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古刹幽魂 (作者:莫言败)
月明,风清,星暗淡。
  冷月银辉洒照下,有一座黑忽忽庞大之物高高矗立着,那是一座山,一座大山,一座高山。
  看上去占地有数百里之广,峻峭插天,险恶异常。
  在这月明,风清,星黯淡的夜晚,平地已然是更深人静,在这山区里,更是四野无声,声在树间。
  偶而虽有一两声夜鸟悲啼,走虫活动,但那却是极短暂而不时常有的,很久,很久听不到一两声。
  在那清凉,而略嫌惨白的月色下,有一个大院子里,有数间房子,一座楼阁,一座高升在半空中的钟楼。
  院子里没有灯,连一点没有;所以很难看出什么,也让人很难看出它到底是什么所在。
不过,往前看,往那很高,很大的门口看,门上的滴水檐没有了,瓦片残缺不全,那是年久失修,长年经风吹雨打所致。
原来被滴水檐遮住的地方,现在遮不住了,月光下,可以看见门头上挂着一块油漆剥落的横匾,也可以看见横匾上四个金漆掉得差不多的大字:大雷音寺。
风过处,那横匾上有东西在动,在飘动,那是一层层的蜘蛛网,蜘蛛网加上累积的尘埃,这古刹有多少年代没有修茸过,香火断绝了多久,便不难想象了。
  往里看,这古刹的大天井里,“大雄宝殿”的大天井里,月光冷辉下,那既破又滑的铺地石板上,直挺挺地跪着个人,这个人,长发披散,穿一身满是血污而又破损不堪的黑衣。
  看不见他的脸,分不情他是男是女,是山里的妖魔,是古刹中的幽灵,这,不得而知。
  在这黑衣人的面前,黑衣人的怀里,抱着黑忽忽一物。看不清那是什么,可以看得见的,是黑衣人一双惨白、细腻,看上去也颇嫩,而沾满了血污的双手。
  黑衣人就跪在那儿,面对那黝黑慑人的“大雄宝殿”,直挺挺地跪在石阶下,一动不动,要不是偶而山风过处,拂动了他的披散长发,他像极了一尊石像。
  月影渐移,星光也越来黯淡。
  月影斜移之后,大天井里投下了一片黑影,那是左边一条屋脊投射在地上,而那原本很黝黑的“大雄宝殿”里,已不再那么黝黑,这时候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地可以看见那“大雄宝殿”之中地上,盘坐着一个人,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没有头发,穿着一件既宽又大的衣衫,盘坐那儿一动不动,像是西天如来的宝像从神座上移到地下。
  这么看来,大天井里的黑衣人似乎不是向“大雄宝殿”而脆,而是面对“大雄宝殿”中这人影而脆。
  月影不断地斜移,不断地斜移。
  那大天井里的阴影,也不断地在伸张,在扩大,渐渐地,那一大片阴影笼罩了大天井里跪着的黑衣人。
  在这时候,黑衣加上阴影,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大天并里跪着那么一个人,一个满身是血的黑衣人。
  忽地,一声悲号冲天而起,划破这“大雷音寺”的死寂,橡一道闪电,像一声雷,震得“人雄宝殿”里的人影,跟大天井里脆着的黑衣人同时一颤。
  还好,这一声悲号短暂,甫自划空冲天,便又倏然敛住,消失了,‘大雷音寺”又恢复了死寂,像没发生什么一样。
  大天井被阴影整个儿地笼罩了,霎时间“大雷音寺”好黑,似乎什么也看不见,就在这时候,夜空里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异响,像是有人撕裂了一块布。
也就在这时候,两道冷电也似的光芒在“大雄宝殿”里一闪,紧接着,“大雄宝殿”里传出一声令人鼻酸的轻叹!
那人影,张开了口:“孽,孽,孽,也罢,抱他进来,走你的,不许再来找我,不许再来见我,不许将今夜事轻泄一字,十八年后我还你一个他。”
  大天井里的黑衣人没动。
  但,另一个不知来自何处的冰冷话声接了口:“和尚,慈悲、方便,你那慈悲心肠在何处,你那方便之门又为谁而开,说!快说,说不出个理由来,我烧了你这‘大雷音’。”
“阿弥陀佛”,一声洪钟般清越佛号起自“大雄宝殿”:“五年未见,施主别来无恙!”
那冰冷话又说道:“我能跟你说话,那多年来我还没死,和尚,休顾左右而言他,说出你硬心肠装声作哑的道理。”
“大雄宝殿”中的那人说道:“施主,和尚无道理可言。”
  那冰冷话声说道:“那我就要放火了。”
  “大雄宝殿”中的那人说道:“施主尽管请,这‘大雷音’是佛门古迹,并非和尚我个人的私产。”
  那冰冷话声冷笑说道:“好个精明秃和尚,你这是拿话扣我,要知道,我可不管什么古迹不古迹,惹火了我连“玉皇大帝’的‘灵霄殿’都敢烧。”
“大雄宝殿”中那人没说话。
  那冰冷话声薄怒说道:“和尚,你耷了。”
“大雄宝殿”那人道:“和尚未聋。”
那冰冷话声说道:“那么说句话我听听。”
“大雄宝殿”中的那人道:“施主的脾气,仍不改当年。”
那冰冷话声说道:“你只会说这个么,这就是你苦修这多年的所得么?”
“大雄宝殿”中的那人道:“那么,施主要和尚说什么?”
那冰冷话声道:“我要你说点好听的。”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自当年至今,从在家到出家,和尚什么都会,就是不会说好听的,也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一句好听的。”
那冰冷低声怒道:“今夜我就要你对我说好听的,我要你破例一次。”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可以,请施主再候几个时辰。”
那冰冷话声错愕地道:“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请施主看看,那一轮红日可是从西方升起的?”
  那冰冷话声勃然大怒,道:“秃和尚,你敢!你当我真不敢烧你的‘大雷音’。”
  “大雄宝殿”中的那人淡然说道:“施主乃当今第一人,纵横四海,威震八方,神见神怕,鬼见鬼避,何会敢不敢,和尚我静坐“大雄宝殿”中,观看施主放火。”
  那冰冷话声挫牙说道:“好,和尚,你且作壁上观,你若是现身阻拦或出手救火,你就不是——”
  半空中突然火光一闪。
“大雄宝殿”中那人盘坐如前,动也未动。
那冰冷话声道:“我失从‘大雄宝殿’放起。”
  一道火光划空泻下,直落“大雄宝殿”檐上。
  然而,这道火光刚沾上“大雄宝殿”屋檐,它却一闪而灭。
那冰冷话声怒声说道:“和尚,你是怎么说的,你那张嘴!”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冤煞和尚,凭施主一身修为,难道连和尚有没有出手都看不出么?”
那冰冷话声道:“那么这是——”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上有天,下有我佛如来。”
  那冰话声道:“和尚,你说这是天意,这是如来显灵。”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和尚我一动未动是实。”
  那冷话声冷哼说道:“和尚,空道鬼神,那是你的事,我生平不信这一套,我就是神。”
  又一道火光划空射下,落向“大雄宝殿”左边的那一道屋脊,这回离“大雄宝殿”颇远,绝不是任何人能够坐在“大雄宝殿”中施功可救的。
  然而,这道火光和前一道一样,才沾瓦面便又灭了。
  半空中,传来了一声轻“咦”。
“大雄宝殿”中那人说道:“施主,信否,上有天,下有我佛如来。”
那冰冷话声叫道:“和尚,你简直让我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明鉴,让施主不寒而粟,毛骨悚然的不是和尚。”
  那冰冷话声没说话,半响才道:“和尚,看来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斗不过你。”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再明鉴,施主斗不过的也不是和尚,而是一个‘正’,古往今来没人能斗过这个字。”
  冰冷话声道:“好吧,和尚,就算你正我邪,邪永远难以胜正,不管怎么说,我是得放弃这把火了、可对?“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成名数十年,纵横数十年,你所积的一身罪孽还不够么,不妨实告施主,假如你那邪火今夜烧了,‘大雷音’,和尚我敢说施主你走不出这座山。”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狼,这么辣了,你说的,大雷音,又不是和尚你的私产一—”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想左了,和尚仍坐在“大雄宝殿”我佛脚下。”
  那冰冷话声道:“那么是谁能让我走不出这座山……”
“大雄宝殿”中那人震声一字,“天”。
  那冰冷话声突然纵声长笑,裂石穿云直迫夜空,震得宿乌惊飞,‘大雷音’尘埃扑簌簌落了一层:“和尚,你这话更让我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行行好,别吓人了。”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敢莫不信!”
  “少废话了,和尚。”那冰冷话声道:“我信不信并无关紧要,紧要的是我要听听铁心石肠的理由。”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和尚说过了,没有理由可言。”
  那冰冷话声怒声说道:“和尚,我一忍再忍,你可别逼我,真要把我逼火了……和尚,你何时听说过我曾作三忍,侍人这么宽厚、和气的。”
  “大雄宝殿”那人道:“和尚未听说过,下过和尚有句不入耳之言奉知施主……”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你说。”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休说是逼火了施主,便是施主大发雷霆,要将‘大雷音’夷为平地,化为灰烬,和尚我仍是没理由可言。”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你……好吧,和尚,今夜事我记住了,纵横数十年,我够硬了,也从未向任何人低过头,惟独在你面前,我却不得不一再低头,只因为你比我还硬……”
话声忽转轻柔道:“这样吧,和尚,咱们打个商量,把你不要的给我……”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什么,施主何指?”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你给我装什么糊涂。”
  “大雄宝殿”中那人“哦”地一声道:“和尚明白了,施主是指眼前之罪,眼前之孽。”
那冰冷活声说道:“你认为是罪,是孽,我可不这么想。”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自然可以不这么想,但和尚是佛门弟子出家人,上乘我佛宏旨,却不能不悲天怜人……”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说什么悲天怜人,你何不说是为我着想。”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既明白和尚这点苦心就好。”
  那冰冷话声道:“我明白,也感激,可是我不怕,我已积得满身罪孽,又何在乎多添一桩。”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多一罪孽便足使人沦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那冰冷话声笑道:“和尚,我让我的罪孽,这十八层阿鼻地狱应该再加一层,改为十九层。”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要是这么说,和尚我就不便……”
  那冰冷话声忙道:“谢谢你,和尚。”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且慢谢我,和尚还有后话。”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你还有什么后话。”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话晚了。”
  那冰冷话声说道:”和尚,我哪句话说晚了?”
“大雄宝殿”中的那人道:“施主,你刚才的话说晚了。”
  那冰冷话声道:“怎么晚了,和尚?”
  “大雄室殿”中那人道:“施主难道没听见和尚对她所说的话么。”
那冰冷话声道:“听见了,怎么。”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这是说和尚装糊涂了。”
那冰冷话声冷笑说道:“和尚,我说你装糊涂,你说我耍奸滑,咱们谁也没吃亏,谁也没占便宜。”
“大雄室殿”中那人讶然说道:“施主这话……出家人连个诳语都不敢打,又怎么敢说施主耍奸猾。”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你不承认?”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和尚无从承认起,也不敢承认。”
  “好,”那冰冷话声道,“我这个人可不知道什么叫给人留面子,让我当面说穿你,揭破你……”
  顿了顿,接道:“和尚,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早不收,偏偏在听见我来了之后才做作一番地点头。”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施主原来是指……施主冤煞和尚了,那么得说是巧合。”
  “巧合,呸,”那冷冷话声说道:“和尚,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听见我来了?”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和尚我上了年纪,耳目迟钝,要不是施主开口说话,和尚我根本不知道……”
  那冰冷话声怒声说道:“好个奸猾秃和尚,阴险,奸猾,更连番谎言,你不配做佛门弟子,看来你连我这个邪魔都不如……”
  “大雄宝殿”中那人叹道:“施空不要想说什么便随便说什么,却不知道这句话行将耽误了和尚我的飞升,委实是个害人不浅的邪魔。”
  那冰冷话声说道:“我是个害人不浅的邪魔,我敢于承认,和尚,你呢?”
“大雄宝殿”中那人道:“和尚我是个普度众生的佛门弟子出家人……”
  “呸,”那冰冷话声突然暴怒说道:“和尚,我不知道你是脸皮厚,或是麻木不仁,你说我害人不浅,而你却害人长跪终宵,流尽最后一滴血含恨而殁……”
“大雄宝殿”中那人身形一震,道:“施主,你说什么。”
那冰冷话声道:“和尚,你瞎了,你空有一双慧眼,倒不如粑你那对眼珠子挖出来喂狗。”
  “大雄宝殿”中人影电闪,再看时,“大雄室殿”中人影已渺,那被阴影遮住的大天井里,黑衣人身前,却多了个身材颀长,俊美无伦的中年灰衣憎人。
他,面对直挺挺而跪的黑衣人望一眼,立即身形暴颤,脱口颤声说道:“玉娘,你……”
  白光一片射自夜空,直落黑衣人身后,光敛人现,黑衣人身后多了个中等身材,像貌奇古的白衣老人。
白衣老人着一袭儒衫,头上戴顶文生巾,脚下一双厚底福字履,腰间却扎着一条金光闪烁的丝带。
那丝带不知是什么编的,但见它光亮夺目。
那白衣老人一双长眉,一双细目,双目闭合之间奇光闪动,冷得像两道霜刃,令人几乎不敢仰视。
白衣老人这一现身,中年和尚立趋平静,淡然合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给和尚添了一桩罪孽,形将误我和尚飞升二十年……”
白衣老人目光凝注,冷然地问道:“和尚,你叫谁做玉娘?”
中年和尚满脸错愕之色地抬眼问道:“玉娘,谁是玉娘?”
白衣老人冷冷说道:“这可好,我问你,你倒问起我来。”
中年和尚道:“和尚实不知施主何指。”
白衣老人细目微翻,道:“这么说是我听错了。”
中年和尚道:“和尚不知道施主听见了什么……”
  白衣老人怒声说道:“和尚,你少跟我装蒜,说,你喊谁玉娘,谁又是玉娘。”
中年和尚摇头说道:“施主,你冤煞和尚了,和尚适才一句话未说,何会喊过谁玉娘……”
白衣老人须发暴张,一双细目圆睁、一个身子也长高了一尺有余,望去吓人,然而中年和尚却视若无赌,平静得出奇,跟个没事人儿一般。”
突然,白衣老人威态敛去,深深一眼,缓缓说道:“和尚,有没有喊谁玉娘,你自已知道,谁是玉娘,你心里也明白,我不多问,不多管了,可是我要告诉你,你任一个旧相识长跪终宵,任一个故人流尽最后一滴血含恨而殁,我却要叫你和尚为当世第一忍人,你和尚一关上门就不是人,他年你要不入十八层阿鼻地狱,我非砸碎‘大雷音’里这尊如来佛像不可,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当炮弹……”
  中年和尚唇边掠过一丝抽搐,合什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你冒渎神灵,又添不少罪孽,须知这是‘大雷音’故刹,而非世上一般寺院,和尚我不容任何人在佛祖面前放肆,在佛祖面前撒野。”
白衣老人“呸”地一声,道:“和尚,你敢把我怎么样?”
  中年和尚两眼一闭,淡然说道:“施主若敢对佛祖再有半句不敬,和尚这个佛门弟子便要将施主驱出’大雷音’去。”
  白衣老人须发为之一张,道:“和尚,你好大的口气,细数近百年,找不出那个大胆的敢对我大声说句话……”
  中年和尚道:“和尚敢,施主要不要试试?”
  白衣老人猛一点头道:“好,和尚,今夜我就试试当年苦修,你到底有什么成就,到底有多大道行……”
  中年和尚两眼倏睁,而道奇光直逼白衣老人。
  白衣老人神情为之微微一震,脱口说道:“和尚,怪不得你这么狂,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原来你已到了……”
  猛一跺脚,那石板地上多了个入石数寸,整齐一如刀削的脚印,白衣老人他目光一凝,接着说道:”和尚,看在你这位旧识故人,跟她怀中物份上,我把这番较量后延十八年,十八年后你我再分个高下……”
  中年和尚日中奇光倏然敛去,道:“施主为什么要看在这位女施主跟她怀中物份上?”
白衣老人两眼一翻,冷然说道:“你不提,俗语说得好,见面分一半,你我各有一半,暂时就不该拼斗,而该把力气全贯注在这一半之上……”
  中年和尚道:“和尚明白了,施主这是一相情愿。”
白衣老人微微一怔,道:“见面分一半这是规矩,怎么,你不愿意?”
  中年和尚点头说道:“事实如此,和尚不愿意跟施主分一半。”
白衣老人细目一睁,喝道:“和尚,你敢……”
中年和尚微微谣头说道:“施主误会了,和尚还有后话。”
白衣老人呆了一呆,威态倏敛,凝日问道:“你还有后话,你还有什么后话?”
中年和尚道:“施主如果有兴趣,如果想要和尚的所得,可以全部带走,和尚我一点不要。”
白衣老人又复一怔道:“怎么:你不要,都给我?”
中年和尚点头说道:“是的,施主。”
白衣老人目光一转,说道:“和尚,你说一句可算一句。”
中年和尚淡然说道:“出家人怎敢打诳语,和尚自当年至今,一直是一言如山似鼎。”
白衣老人道:“和尚,你要明白,你这位旧职的怀中物可是千载难求,当世绝找不出第二个的好材料。”
  中年和尚摇头说道:“出家人清净寡欲,与世无争,任他是块金玉,和尚也视之如粪土。”
白衣老人陡然脸色一变,冷笑说道:“好说,和尚,你当我不知道你心中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么,则才我没来之前,你坐在‘大雄宝殿’里跟死人一样,铁石心肠不理不睬,一听见我来,忙下迭地点了头,说了话,分明是怕我抢走了这块未琢美玉,让他步人魔道沾上一身邪气,既如此,你如今又怎会一反前态,这般慷慨大方……”
  中年和尚摇头淡笑道:“施主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事实上和尚确实这么慷慨大方,施主如若执意不信,和尚不敢勉强,请施主即刻把眼前罪孽带走,看和尚我会皱一下眉头。”
  话落,转身就要往”大雄宝殿”走。
白衣老人突然纵身大喝:“秃和尚,你站住。”
  中年和尚停步转身,含笑淡然问道:“施主还有什么未了之事?”
  白衣老人圆睁着细目,道:“和尚,你真连一半都不要?”
  中年和尚道:和尚生平未曾作过虚言,施主以为这是儿戏。”
  白衣老人大叫说道:“好个秃和尚,我恨不得狠狠揍你一顿,打得你鼻青脸肿,满嘴冒血,你分明看出我级爱她这怀中物,不忍让他步入魔道,沾上一身邪气,而要跟你各分一半,借你那佛家祥和正气,中和我这暴戾凶残的邪魔之气,使他身兼两家之长……”
  中年和尚截口问道:“施主是这么个打算么?”
  白衣老人道:“装什么糊涂,你明明知道……”
  中年和尚一抬手道:“这么说,施主是非分一半不可了。”
  白衣老人点头说道:“当然,这是规矩,你不愿意却不行。”
中年和尚道:“这么说,施主是打算在我这‘大雷音’吃上九年粗茶淡饭,睡上九年硬木板,过上九年苦日子。”
白衣老人讶然说道:“和尚,九年怎么说?”
  中年和尚道:“我传人十八年,一半不就是九年?”
白衣老人一点头道:“说得是,是我糊涂,但为什么非在你这阴森残落的‘大雷音’不可。”
中年和尚道:“施主的意思是……”
白衣老人说道:“我把他带走,九年之期一到,我立即把他送上‘大雷音’交在你手里,要不我等九年之后再来……”
中年和尚摇头说道:“不行,施主,你这主意虽好,但你若要分一半,非在我这‘大雷音,待上九年不可。”
白衣老人道:“为什么一定要在你这‘大雷音’待上九年?”
中年和尚摇头说道;“没有理由,也不需理由,愿不愿任凭施主。”
白衣老人眉锋一皱道:“和尚,你这是强人所难。”
中年和尚道:“施主错了,我丝毫不勉强施主。”
白衣老人猛一摇头道:“不行,和尚,我要不他带走,要不我就等上九年之后再来……”
中年和尚缓缓摇头说道:“施主,那办不到。”
白衣老人瞪眼说道:“和尚,你这是……这是什么鬼地方,谁愿意待在这儿吃苦……”
中年和尚两眼一睁,沉声说道:“施主以为造就一个人是轻松容易的事,竭九年之力,尽九年之功,本来就是一桩苦事,学艺一途更是要吃尽苦中之苦,在艰苦之中方得砥志厉气,健其身心,施主可曾听过一个耽于荣华富贵的人有高而绝的成就的。”
听罢,白衣老人忽然笑了,深深一躬道:“和尚,你倒会教训人,你也是这世上近百年来头一个,这绝无仅有敢教训我的人……”
笑容忽敛,一点头,接道:“好吧,和尚,我就在你这‘大雷音’待上九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中年和尚道:“施主不该有任何条件,有条件的该是和尚我。”
白衣老人道:“我为什么不得有条件。”
  中年和尚道:“施主是求和尚分一半于施主,并非和上求施主分一半给和尚。”
白衣老人冷冷笑道:“你会说话,你有什么条件?”
中年和尚道:“第一,前九年归施主……”
白衣老人道:“为什么前九年归我?”
中年和尚道:“施主要后九年也可以,不过九年之后是个什么情形,和尚我不敢保证。”
白衣老人怒声说道:“和尚,你简直无赖。”
  中年和尚淡然说道:“和尚就不知实情,丑话总要先说在前头,免得到时有了麻烦,伤了你我这份交情。”
  白衣老人冷哼一声道:“怪不得你要我在你这鬼地方待上九年,原来你也怕……”
中年和尚道:“施主,算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白衣老人冷然说道;“你这才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你那第二个条件。”
  “和尚遵命”,中年和尚道,“这‘大雷音’后院我借施主暂住九年,在这九年之中,我不到后院去,施主跟她这怀中之物也不许强进前院一步……”
白衣老人愕然说道:“和尚,你要干什么,既然这样那何不让我把他带回去……”
中年和尚摇头说道:“施主明知那不一样,施主也请先别问和尚这是什么意思,说句答应与否就行了。”
白衣老人两眼一翻道:“我不答应行么?”
中年和尚笑了,很快地他又敛去笑容,道:“我第三个条件是在这前后九年之中,施主必须竭尽所能,绝不许有一点藏私……”
  白衣老人倏然笑道:“和尚,这正是我刚才要说未说的条件,不想倒被你抢了去。”
中年和尚道:“我既然要求施主这样,自己当然也会这样,好在你我彼此了解得很清楚,谁也瞒不了谁……”
白衣老人一摆手道:“你放心,我从来没有想瞒你的念头。倒是你对我,哼,哼,到今天我才算完全摸透你,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及你的心眼儿多。”
  中年和尚脸上微微一红,道:“施主,我的条件说完了。”
  白衣老人道:“我全接受,都点头,满意。”
  中年和尚没话说,双掌一伸,黑衣人怀中飞起黑忽忽一物,直落他双掌之上,他微一抬头道:“和尚从现在起已手沾血腥了。”
可不是么,他两手捧着的那黑忽忽之物上,也沾满了血渍,手上岂有不血腥的道理。
白衣老人冷笑说道:“不来的不必躲,要来的躲也躲不掉,你这‘大雷音’,远离尘世,她待找到了这儿来,不能不算是天意,和尚,你就免为其难地接着吧。”
中年和尚脸上掠过一丝异样表情,道:“人死人土为安,我愿意把这天井里的地给这位女施主一块,我手上不便,麻烦施主了。”
  白衣老人冷冷一眼,道:“和尚,你睡了么?你这位故人旧识不放心,人死犹长跪不倒,你不说句话么。”
中年和尚倏然一笑道:“施主既这么说,和尚遵命就是。”
  捧着那黑忽忽之物一欠身,道:“女施主尽请放心地去,你怀中物自有和尚跟这位施主照顾,十八年后和尚让他到施主面前来,让女施主看个清楚就是。”
那黑衣人仍长跪不倒,中年和尚抬眼刚要说话。
白衣老人已冷笑说道:“和尚,你何吝叫一声玉娘。”
中年和尚眉锋一皱,道:“施主这是……”
白衣老人道:“我是这么说说,叫不叫由你。”
中年和尚没说话,嘴唇却翕动了一下,黑衣人一晃爬倒在地,中年和尚脸色大变,但刹那问,他又恢复平静,笑道:“施主,原非旧识故人,何须作此称呼,请施主动手吧。”
白衣老人冷冷一笑,没说话,双掌往下一按一提,一块丈
余见方的大石块硬被他提了起来。
他把大石块往旁边一放,仲出一指往大石块中勾划了下去,未闻声息未见石屑,那大石块由中而开分成两块。
中年和尚看得不解,讶然间道:“施主这是……”
白衣老人连眼都没抬,冷然说道:“别问,站在一旁看着。”
  中年和尚碰了个软钉子,他没在意,可是也没再问。
白衣老人十指如钩,在两块石块边上各掏了一个有一人
长短的大洞,然后转过身来托起了黑衣人尸身。
黑衣人尸身一翻转,长发下落,脸部全显露了出来,那张脸,白得没一丝儿血色,而且异常的瘦,显示她生前受尽了折磨,受尽了艰苦。
那张脸虽然没有一丝血色,但并不怕人,因为它绝美,柳眉、凤目、琼鼻、檀口,无一处不美。
这一会,中年和尚唇边又闪抽搐。
更让中年和尚不忍看的是,黑衣女子前襟解开,酥胸暴露,胸口处,有一个指头般大小血洞。
  再看中年和尚捧着那黑忽忽之物的一张满是血渍的小嘴,再傻的人也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白衣老人摇头悲叹:“世上除了母亲,谁肯把自己的血……唉,看看他睡得有多香甜,他是饱了……”
  俯下身去把黑衣人尸身投进一块石头的洞穴里,然后把另一块合了上去,最后他伸双掌在那一圈裂缝上一阵揉摸,那块大石又是完样的一块。
  中年和尚动容叹道:“施主好精纯的真力……”
  白衣老人道:“我这个办法也不差。”
  提起那块大石嵌进了地里,什么痕迹都没有。
中年和尚把掌上物往前一递,道:“偏劳施主了,请施主后院去吧。”
  白衣老人一句话也没说,接过那黑忽忽之物转身就走了。
  他刚走两步,突然停步回身说道:“和尚,我忘了问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中年和尚摇头说道:“和尚只是知道这是魔、这是孽、其他的跟施主一样,一无所知。”
  白衣老人道:“和尚,我不信,她没对你说……”
  中年和尚摇头说过:“从她来,到她去,她没有说过一句话。”
  白衣老人目光一转,道:“和尚,你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要不然她绝没有不说个明白的道理,你没有瞒我的必要。”
  中年和尚说道:“正如施主所说,我没有瞒室主的必要。”
  白衣老人深深看了他一眼,竟没再问,转身而去。
  中年和尚站在那儿没动,也没再说话,半晌,他缓缓转回身躯,目光投向那块石头,双手合起了什,脸上掠起一片异样的表情,那表情,令人难以言喻,难以意会。
  紧接着,他分开双手伸向那块大石。
那块大石又一次离地而起……