀?”
“你呀”
“你脸皮真有得赖呀。喟---------告诉我,你是怎么从后门上来的,我没见你从大门进来。”
“你得先答应我。我可是厚颜无耻的。”
“你趁机打劫呀”
后来,他告诉她,在进入聊天室后将页面保存,若上聊天室就直接打开所保存的页面。这样进入聊天室是悄悄的,没人能发现你,并且还告诉她怎样将上去的名字隐藏起来。

最有趣的是斗嘴,一位常气她的网虫泉出:“网上水儿一回头,吓死田边一水牛”。
她气得马上敲出一行字“网上泉水流下来,臭走MM一大片”,对完之后,她笑得趴在桌子上。
妈推开她虚掩的房门,不懈地探头问“你发什么傻?”
哈哈,这与《红楼梦》中宝玉、林妹妹、宝衩、惜春、探春等等在花园呤诗弹琴有何等的相似?尽管这是虚拟的网络,是平时生活中看不到的虚幻理想的光环,但她开心。
有一次,她读了一本好书,向“小妹”推荐,还故弄玄虚地说这本书不能歪在床上躺在被子里看,必须采来玫瑰花瓣再薰香沐浴,然后正襟端坐地慢慢品味,细细琢磨。“什么奇书要如此?”她哈哈大笑:“叫我一声姐姐,我才告诉你。”他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支玫瑰花跪在她面前:“告诉我吧,我的好姐姐。”她笑得前仰后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