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离婚的女人

雾儿



慢慢地,他俩在这种神聊且毫无介备状态中陷入一种剪不断理还乱欲续不行欲罢不能的情网中。
网恋最大的妙处是与素未谋面的人那一份若即若离的联系,是浪漫而壮观的。毕竟在网上了解一个人的内心会容易得多,如性格、修养等,尽管没法了解到对方的外貌、嗜好、收入、家庭等等。爱上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在生活中,可能是一件可笑之事。可在网络社会发展迅猛的今天,用文字更容易表达心声,“用指尖敲出爱情的火花和情恋的冲动,让鼠标在男人和女人情感的交流和体验中成为射穿情爱心灵的金箭,把人们头脑中既有的传统爱恋观念和情感规则都锁进办公室的抽屉。”
她问“小妹”,在这虚拟的网络社会,有人说“90%的人在游戏网络,9%的人在受到伤害之后也开始游戏网络,最后剩下1%的人还残留在泪痕与淡淡血色中痴人说梦般倡导着精神家园的重建。”她问他是百分之几里的人。他回复,“我不知道,我有过一次恋爱(爱上我的学生)和一次令我心痛的网恋(我网站里的《网络缘》是与她合写的),却一次又一次被无情地撕碎,我独自躲在角落里舔轼自己的伤口;我多次想离开心爱的网络,可‘应为不知栖宿处,几回飞去又飞来。'我希望这次迎来是真爱,不愿这次的投入化为泡沫。在爱情的世界里,又有谁能成熟面对?”
“可网恋是无叶无花无果的树,随风而飘;也如一张写满情诗妙词的粉红色的信笺,落入水中,被慢慢地浸透、淡化、破碎、消失,最后残余在记忆里的是模糊的影子。”
“不要在意旁人的眼光,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我粘贴一段话给你——你能够做到想要做的一切!关键在你有无成功的信念!认识并肯定自己,这将成为你生命中最有力的声音和信念,也许,你的命运将因此而改变!惟有打破种种不实之幻影,你才是消灭敌人的真身!”

有晚,他喝了点酒,说头晕,也许是酒的作用,说要听她的声音,反复一行字“给我号码,我要打电话。”
“你醉得东西南北都不辨,能听清我的声音?不行!”
“为什么?”
“我父母在家,我不希望他们用怪怪的眼光象审犯人一样审我。”
“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嘛,听一下声音都不行?”
“哈哈,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BYE-BYE!”她心慌意乱地下机,她不知道她为何不想让他满足那个小小的要求。她渴望听到他的声音,触摸他的黑发,可她又十分的害怕。
那晚她早早地关了机,关了灯,快乐和苦恼象两条绳索纠缠在她心中。她呆坐在窗前,黑黑的天空如墨漆,听得窗外秋风在飒飒掠过,叶落如雨,她的心开始堆积情感,有一种欲望涌上心头,那边的他会现在怎样?
有人说网恋是雾里看花,她怕,她怕网络爱情在真实面前悲哀地死去;她怕当一个活生生的他站在她面前她会失落,会粉碎她的骄傲和她所有的美好,也许残缺将是一种美好的回忆。如此,她决定不再上网,她告诉他她将短期远行,其实她心里在哭泣这是长久的远行。
在她决定不再上网的第二天,父亲带她回了趟老家。老家门前有一条河,长年流水清清。她去山上看了从小带她长大的外曾祖母的坟,她忘不了儿时外曾祖母踏过的青石坂,她的小手在她的大手里攥着长大。历史弥新,小丫头长大了,出航的路上,一步三回头看古老的宅子、宅子前的嫩竹和站在青石坂上外曾祖母湿润的泪眼。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终于可以归航了,背上行囊踏上了青石坂,却不见缠着小脚颤微微的外曾祖母,只有嫩竹已长大成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