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对岸 发信人:雪妖

“对岸”是一把剑,一把天下最有名的剑。
很多人都在寻找这把剑,谈论这把剑。连它的名字,也有很多人在研究。
因为他们没见过这把剑。
**********************************************************************************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铁匠家里。母亲早逝,只有父亲和我。
一个铁匠的儿子,当然也只会是一个铁匠。
所以我很小就开始帮父亲打铁。父亲是个很沉默的人,他的身体并不好。
烟熏火烤的日子总会让人衰老的很快。父亲老了,颤颤的手几乎拿不起大锤。
不过我已经十七岁,可以自己打铁了。
活着,是简单的,对于贫苦人家,更是如此,这是命。
我信命,因为我只会动手,很少动脑。
只是上天对穷人一向是不公的。
老实而本分的父亲,也会被人抢劫。
当我回到家时,父亲只剩下一口气了。
他的手指着壁炉,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说不出来。
我在壁炉里找到了一把剑和一本剑谱。
剑名“春风”,剑谱就叫“春风剑谱”。
剑谱第一页写着“春风,天下第一恨剑,饮无数血魄精魂,嗜血,出必饮血”。
我拨剑,剑出。我挥剑斩指,剑未及指,剑气已尽断经脉。剑落,指断,血溅。
我对着断指发誓:报仇!为父亲脸上的愤恨和绝望。
…………………………
三年过去了,春风剑饮血无数,却仍未找出真凶。
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抢劫。
但我已把范围缩小到了一个小镇上。
镇不大,一条河把它分成了两边。一边是普通人家,另一边是天下第一庄“名剑山庄”。
我走在官道上,没有人会多瞧我一眼,看见我使用春风的人都已成了死人。
却有一个女人缠上了我。
人生有很多麻烦,女人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我二十岁了,还没有过女人。
所以我很容易就背上了一个大麻烦。
况且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还有个很不错的名字--“飘雪”。
和她在一起,我才能暂时放下仇恨的包袱。
一天飘雪问我:“你家里做什么的?”
“打铁的。”对于自己的身世,我从来不会隐瞒。
“是打铁的啊?”
我沉默。生命只是个偶然的事情,就象一颗颗流星,永远无法预测它会砸中哪里。我信命。
“那你最喜欢什么东西?”
“剑。”我就是一把剑,代表着仇恨和杀意。
“你有剑么?”
我看着她,沉默了很久,说:“没有。”
“哦。”她叹息了一声,然后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有了一丝愧疚。这是我第一次说谎,骗的是自己的女人。
为什么人们总会骗自己最深爱的人呢?
第二天,飘雪来了,拿着一把剑。
这是一把没有刃,圆头的剑,二尺七寸长的铁片上锈迹斑斑,末端死死绑了两块木片。
飘雪笑吟吟的看着我,把剑递到我手中。
这是剑么?我掂了掂,问:“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你住在这边,我住在对岸,剑就叫‘对岸’好了,你拿着它,就会想起我。”
“对岸”,我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温暖。这是一把和“春风”不同的剑。
我解下“春风”,送给了飘雪。
“春风”带给我的只有仇恨,“对岸”却带给我爱。
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我早已疲惫。我渴望爱。
我错了。爱很奢侈,不是我这种人可以享受的。
当“名剑山庄”庄主握着“春风”站在我面前时,我明白了一切。
是他杀死了父亲。是他导演了这幕剧,骗走了“春风”。
这是命么?
我愤怒了,我本来只是膜拜在神脚下的温顺孩子。
我怒吼着拔剑,冲了上去。已全然忘记敌人手里是嗜血的“春风”,而我只有“对岸”。
一切只有一瞬间,等于一个人的生命。
短短的一瞬间,却还有无数人去追寻它的意义。
“对岸”洞穿了他的胸膛,“春风”还在鞘中。我呆了。
我冲上去,揪住了他。问他“为什么?”
他看着我,眼里满是后悔和慈爱。
——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真正的父亲。
——你刚出生,有术士说你不祥,克其父,于是一家人惶惶不安。
——我有一个铸剑师,请求把你带出去养大,不教你武功,让你平凡生活。
——考虑再三,我答应了,于是铸剑师女儿飘雪成了我的女儿,而你成了他的儿子。
——铸剑师临走之前却偷走了镇庄之宝“春风”和“春风剑谱”。
——然而剑有双锋,伤人必先伤己,“春风”更是如此,铸剑师不知,反害了自己。
——我们一直在追查他的下落,飘雪天生聪明,找到了你们的藏身之处。
——不要怪飘雪,她也不知道她杀害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春风”已被我毁去,这把剑太不祥,毁掉它的人三日之内必死。
——所有的错因我而起,我应该死在你的剑下作个了结。
他断断续续说完了这段话,最后看了我一眼,安详的死去了。
死者不必负担什么,痛苦的是活着的人。
我提着剑,血一滴滴从“对岸”上滴下来,我茫然的向后退。直到看见飘雪那如死人般苍白的脸。
这也是命么???…………
尾 声
我和飘雪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住了下来,锈迹斑斑的“对岸”成了我们儿子的玩具。
很多人还在寻找“对岸”,寻找一个偶然的意义。
这就是他们的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