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狗日的生活7
吴赖
狗日的生活(7)

  我在小雁塔附近的超市里经常碰到那个酷女孩,靠在路边花坛上抽烟的那个,她永远戴着墨镜,服装永远是前卫的,她喜欢喝酸奶,吃巧克力,虾仁,她的ob卫生巾用量很大,也吃康师付桶面。她跟我一样总是晚上出来购物。为了体验生活,锻炼自己学会善于观察生活中的一切细节,在平凡的生活中去发掘不平凡的絮事给创作提供素材,(虽然写了好几年的小说,却一直没闹大)我还摸清了她的住址,是小雁塔东头的怡缘公寓5号1单元306室。在广告公司无聊混日子之余,我暗给自己定下一个任务,把这个女孩搞定。一来是报路边被羞辱之恨;二来是这个女孩的神秘气息太吸引我了。
小雁塔一带经常有妓女游荡,与之搭讪的是嫖客。因我无论如何去按近那个女孩,都有被认为是嫖客的可能,于是我把自已尽量装成是个正经男人的样子,从超市里买了很多日用品(对家庭很有责任感),在超市门口紧跟两步,像无意中又一次邂逅了那个女孩。
“哈罗,我们又见面了。“我故意把很多包方便面举到跟前,以示跟她有共同语言。
她从墨镜后面看我,似乎想不起我是谁。shit,这么没礼貌的女孩,要不是看在身材曲线精美绝伦的份上,我才懒得泡你。
“那天跟你一起抽烟的女孩,现在不一起玩了?“我没话找话讲,很像康复一带的那些混混。
哦,上帝保佑,她终于有所反应了。 她的嘴角开始露出笑容,我心里窃喜,当她的笑容固定下来之后,我才发觉是冷笑。
“你想泡她?“她是明显带着敌意的,泡这种隔膜型的女孩,需要有契而不舍的精神,看来我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
“不敢,不敢,要泡也是先泡你,哪轮到她!“我毫不犹豫地祭出泡妞中最狠的一招---暴风骤雨恭维式--貌似损人,实是赞扬。要不是她的酒窝如此迷人,我着实舍不得用这一招。
“你泡我?有这信心?“她的冷笑转为一种接受挑战的微笑。哈哈,她中镖啦。
“向毛主席老人家保证,我有坚强的信心!“
“回去拿面镜子照照自己。“
“照过了,不是帅毙了,酷呆了,但也绝不是癞哈蟆。“
“省点力气吧,我要走了。“
“一起走,我们顺路。“
“你怎么知道顺路?“
“你不是住在怡缘公寓吗?我就住在商苑小区。“
“你跟踪我?“她狠狠地盯了我一眼。“小心我打110!“
显然,她是把我当成街头的混混了,实际上我的行为也跟混混差不多。看见有个警察向我走来,一定是盯上我了。我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慌忙故作亲热,和她道别。
不知那位诗人说过,任何女的裙子都不是无隙可乘的。不管多么冷酷的冰山美人,都有致命的弱点--就连古希腊著名的战神,也有个藏在脚跟的缺陷。所以对付一个女人最致命的武器,就是耐心、耐心、再耐迟心。而在耐心这方面,我相信自己还是有一定的功力的。我对具有高超忍耐心的人一直就是很钦佩的,时时引为自已的学习楷模,很早以前我认为韩信能受胯下之辱,是个了不得的英雄,但等我熟读了四书五经、经子史集、金瓶梅、龙虎豹、肉蒲团等等之后,又经过专业地剖析与研究,我恍然大悟,发现<<红楼梦>>里的薛宝衩才是真正了不得的人物。韩信虽能受胯下之辱,但最终还是忍受不了刘邦,以至落了个悲惨下场。而小薛同志则不然,她不论活在什么时代都会如鱼得水,走到那个单位也会是群众拥护,领导赏识,官远享通,而且任凭社会颠荡,时局动乱,她也照样能四平八稳。如果我们早早学会小薛同志的高超本领,五七年的右派分子就会少多了,“文革“更不会那样激烈,压根也用不着这么呕心沥血的改革,我们即使是吃糠咽菜也会在赞歌声中前进。那么现在别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时今早已是大康盛世了,早就赶英超美,实现共产主义了,实行了按需分配。我还用得着为了个鸟工作四处奔波流浪?我还会让老头逐出家门?有了工作贺静也不会那么快跟我挥一挥衣袖了,那样的话也不至于让我一想起贺静就余心有戚戚焉。贺静被我统治三年之久的臀部也不用眼看着落入他人之手了。
具往矣!往点不堪回首了,我暗中发誓,一定要加把劲,不懈努力学习小薛同志的高超智慧,高超忍耐心,天天向上,化耻辱为荣誉,化悲痛为力量,把这个酷女孩早早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