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狗日的生活8
吴赖
狗日的生活8

  公司这几天接了一笔大业务,是外地一家酒厂做两年的电视广告,老板叫我跟着郭伟负责广告创意。酒厂里派了两个搞宣传的,说是跟我们交流想法,传达广告意图,实际上是来这里吃喝玩乐几天。刚来我们就陪他们喝酒,喝到一半老板就有事先走了,叫我来郭伟陪着。老板走的时侯在洗手间叫住我说,好好陪着,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只要让他们高兴。我说那消费总有个上限吧。老板好不容易拉完半泡尿,把老二关进裤子里说,这你就别管了,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怕赚不回来,只要他们开心,你们就完成任务了。
那俩家伙一胖一瘦,像牛群和冯筑那类型的搭挡,一唱一和搭配的挺来劲的。一看他们喝酒的那架势,就知道是酒精考验的战士。从啤酒到洋酒,再转到白酒,由浅入深,再深入浅出。没醉说鬼话,醉了说胡话,从中午一直喝到黄昏。我想如果他们酒厂的产量少一点,就用不了做电视广告了,大概也就够他俩喝。我的酒量在学校里和小妹妹干还凑合,在他俩哥儿们面前也就是沧海一粟了。干干干,我就听见他俩边说边往嘴里倒,我肩负老板的重任,丝毫不敢怠慢,也倒,都不清楚是倒在嘴里还是鼻子里了。去了无数次厕所,记得有几次在里边吐,后来好像不行了,还在椅子上睡了一觉。还好郭伟经给丰富,更撑着陪他们。我时不时听见郭伟对他们阿谀奉承的话,说什么酒逢知已千杯少呀,天下英雄,惟两位酒中豪杰等等,把俩家伙乐坏了。要不是有郭伟,我真要有辱使命了,这才知道出来混跟没出来混的区别。
我醒来时,发现他们还兴致勃勃,说,走,请你们洗桑拿去。
我悄悄问郭伟:“他们要请我们,我们能去吗?“
“屁话,哪轮到他们请,他们的意思是要我们请,怎么这么不长脑筋你?“
拷,原来是假惺惺地顺水推舟,总算长学问了。
我们相互扶持着滚到楼下的桑拿室。
“去包间,叫四个小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客气你们。“
胖子吆喝着,好像真是他买单一样。真他娘的,这么能吃嘴软又能做面子。
我被蒸气一熏就昏昏欲睡了。后来我在包厢里睡着了,很舒适,睁开眼晴的时侯发现一个小姐坐在我对面,把我的腿夹在她的腿上,做全身按摩,我闭上眼,还舒服的哼哼直叫,淫荡死了。一会儿,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睁开眼一看,拷,我那玩意儿竟不知不觉地渤起来了,差点撑破裤子。小姐却熟视无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坐了起来说。
“没关系。“小姐做羞涩状。“我见得多了。“
真是善解人意,以后娶老婆就要这样的。
“先生,你还要额外服务吗?“小姐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问。
“什么额外服务?“我故做不明白。
“先生你应该不会不知道什么是额外服务吧?“小姐觉得我哄她,很委屈地说。
“真的,我刚出道啥都不懂,你教教我吧,我会好好向你学习的。“
“就是--“她用手指朝我快要平息下去那地方一点,“这个嘛!“
我那玩艺跟道琼斯指数一样又回弹了。
由于有过上次在小雁塔住所那次难以启齿的遭遇,现在对这种事特敏感,不敢造次。我急忙说:“不不不,不麻烦了。“
“那你受得了吗?“她很关心地说。我想起贺静都没这样关心过我,不由有些感动。
“没关系,我晚上还要和女朋友约会,这一折腾,不都没劲了。“
“真是敬家爱业的男人。“她夸了我一句,随即脸色一变说:“我最讨厌你这种男人了,虚伪!“
她把毛巾摔到我身上,气冲冲转身就走。
“别生气,小费我照样给。“我心怀愧疚地在背后安慰她。
刚一出道,连小姐都不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