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狗日的生活10 吴赖 


       凌烟真的要给我介绍那女孩。玩玩吧,她说,又不是要你娶她,那么放不开干嘛?
       拷,我贾寻欢还不敢玩?你去问问师大中文糸的师生。
   生活中要让两个人相遇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这个世界太小,而且根据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原则,气味相投的人迟早会碰在一块儿的。
    于在在凌烟把我领进“斯威士兰“酒吧的时侯,她远远就指着一个女孩说:“她叫安娜,就坐在那,瞧,那侧面多妩媚。“
    “拷,这么性感的名字,是不是姓戴?“
    “你就别瞎掰了行不行?人家就姓安。“
    “不好意思,积习难改。“
    我来到安娜跟前时,不由吓了一跳:“拷,怎么是你,你就是安娜,今天怎么不戴墨镜了啊?“
    “哇,是你这小子啊,你就是贾寻欢啊,你今天怎么不在马路跟踪,调戏女孩子了?“
    “嘿嘿,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哪是,那是创作需要,体验生活捕捉灵感嘛。“我有点脸红,自我解嘲。
    “是吗,你跟踪我捕捉灵感?那你从我身上捕捉到了什么灵感?“
    “有啊,我从你身上感触到了女人简直就是一本书,一本我读十年也读不透的书,所以我决定要专心一致地研究、剖析你这本书。“
    “哦,你的意思是吃定我了?“
    “瞧你说的多难听啊,我只是想了解你嘛!“
    “可你知道莎士比亚说过,女人是被爱的而不是被了解的吗?“
    拷,果然没看走眼,这小妞还是文学青年呢,还知道莎士比亚什么的。
    “那你的意思是不要了解你,而是要爱你?“
    “你少来,别想占我便宜,你这一套我见多了。“
    “那是、那是,你老见识多广,我哪敢呀!“
    “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
    呵呵,中糖衣炮弹了。
    郭伟和凌烟走过来了。
    “你们聊得挺好的嘛。“凌烟见牵线几近成功,有些得意。
    “我们到隔壁跳舞去吧。“郭伟建议。
    凌烟拉着安娜就走,她俩身高差不多,臀部一样结实,一个很像一个的影子。
    开始我跟安娜跳。我有个毛病, 第一次跟女孩子跳舞的目的只是看看这个女孩是否骨肉丰匀。我左手试她腰部的肉感,右手摸她肩部的骨感,腰部的肉很结实,肩上骨感柔顺,真是个尤物 。我们学校跟我跳过舞的女孩子,像这样的不超过百分之五。
    接着换了舞伴,跟凌烟跳。凌烟跳舞很投入,那深情的迷醉的神态,让人心动。
    “怎么样,你觉得安娜?“凌烟要我公布答案了。
    “差不多吧,是情场闯过来的女孩子。“
    “没有啦,人家很纯洁的,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呢。“
    “我没有说她不纯洁,我只是说她见多识广,我甘拜下风。“
    “说真的,对人家有什么感觉?“
    “就那回事。“
    “那回事?要不要我问一下她对你的感觉?“
    “别、别。该怎么玩就怎么玩,那样反而不自然了。“
    “这么说我白忙了。“
    “没有,多一个朋友挺好的,一起聊聊天,幽幽默什么的。你这么关照我,我挺感谢的。“
    “感谢谈不上,我觉得跟你交往挺不错,难懂一些东西。“
    “你这么夸我会让我骄傲的。“
    “是真的,我是觉得生活有很多迷惑,你有时能解开它。“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你看,我这不骄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