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狗日的生活(5)
吴赖
狗日的生活(5)

郭伟带我去见他的女朋友凌烟。也还不能算是女朋友,郭伟向我坦言,不即不离的,谁知道她怎么想?蛮凑着一起玩就是了。
凌烟是另一个广告公司的美工,郭伟在那个广告公司里呆过,所以才认识。凌烟的臀部和贺静一样,浑圆而富于弹性,这让我怀旧起来。
“是哥们,审美能力也相当。“我拍拍郭伟的肩膀说。
“审那里的美?“
“臀部。“
“呵呵,英雄所见略同嘛。“郭伟谦虚道。
我们是在“斯威士兰“酒吧。郭伟向凌烟介绍我,这是我的老同学、新同事,贾寻欢。凌烟看人的时侯眼晴会弧一下,很媚,这是一个类型的女孩。我喜欢女孩子的媚眼,就喜欢吃甜食一样。
凌烟显然没有贺静漂亮,看在臀部和媚眼的份儿上,我还是打起精神和她聊天。
“阿欢刚被女朋友甩了,心情不好。“郭伟嘴快,一出口就把我的事给抖了出来。
“拷,那轮到我被她甩,是我叫她滚蛋,省得还整天陪着逛商场,烦。“
“其实我们女孩子就这点爱好,你就烦啦?“
凌烟假惺惺地为贺静说话,她们压根儿就不认识。她说话时我才发现她涂的是妃娅娜紫色口红,我大四时常给贺静买,属于比较前卫的女孩用,有个性。
“你们就不能读读书,谈点文学艺术什么的?整天把服装品牌挂在嘴边,还以为是什么高雅文化。“
初次见到女孩子,我一般喜欢去教育她,就像许多人喜欢去夸奖她一样。我觉得反其道而行更能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读书,什么书?“她见我说出读书这个字眼就觉得奇怪,可见她多少年没读书了。
“四书、五经、历史文学呀,至少也该看看黄色书刊,像<<龙虎豹>><<肉蒲团>><<少女之心>>什么的。
“你就叫我们读这?“
“那至少也比不读好吧。我当然不止这些,我古今中外都读,黑白黄绿蓝都读,我他妈读破万卷书,结果没工作。“我乘机发牢骚。
“没错,阿欢书是读得多,在学校时他就是有名的才子,文章写得特棒,大报小报发表了不少呢。“郭伟给我帮腔。
“好,听你的,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读书。改天把书借给我,不要什么<<少女之心>>。“
我没想到她这么快接受我的教育,可见我不愧是从师字头的学校出来的。
“其实我们女孩子不只是爱逛商场,我们也有许多其他爱好的,我还爱看足球呢。“她辩白,但口气温柔了许多。
“我只是说我朋友。你当然不是,你还那么热爱学习。“
“你不是讽刺我吧?“
“那能呢?你不热爱学习怎么会向我借书?你是第一个向我借书的女孩子,哦,可能是第二个,小学时也有一个女孩向我借书。“
“什么书?不会是<<肉蒲团>>吧?“她被我逗乐了,也开始幽默起来。
“别说<<肉蒲团>>就是<<少女之心>>她也看不懂。她向我借小人书,我不借,她就给我糖吃,我看她那么热爱学习,就借了。“
“你不会向我要糖吃才借吧?“
“你把我想得太馋了,最多我也就要你请肯德基什么的。“
我的幽默很会感染人,女孩子呢加点幽默也变得可爱起来。我现在看凌烟就比先前可爱多了。
“说真的,你女朋友以后还会回来吗?“她岔开话题。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郭伟以为我会为贺静的事很伤心,其实这个话题是他先提出来的,现在倒怪起凌烟。
“没事,我不会为这点小事伤心的,当初泡她只是好玩,根本就没指望有什么好结局。她当然不会回来,她就在老家结婚生孩子老了死去,摆脱不了平庸的生活。“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摆脱不了。“凌烟的思路被我引到形而上。
“所以嘛,我才不想跟她厮守到老,我要体验别人不曾体验的生活。
“什么是别人不曾体验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要尽量拒绝与别人雷同。想想,我们都重复别人生活的路子,那有什么意思。“
“有点深奥,我不太懂了,但还是有懂一点。“
看来她今晚还是跟我学了不少东西,满足了我好为人师的本性。
“要不,阿欢,我给你介绍个女孩吧。“沉默了一会,她说:“挺热情的,还爱思考,跟你挺搭配。“
“别、别,我现在刚进公司,事情还多着,没心思玩这个。“其实她一提这个,我还是有点想贺静的。
“那闲一点了再说吧,反正一块儿玩玩,合适了就谈,不合适还玩,也没什么的。
_________________
能下棋几着然臭多妙少能握牌几盘却赢少输多会说话几句不冷不热不死不活胸有墨水几滴半隐半显半露半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