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狗日的生活(3)
吴赖
狗日的生活(3)

我将站在灯影里的李雪拖到暗处,不容分说地抱在怀里,亲了一口。从吃了晚饭到现在,我好像空虚了很长时间。在这段空虚里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食物、女人、还是酒精和咖啡?我抱住了李雪,总算找到了充实的依靠。李雪挣脱我,对我的行为表未抗议:“我们快两年没见了,怎么一见面你就这样子。“
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哦,对不起,你不喜欢那就算了。“
李雪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唉。真无聊。“
我揽住李的肩膀:“不无聊,今天晚上有我陪你。先前我也很无聊,但看见你就不无聊了。你看我们两个无聊的人走到一起,接下来就不会无聊了。说吧,你想干嘛,我将尽量满足你,你想干嘛?“
“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无聊、说话赤裸裸的。“李雪仿佛受到委屈。
“哦,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是想看电影、喝茶、泡吧,还是这样在大街上走走,我都会乐意陪伴你的。“
李雪抿着嘴,有些满足和得意地笑了:“那就走走吧,就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你不是一毕业就回杭州了吗?怎么隔了一年又跑回西安来了?“
“唉,甭别了,一言难尽啊,不说这些了,没劲。你呢?你老公怎么不陪你啊?“
“别提他,一提他我就一肚子火。天天晚上很晚才回家,一会儿同学聚会,一会儿接待客人,烦死了。“
我连忙安慰她:“既然是烦人的事咱就不说。我们应该说点高兴的事、美好的事,你说对不?“
李雪叹了口气:“哎,还有什么可高兴的事呢。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波澜无惊。“
“你想波涛汹涌,那好办啊,我不就在你身边吗?你想干嘛?“
“你又来了,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
“别、别,“我揽紧了她下,“你还记得吗,我们在一起的时侯也经常在这条路上走来走去的呢。“
“是啊,都过去多少年了。“
“四年。“
“哎,我想起来了,我们在一起的时侯好像是冬天哎!“
“不是好像,就是四年前的冬天。那时侯我们整天在一起。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段幸福的回忆。“
“那时侯我们就像两个土包子,傻乎乎的在冬天的夜里,从大街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走到这头,下雪了也不知道回去,嘻嘻,真好玩。“李雪指了指大街的两个方向。大街都伸进了漆黑的夜色中,没有尽头。
“而且永远不觉得累,像两只被爱情从冬眠中唤醒的土拔鼠,在大街上穿来穿去。大街上常常空无一人,就我们两个,好象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还记得你四处给我买红薯,根本就买不到。现在想想你那时真够傻的,深更半夜的,谁还不回家睡觉啊。“
“那是爱情的力量啊。你那时可舒服了,两只手总是插在棉衣地口袋里,一点也不冷。我可就惨了,只能一只手插在棉衣的口袋里,另外一只手裸露在外面,就像现在这样揽着你的肩膀。我只好不断变换自已的位置,让两只手轮流挨冻。“我说着变换了一下位置,拿下有些酸麻的手臂 ,换一只手揽着李雪的肩膀。
李雪笑了:“那难道不是你应该去做的吗。我也让你把手伸进我的毛衣里取暖了呀。你以为我好受,你的手冰冷冰冷的,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冰冷了。“
“啊,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连心也变冷了吧。我到现在都弄不明白,你们在一起好好的,从没拌过嘴,你说分手就分手,好像一点也不伤心,一点也不眷恋。“
“有什么好伤心眷恋的。一天早上醒来,幂幂之中好像有个声音对我说,我们的缘份已尽了,于是就决定和你分手。我很信命的,我们的一切在前生就都已决定好了。“
“那我们现在的情形也是前生决定的吗?“
李雪迟疑了一阵,慢声说:“可能、是吧。“
我笑了。在夜色中用一种狡黠的目光凝视着李雪良久。我停下目光,双手捧着李雪的脸蛋,将她的嘴唇一阵热吻。
李雪好像还没从回忆中醒来,温柔地顺从了我。一道刺眼的车灯光照到我们,将我们的影子投射到路边的建筑物上,使这看上去就像电影里一个快速闪过的镜头。紧接着车子从我们旁边呼啸而过,卷起一阵冷风。两个人跌入更浓黑的夜色中。
李雪挣脱开来,舔了舔嘴唇说:“我有点儿害怕。“
我重新揽着她的肩膀步行:“有什么好怕的。你看看,这是我们四年前走过的大街,也是在夜里。这是我们的大街,我们的夜晚,有什么好怕的。“我想把她重新导入回忆,同时也带着自。那样我会感觉好些。
李雪低头不语,好像在思考现实中的事情。
我说:“我的手有些冷,你再给我暖暖手吧。“
“不要,这不是四年前的冬天了,你已经不是四年前的你了,这你骗不了我。“
“我骗你什么,我什么也没骗你。“我说着强行将两只手从李雪的衣服下摆伸进去,一直向上摸索,直至摸到她的乳房。
李雪依靠在一根电线杆上,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
我重新吻她的嘴唇和额头,“你的乳房还是那么小巧而柔软,还是那么温暖。“
李雪有些无奈和厌烦--也许是疲倦的原因,:“我累了,走不动了。“
我抓住她的乳房,牢牢地抓住,好像一个跌入悬崖的人抱着一块凸的岩石。“那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我也走累了。真奇怪那时侯来回走上几趟都觉不着,现在怎么才走一会儿就累了呢。“
“我说你骗我吧,你还不承认,这毕竟不是四年前。“李雪的语气极其平静,而她眼里却滚出两行泪水。
“你看你,好好的掉什么泪呢?“我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酒吧说:“我们就去那坐坐吧。李雪摇头说,不去那儿,人太多了。我想了想,那我们到电影院里坐坐,权当歇歇脚。那儿人更多,又吵,李雪说。那你想干吗?由你决定。到宾馆去,开个房间,或去你的住所,李雪的语气仍然那么平静,平静的吓人。我听到这句话极是高兴,甚至有些意外。其实一开始我就想带她回住所,我想等一会儿再开口,没想到李雪先提出来了。我压抑住内心的兴奋,装出一副平静而又欣然的样子说,那就去我的住所吧,在小雁塔的商苑小区,就是不远处。
李雪依靠着电线杆子,想了想,突然失声大笑起来:“算了,我还是回去吧,你也回去吧,不早了。“
我一时语塞,噎得难受,像饥饿的时侯大口吞下几口馒头后的感觉 。我淡淡一笑:“你这个人,说改变主意马上就改变,不给人家一点喘息的机会。“
李雪大声说:“好了,不和你聊了,我真该回去了。“--和她四年前说分手时的神情一样。李雪说着拦住一辆的士,钻进车子一溜烟地跑出老远,逃也似的。
我站在风口,怔怔地看着远去的车尾灯。我掏出一支香烟,“啪“地打亮火机,在那束跃动的火苗里,你能看到我的眼晴像车尾灯一样通红。而那一束火苗正犹如我的内心,在漆黑的大街上显得那么弱小,无力地抗拒广袤的黑暗,而且很快就熄灭了。“奶奶的!“好久我才冒出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