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狗日的生活4
吴赖
狗日的生活(4)

在我搬进郭伟给我腾出的那套房子之后那般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我常在四周乱逛。走上友谊路往东去就是西安宾馆,友谊东路的宾馆和发廊特别多,所以周围常常活动着一些踪迹不定的女子,我知道她们是黑夜的精灵,也是黑夜的主人。有时侯我看见一些绝色的女子被人带进宾馆,我的心就会疼一下,我觉得她们应该落入我手中才比较合理。有个夜里,我带着这种失望和愤懑的心情,用很低的价钱把一个近乎绝色的女子叫到房间里。我很谨慎地用了套子,结果很不爽,没有达到预期的快感。付钱时,她说多给点吧。我说,我现在是无业游民,等赚了钱再补票。她面带嘲讽说,无业游民还这么浪漫?我有点脸红,只好强行分辩:孔子说过,食色性也,无业游民也需要色嘛,再说我这么做也是剌激消费,也是响应现今的国家政策嘛!她显然听不进我的大道理,只是说,先生你好小气,要不是现在生意不好,我是不会要你这样的客人的。我的耳根都发烫了,低声下去地把她哄出去,砰地关上门。这是我在小雁塔一带最难以启齿的遭遇。
我散步的路线是小雁塔往东,过了西安宾馆沿着友谊东路走,然后拐上兴庆路在西安交大,兴庆公园一带溜过。兴庆公园一带散步的人挺多,黄昏时分常有美女出来溜狗。有一天我看见两个美女牵着一只皮毛雪白的小狗,侧身斜靠在路边的花坛上抽烟。她身着黑色的长风衣,神秘的墨镜、紫色的唇膏,旁若无人地吐着完美的烟圈,我喜欢这么酷的女孩,更喜欢这么艺术的行为。
Hello!我打招呼。
她们转头朝我,我看不清她们的眼神。
“怎么啦小孩,想泡我们?“其中一个黑风衣朝我喷了一口烟,我猜她的眼神是不屑一顾。听她们的口音是地道的西安腔。
“不敢、不敢,我对两位仰慕已久,能否告知芳名?“我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玩泥巴去,别破坏我们的好心情。“
“我自讨没趣,只好讪笑着滚开,真是今非昔比,两年前我还是让女生侧目的青蛙王子,现在已是个讨人嫌的角色了。别再想有什么软饭吃,一切都要自己努力!我给自己一个告诫。

几天后,郭伟说他们的老板出差回来了,带我去他们广告公司面试。他们的老板没什么特别,猪头猪脑的那种,还有两个下巴,说话都不利索,但吐字清晰,显然是个谈判的老手。你想像不到那个深沉有力的男中音是来自那个肉嘟嘟的嘴巴,真是人不可貌相。
“你是怎么理解广告的。“他开试了。
果然不出所料,一句都不离本行。这两天郭伟曾对我进行面试演习,第一个问题也是这。我当时说不知道,你就直接告诉我吧。郭伟说你蛮说说看。我想起在学校里选修的艺术课似乎跟广告有点擦边,于是就调动我的几个艺术细胞,侃侃而谈:
我认为广告首先是一门艺术,世界上那些经典的广告都是美轮美奂的艺术作品,比如说万宝路那令人荡气回肠的西部画面。因此广告人首先必须是一个艺术家,才能够把产品以最美的形式传达给消费者。因而广告的本质也是美的,是点缀人们生活的花朵。当然,由于受产品信息的限制,它不是那种完全自由的艺术,它是带着脚镣的舞蹈......
行了、行了,如果你是这么理解广告,我看你还是趁早滚蛋吧。郭伟打住我,拿出一本<<广告运作实务>>。把我的脑袋狠狠地洗了一遍。么你的艺术观轰出去,才有可能进我们公司。他警告我,把这段话背下来,才是对付我们老板的正确答案。
于是今天一开始面试,我就开始背诵了。
“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时代,是个概念的时代。广告也同样,它的本质是一种商业行为,它是商品的一部分,是销售的重要环节。中国这样大的市场,有什么产品不能消化?没有卖不出去的产品,只有卖不出去的策划,广告就是实行策划的一种战略,它惟一的宗旨就是促进销售。一种广告行为,只要能给销售带来好的前景,我们可以忽略其他部分,像艺术性、像人们的感觉。比如一种产品处于热销的旺季,我们必须加大广告的频率,即使人们对这种产品的信息感到厌烦了,但我们还是要让产品信息轰炸人们的脑袋,强奸人们的神经,叫他一辈子也忘不掉。我们广告人就是给一种产品建立起繁华和时尚,虽然我们有时明明知道,它的里子既不繁华也不时尚,它的目的只是为了制造钞票,可我们广告的费用就是来商品销售的利润......"
“嗯,你的感觉基本上正确,谈谈你的简历。“这个老板把面试的问题颠倒了一下,足见他的老奸巨滑。因为如果第一个问题答不好,那第二个问题也免提了,看来统筹安排学得不错。
“我是西北师大中文糸毕业的,在校期间做过策划,当然了是兼职,一方面学习理论一方面实践,为毕业以后进入广告界打好基础嘛。我对自已的评价是,文案创意较强,市场营销还需加强实践,参加过CI制作......"
除了西北师大中文糸毕业属实外,我说的基本上是假话,这是郭伟所谓的面试包装。任何东西都需要包装,这不就是个包装的时代嘛,郭伟断言,就面试而言,即使你有很深的工作资历,也抵不上别人进行百分之十的夸张。老板能得到的只是你嘴巴中来的印象,而不是你的实际情况。如果你把以前强奸过女孩的事告诉老板,他不认为你老实,只会让你滚蛋。而你把强奸这件事美化成一次惊心动魄的爱情,老板会认为你很有激情、有想像力,在工作上有很有发挥潜力。
如果混不下去了,我们可以开个面试包装公司,肯定很火。郭伟建议我说。
可以介绍一下我的同学,同在的同事郭伟了。郭伟是郑州人,在大学期间比我高一班,也是中文糸的,我和他在同一个宿舍,俩人常常在宿舍里抽烟、喝酒、侃大山、交流泡妞的心得。他毕业之后虽然留在了西安,但彼此来往就少了,一年后我毕业就回了杭州,从此就没什么联糸了。我常感叹我和郭伟的友谊就像两条在干旱地带艰难流淌的小河一样,被岁月和阳光自然在蒸发和向大地渗透着,最终会消失。两年后,我们在西安再次相遇时发现,我和郭伟的河流不但没有干枯,而是作为两条地下河流动着,并汇聚了相同的意志、智慧,和若隐若现的成熟,这小河反而变得宽广起来。
一想到这些,我感觉真是三生有幸,刚一出道就有一个有些资历,见多识广的师兄时不时地教我混。他在公司也是搞策划。那次面试后老板就叫我先在公司试用一段时期。郭伟拍拍胸脯说,有我在这试用期肯定没问题。我挺信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